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侗 《浮生六记》出品方

   
孙权因刘备占荆州不还,与周瑜设下美人计,假称将孙妹尚香许婚与刘备,诓其过江。此计为诸葛亮识破,使刘借周瑜岳父取悦孙权之母吴氏,吴氏在甘露寺相亲,弄假成真。刘备赘婚东吴后,周瑜以宫室声色迷惑之,刘备果然不思回转。

   
此剧又名《节义廉明》。明朝嘉靖年间,新科进士毛朋、田伦、顾读、刘题出京为官,共约不违法渎职。姚氏夫妇图谋财产,毒死弟姚廷美,又将弟媳杨素贞卖给布商杨春。杨春听素贞哭诉,撕毁了卖身契,代她告状。此时正遇毛朋私访,遂代写状纸,嘱去信阳州申诉。姚妻田氏系田伦姐,逼弟代通关节。田给信阳知州顾读写了求情信,并送上300两白银。田的下书差役正好恰好投宿在被贬书吏宋士杰店中,宋偷看了信,发现与义女杨素贞有关。当顾读徇私情拘押杨素贞时,宋上堂质问,被杖责后轰出。杨春又去巡按毛朋处上告,毛朋接状,宋士杰作证,田、顾、刘均以违法失职被问罪,田氏夫妇被判死罪。

   
《霸王别姬》是京剧艺术大师梅兰芳表演的梅派经典名剧之一。主角是西楚霸王项羽的爱妃虞姬。

   
唐初,高祖李渊三子夺嫡,齐王元吉勾结太子建成陷害秦王李世民。李渊误信谗言,将李世民打入天牢,秦王府中各将各自隐退。罗成赴天牢看望李世民,被元吉发现,怀恨在心。适逢苏烈犯边,元吉请缨挂帅,偏点罗成当先行,命其单人独骑迎战罗烈。罗成出战得胜,元吉不但不褒奖,反责怪他没有斩杀苏烈,一阵军棍责打之后令其再战。再战归来,元吉闭门不纳。罗成咬破手指写下血书,交给城内义子罗春,嘱其转奏朝廷,而后冒死再战,被乱箭射死。

图片 1

   
秦末,楚汉相争,韩信命李左车诈降项羽,诓项羽进兵。在九里山十面埋伏,将项羽困于垓下。项羽突围不出,又听得四面楚歌,疑楚军尽已降汉,在营中与虞姬饮酒作别。虞姬自刎,项羽杀出重围,迷路,至乌江,感到无面目见江东父老,自刎江边。

京剧《浮生六记》

   
此剧一名《九里山》,又名《楚汉争》、《亡乌江》、《十面埋伏》。清逸居士根据昆曲《千金记》和《史记·项羽本纪》编写而成。总共四本。1918年,由杨小楼、尚小云在北京首演。1922年2月15日,杨小楼与梅兰芳合作。齐如山、吴震修对《楚汉争》进行修改,更名为《霸王别姬》。

  北京京剧院的小剧场创作始于2000年,现已形成一种格局。2002年以来,我们推出了京剧《阎惜娇》《浮生六记》等5部戏,这5部戏除了在演出市场上获得戏迷和青年观众的拥护,也获得了业内专家的首肯。小剧场创作不仅仅是探索性质的尝试性创作,在北京京剧院整个戏剧创作中也占有一席之地。我们为什么要进行小剧场京剧创作呢?

   
《史记·项羽本纪》记载:霸王项羽在和汉高祖夺封建统治权的战争中,最后兵败,自知大势已去,在突围前夕,不得不和虞姬诀别。

  第一,小剧场京剧有助于推动京剧在青年中传播,充当京剧与青年人的桥梁。如果青年不去创作,还有多少观众肯走进小剧场观看我们的小剧场艺术。今年400出小剧场作品中我们的小剧场戏曲只占寥寥几部。因此,我们不得不改变传承形式,吸引年轻人来关注。众所周知,在中学课堂上,有音乐课、美术课,却没有戏剧课。在基础教育的环节上,这项多种艺术元素的复合体却失掉了阵地。过去,戏剧的自发传承是靠耳熟能详的唱段,可是,有多少人知道它的舞台、戏服呢?小剧场必须在京剧、在戏曲和青年中架起桥梁,让他们走近京剧和戏曲。

  第二,小剧场戏曲从形式和内容上完成对戏曲创作的高度创新和实验。小剧场戏曲在具体叙事结构上有可喜的突破,不但继承了平铺直叙的形式,而且以人物心理变化为脉络,凸显人物的情感意向。不同的穿越转换,揭示人物情感的变化。此外,小剧场戏曲确实能带来利润。

  第三,小剧场培养了青年创作队伍。《浮生六记》从导演、音乐到主演,全部是年轻人。我们把年轻人聚集在一起,用他们的智慧完成了很多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些年轻人在剧院里面通过戏的培养、实践,已经成为剧院演出、创作的中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