图片 1

图片 2

人要有精神性的对话,书会成为强有力的纽带。不只是流于平时“你吃了嘛?”,“会不会冷?”这么浅显片断式的话语。老的时候还可以讨论毛姆、海明威……,那将是多少美丽的历程。所以我一直坚持与小朋友朗读书本,我也会一直坚持下去。

自打几年前开始,城中出现了一位神偷,来无影,去无踪。偏爱城里那些为富不仁的家伙,每次无邀自去,不惊动主人,再悄悄携走点东西,至今未被捉住过。

核按钮手提箱是美、俄两国总统随身携带的核攻击手提箱。以方便总统在随时都可以确认核武器打击。对于一国元首而言,拥有“核按钮”象征着军事权威。“核按钮”是一种特殊的通信工具,敌方无法干扰或切断它的信号。利用它,总统可以与各方联系,下达用核武器攻击的命令。

王雨晨摄

  以色列两部话剧近日参加了北京人艺举办的“2013首都剧场精品剧目邀请展演”。由盖谢尔剧院演出的《唐璜》是法国戏剧大师莫里哀的代表作,该剧的舞台呈现极具想象力。卡梅尔剧院的《手提箱包装工》是被誉为“以色列的良心”的剧作家哈诺奇列文先生的作品,图为该剧演出剧照。

谢尔盖写得更加美妙,有男性气质。只有一小撮的人知道谢尔盖,现在我是这一小撮中的一位。早逝、大高个、心脏有问题,以游手好闲进入监狱。

且神偷还爱接济生活不易的人们,因此城中百姓在茶余饭后提及他,大部分都是溢美之词,这也是他被称为神偷而并非飞贼的原因。

核按钮手提箱是怎样的

 
以“名院、名剧、名导演”为引进剧目标准的首都剧场精品剧目邀请展演再度拉开帷幕,3月4日至3月6日,曾因演出《安魂曲》被中国观众所熟识的以色列卡梅尔剧院,将携其又一精品之作——《手提箱包装工》登录首都剧场,演出3场。随后,作为邀请展演的另一组成部分,以色列盖谢尔剧院将在3月8日至10日为北京观众带来世界级经典戏剧——《唐璜》。


知道吗,生活中最主要的是什么?最主要的是,——生命只有一次。一分钟过去,它就再不会回来了。

近日来,神偷又看上个东西:景副官近来日日不离身的手提箱。看上这东西倒并不是因为景副官为富不仁,也不是因为手提箱价值连城,仅仅是因为……好奇,什么东西能让景副官那么宝贝?

图片 3

  戏剧文学性的再度回归,哈诺奇•列文戏剧再现首都剧场

我应该去想,我喜爱,重视的东西。

文章的种种对话透着的荒谬,对妻子儿女的爱由内务部的上校军官来告诉他。

从结构方式以及语言特征学习。

1、《我们一家人》全书12章,每章一位家人,每个人物组成完美短篇小说。

《手提箱》每一章写手提箱里的一样东西。手提箱打开回忆之门,8个章节重现36年故土生活全部。一去不复返,绝无仅有,珍贵无比的生活。

2、纳博科夫片段描述,洗牌以后重塑故事。

3、碎片式组成整体:日本作家柳美里《私语词典》,把生活中的小物品(书、钥匙、水杯等),附着自己的记忆,个人的故事,个人的理解。

写实小说,不以情节取胜,主要是时代特征的生活碎片,特写放大,构成荒诞又真实的事件。

写人物,《我们一家人》简直可以当教科书。《祖父》重要特征,像巨人一样高大,胃口也像巨人一样,提到的胡子,战马,拖拉炮车,压坏的展示弹簧床,推倒一吨半的卡车,我怕收不住手……祖父的神威与善良,从比利时来的小儿子的朋友带来的最后结局……。前面的轻与失去生命的重,写出专制集权,草菅人命。

书摘:

1、只要我们一分手,欠债的念头就会像乌云那样翻滚上来。

2、酗酒太凶了,葡萄酒都从门缝里淌出来。

创作年表:

在美国时进入创作井喷期。在纽约客发文章。

1977: 隐形的书 The Invisible Book

1980:Underwood的独奏:笔记本 Solo on

Underwood: Notebooks
(我不知道Underwood这里是人名字还是大树下的小灌木的意思,可能要看了书才知道)

1981:妥协 The Compromise

1982: 一个狱监的故事 The Zone:A Prison Camp Guard’s

Story

1983: 普希金山 Pushkin Hills

1983: 一个人的游行The March of the Single

People

1983: 我们(我们一家人?)Ours

1985: 热衷者的政治上的一步(不会翻)Demarcate of

Enthusiasts

1985: 工艺品:一个分成两部分的故事 Craft:A Story in Two Parts

1986: 一个外国女人 A Foreign Woman

1986: 行李箱 The Suitcase

1987:表演 The Performance

1990:不只布罗茨基:自画像与笑话之中的俄罗斯文化
(约瑟夫布罗茨基是拿了诺奖的俄罗斯诗人)Not only Brodsky:

Russian Culture in Portraits and Jokes

神偷远远的跟着景副官,后者已在街上晃了好半天,终于在神偷快要崩溃的时候,慢悠悠的晃进一个茶楼。神偷吐出一口气,心道景副官怎么那么能逛?接着假装漫不经心的跟了进去。只见景副官在掌柜的引领下坐到了茶馆的正中央,神偷摸摸鼻子,找了个靠墙的位置坐下。

  北京人艺从建院之初,就奠定了自己“文学剧院”的传统,“精品剧目邀请展演”在剧目挑选时,也紧跟这一传统,首重“剧本”本身。

前方的戏台上,戏子正唱至最精彩的部分,景副官将手提箱轻放在桌上,修长的手指搭在手提箱上,抚上手提箱的扣子,来回摩挲,却始终没有打开手提箱的意思。

  特别是每届国际戏剧展演的作品,注重剧本的“文学思想性”是它们共同具备的一种特质。这样的选择并不是让戏剧文学化,而是让戏剧有机会回归到最本质的属性及其不可替代的作用上:用悲悯的情怀极大地安慰人的心灵,使人的精神获得极大地满足,在戏剧上得到共鸣。

景副官专注的看着戏台,扬起的下巴勾出好看的弧度,神偷望着景副官舔舔唇,顺着景副官的眼神看向戏台。台上的花旦神偷原来见过,洗去那层厚厚的妆,是个比女人还漂亮的男人。也不知道景副官那么专注是在看什么!

  “黑色喜剧”把话剧艺术提高到诗的高度

神偷不懂戏,没看几眼便提不起兴趣,他感兴趣的,还是景副官的手提箱!所以他再次把视线放回手提箱。景副官好看的手依旧在扣子上来回摸索,好看的眼依旧锁在台上,神偷突然有些不开心:这箱子要打开就快些打开嘛!

  2004年,哈诺奇•列文的剧作《安魂曲》被国话邀请首度来华演出,无论是圈内外都引起巨大轰动,掀起国际戏剧热潮。除了卡梅尔剧院演员精彩的演出之外,列文的剧作本身给观众留有很深印象,他大部分的剧作都是基于以色列社会创作,但具有超越地域的普遍意义,极具戏剧文学性。在项目商谈之初,卡梅尔剧院给人艺众多剧目选择,但最终人艺还是选择了列文先生又一经典之作——《手提箱包装工》,因为这部剧作极具文学思想性,他以最清晰、最残酷也是最幽默的、最深刻的方式讲述了人类的生存状况,他的剧作善于提出问题,让观众在看戏的同时,自觉地明白“生之无奈、死之悲苦”。

一壶壶免费的茶水入肚,在神偷都快喝吐的时候,景副官终于起身。神偷暗暗松一口气,待景副官离开片刻后,神偷才跟着离开,再凭借自己的直觉迅速找到景副官。

  哈诺奇•列文是以色列最优秀的剧作家,他的黑色喜剧多产而富有争议,有很强的对人物心理的洞察力,又极具诗意,能带给观众很大的震动。他的戏剧创作以写小人物故事居多,都是根据以色列的现实有感而发,所以在以色列赢得了广泛的共鸣,被称为“以色列的良心”。《手提箱包装工》是列文不朽著作之一,它是一个将深刻寓于黑色幽默中的作品,语言诙谐幽默,却将人与人之间的“情”和世间最难以解析的“生与死”表达的淋漓尽致。

景副正在人潮中缓缓前行,手提包随着走动摇晃。神偷只是跟着,他才不会这个时候下手……现在下手那叫抢,他大名鼎鼎的神偷,不能把自己的面子丢了!

  同《安魂曲》一样,这部戏也是围绕着“社会小人物”展开,以以色列旧居民区为视角,向观众展示了五个家庭的生活片段,整剧穿插了八个葬礼,谱写了一首旋律哀伤的“情感之歌”,再现了列文戏剧所关注的亲子冲突,让观众深陷戏剧本身,难以自拔。

神偷又跟了半天,景副官才舍得停下高贵的脚,坐在路边的凉茶摊上叫了一碗凉茶。又招手从卖报的小青年手中买了一份报。神偷惊诧,景副官这么个如是谪仙的人,会在路边摊,喝凉茶!?

  舞台空间展现“以色列戏剧的中国制造”

景副官一手拿着报纸,一手端着凉茶,手提包就那么放在边上……神偷窃喜,心道:景副官啊景副官,这机会可是你自己送上来的!不过别担心,我也就借来看看,看完就还!

  除剧本的“文学性”之外,“以色列戏剧的中国制造”也是该戏的一大亮点。无边的黑色是整个舞台的基调,如同中国画中的“留白”。
这样的舞美设计不仅可以把空间留给演员更好地展现人物的精神世界,还把想象空间留给了观众。当观众置身于剧场,留白的舞台让他们更关注演员的表演和台词本身的深意,会通过故事情节勾起他们不尽的遐思,唤起他们旷远的想象空间,让心灵深处感悟出一种舒缓畅达的意境深远。该剧的道具也非常少,但极有特点,在不同角度与剧作主题有着紧密的联系,每个“小阳台”表面上都代表着一个家庭,但深层次剖析,它又代表着人们感情的间隔与交融。母子被“小阳台”所间隔,也象征着他们亲情上的距离。邻里之间每个“小阳台”的相互连接,也象征着他们感情的进一步交融。这样“简洁、干净”的舞台定会更好的烘托出该戏的意境与主题。

神偷打量四周,很少有人会盯着凉茶摊子看,神偷哼着小曲往景副官走去,见景副官看报看的入了迷,正准备出手的时候,却突生变故!

  解读“生与死”开掘“人性的富矿”

边上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手中拿了串糖葫芦从神偷身边走过,不知被什么物件绊了一下,眼看着就要摔倒,手上的糖葫芦,尖尖的那头就快戳到眼睛!神偷下意识扶住小姑娘,再蹲下身去温柔道,“走路要小心啊。”

  《手提箱包装工》通过每个家庭的故事,对“生与死”进行了不一样的解读:沙巴太活着却得不到亲女儿们的关心,他生病无人关心,失业被女儿们讥讽,他最爱的人伤他最深;莫尼亚活着却不得不为了妻儿放弃自己挚爱的母亲,内心的自责就像一把刀一样扎入他的心脏,他痛苦,他无助,但是他却没有办法。对于他们来说,与“生”相比,死亡才是最好的救赎,所以他们看似悲凉的葬礼,是他们生命得以超脱的仪式,也是人对生命最后的无助赞歌。

他这一蹲不要紧,倒是引来了景副官的注意。神偷如芒刺在背,头皮一阵发麻,强行镇定抬头,却见景副官正双目带笑看着他。神偷心中警铃大作,景副官不会认出他吧?

  剧中的人们挣扎在生死之间,不明白何谓生死,既放不下对生的渴求亦怀着对死的恐惧。他们害怕死亡,躲避死亡,殊不知死亡是生命的终结,也是生命历程的一部分。他们贪恋着生,贪恋着世间的美好,却浑然不知这种生比死还痛苦。

景副官却也只是抬头看了看,随后放下手中的凉茶,走了!神偷有些不是滋味儿,他还记得景副官,人景副官却完全不记得他了呢。这更加加深了神偷偷手提箱的信念:非要让景副官长长记性!

  无论《安魂曲》也好,《手提箱包装工》也罢,列文并不是以一种批判形式来讲述人与人之间的隔阂与冷漠,而是以一种同情的心态来讲述众多小人物的“事”与“情”,“生”与“死”。同时,他也把这种同情的胸怀通过诗意的舞台空间表达出来。他既恨人类不懂得什么是“生”,不懂如何去“爱”,不懂什么是“死”,又爱人之“努力”,人之“勇敢”,人之“伟大”。他对人生的理解微缩进人生悲喜的长短句,要怎样的练达与通透,才能在缄默的自话中,欲说还休。

跟了景副官几天后,神偷总算摸清了景副官的某些习惯,比如每天一定会去凉茶摊,叫一碗凉茶,买一份报,放下手提箱。

没过几日,神偷先生就那么得手了。他欣喜若狂的窜进一个小巷子,得瑟的打开手提箱,一下子呆住了。

空的!手提箱是空的!神偷意识到大事不妙,正欲逃跑,一个硬邦邦的东西却从身后抵在了他腰上,他想,那一定是把枪。神偷僵在了原地,为自己默哀,默哀的同时,还自嘲的想:景副官真够看重自己,每天提个手提包就为引自己上钩!

汗珠从额头冒出,他很想伸手擦擦汗,可身后的枪却让他动也不敢动。沉默又时真的可以把人逼疯,但神偷连疯的勇气也没有,心跳从未有过的铿锵有力。就在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死了的时候,景副官笑了,然后伏下身子,嘴凑到神偷耳边,“小毛贼,我是第一个捉住你的?”

神偷很不开心,鼎鼎大名的神偷,小毛贼能与之相提并论?要是换个人用枪抵着他,他或许就为保气节,出声反驳了。可对方是景副官,那就另当别论了,景副官毕竟与别人是不同的。

景副官见他不说话,反倒是放开了他。神偷忙转过身对着景副官,再往后退到墙角,景副官手上哪儿有什么枪,只有一截短棍子罢了!所以,自己是被一根棍子吓得冷汗直冒?得,神偷的脸都丢光啦!

“我记得你,九年前城里的比武,我第一你第二。”景副官丢掉棍子道。神偷心里有一丝欣慰,看来他还记得自己嘛……不过记得不全,小时候他溺水,景副官还救过他一次的。

景副官逼近神偷,伸手拍拍神偷的脸,“你是个人才,也是个心善的,我不想为难你,跟着我干吧。”

神偷一下子愣住,还能有这样的操作?鬼使神差来了句,“跟了你我有什么好处?”话一出口,神偷就后悔了,这句话怎么听怎么奇怪,怎么奇怪怎么暧昧!

好在景副官并未在意,只是眼底笑意深了几分,“你不是很想要那手提箱么?跟了我,那就是你的。”神偷先生觉得,自己因为一个手提箱,就把自己卖了呢。

从此,百姓们津津乐道的神偷金盆洗手了,而景副官日日不离身的,也从手提箱变为了一个小警卫。

没当原先和神偷一条道上的朋友揶揄神偷:“你怎么就从良了呢,因为一只手提箱?”神偷便会哭丧着脸回答:“不,这都是景副官逼我的。”朋友追问:“别人逼你怎么没用?他姓景的和别人不一样?”神偷心道:当然不一样,世上有几个长的好看,还姓景的副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