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奖”新颁,15朵“梅花”绽放新光彩

时间:2017年06月05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怡 梦

“梅花奖”新颁,15朵“梅花”绽放新光彩

出得海外显魅力,入得基层有活力

  “徽剧改编西方作品,这是第一次,我们想用这个故事让西方观众感受到中国传统戏曲的魅力。”

  “我希望观众与剧中人物惺惺相惜,而不是让他们觉得这个技巧好赞。”

  “我们一年下乡演出350场,我的获奖剧目就是在基层打磨出来的。”

  最新一届中国戏剧奖·梅花表演奖不久前揭晓。获奖演员汪育殊、沈昳丽、袁丫丫谈起表演心得,感悟颇多。本届奖项是2015年全国性文艺评奖改革后首评,获奖名额从30名减为15名,从中脱颖而出的“梅花奖”演员,各有各的不易,各有各的精彩。

  “戏曲是古老的,艺术不古老”

  “传统戏表达一段感情一般就是站在那里唱,这出戏我是边舞边唱,几乎每段唱都有表演。”本届“梅花奖”榜首汪育殊的获奖剧目是改编自莎士比亚作品《麦克白》的徽剧《惊魂记》,汪育殊坦言,这个角色曾令他很忐忑。主人公本是一位英雄,受到怂恿,走上追求欲望的道路,不择手段取得了王位,内心却充满恐惧,人物心理之复杂,是传统戏中没有的。

  “我们设计了很多内心外化的表演,在表现上和传统戏不一样,比如表现他的纠结、痛苦,用了串翻身,表现他的内心正与邪的挣扎,用了抖翎子功。”汪育殊讲到,戏曲中有一门摔打功夫叫“僵尸倒”,在《惊魂记》中,他用了从高台上“滑僵尸”的技巧,使表演更准确。

  这是考虑到演外国故事,以唱为主外国人可能听不懂。“去年,《惊魂记》参加了英国爱丁堡国际艺术节,观众中有很多编剧、导演,观看这部作品没有任何障碍,他们说中国能演绎这个故事太意外了,中国的传统艺术真美。”这部作品的进校园演出也对汪育殊有所启发,“年轻人思维活跃、接受新事物快,我们在一所学校演出,其他地方的年轻人慕名而来,他们的喜爱,是我们今后创作的源泉。”

  有人问,徽剧这么古老的剧种演外国故事是不是有点不伦不类,汪育殊始终坚信导演徐勤纳的话,“戏曲是古老的,艺术不古老”。“徐勤纳先生80岁了,他对我们说,戏曲要发展,就要结合更多更好的艺术形式,吸收新的观众,让传统更丰富。”

  “不是简单地复排,而是重新梳理,回归传统不是样式上的回归,应该是精神上的回归。”以昆曲《紫钗记》获得“梅花奖”的沈昳丽说,这部戏她十年前就演过,当时的舞美、造型时尚、华丽,虽然演出很受欢迎,但在人物塑造和感情表达上,她感到不满足,这一次摒弃了外在的华丽,从唱腔咬字到眼神手势一一调整,她认为,回归传统不应该是碎片式的,而应该是体系式的。

  “我们把第六场整本从北曲改为南曲。”沈昳丽介绍,从前人们倾向于以激昂的方式来表现这段情绪,北曲更有力度,但与人物心理并不相配,改用南曲,表达的是“一腔难以名状的悲怨”。“准确的表达不是技巧的展示,这段表演中一个下腰也没有,不是不会,而是不想让观众因为一个技巧而鼓掌,忽略了情感的表达。”

  剧中有一段人物弹古琴的情景,按传统演法,演员虚拟弹古琴,辅以乐师伴奏,沈昳丽则是真弹古琴。“剧本中本来是弹琵琶,排练中我觉得琵琶的倾诉性太强,剧中我扮演的人物跟丈夫表达自己的小情感,不会是这么有攻击性的。”沈昳丽说,当时她还不会弹古琴,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学习,“第一次在台上弹,手都在抖,这并不是才艺的展示,而是人物塑造的需要。”

  “别的院团一两年排一本戏,我们基层院团剧本一发,演员一凑,排练一个星期就下乡去演。”获得“梅花奖”的秦腔演员袁丫丫说,她的获奖剧目《春江月》就是一台下乡戏,讲一个没有结婚的女子,舍弃自己一生的幸福,把一个孩子养大成人。“我们每个星期换一个地方演,特别受欢迎,已经演了300多场。我在台上演,观众在台下哭,小孩趴在舞台边上看。”

  袁丫丫所在的甘肃天水有个习俗,每年要演“庙会戏”,正月初三初四开戏,每个乡每个村,都是大大小小的剧团搭的一台一台的戏。当地老百姓特别喜欢秦腔,有的剧团365天都在演。“我们早上八点起来化妆,一天演三本戏。九点半开演,一本戏三个小时,中午老百姓做好饭送来,都是他们家里能做的最好的饭,演员就在舞台上吃饭,下午两三点开演,又是三个小时,晚上再演,演完就快12点了。”

  基层演出条件不好,演员自带铺盖,住在舞台后面,几个人一间大宿舍,劳务费只有几十块钱,袁丫丫说:“基层演员挺辛苦的,但是剧团要生存,不演的话演员就散了。”她说,演出频繁也有好处,“戏演得多,青年演员机会多,成长很快,进步很大。”

  “好演员不是教出来的,是自己感受出来的”

  “中国戏剧尤其是戏曲,表演艺术是中心,表演艺术不仅仅是演员艺术,剧本、导演、舞美、灯光,方方面面最终的体现在于表演,演员是戏剧的实践者,也是戏剧与观众交流的主体,抓住了表演,就抓住了一部戏中提纲挈领的因素。”作为多届“梅花奖”的评委,目睹了34年来“梅花奖”对中国戏剧的巨大影响,《中国戏剧》主编赓续华表示,本届评奖给她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外国名著改编作品和老戏新演作品。

  “《惊魂记》对《麦克白》的改编比较成功,这个故事反映了人类的共性,400年过去了,依然能打动我们。尤其是在社会发展转型期,欲望的膨胀是推动力量,也是毁灭力量,令人警醒。”在赓续华看来,作品的改编非常中国化,把一个成熟的西方故事化入戏曲的唱念做打,演员通过手眼身法步,把人物表现得淋漓尽致,让人们看到了徽剧的深厚底蕴。参评本届“梅花奖”的越剧《心比天高》改编自易卜生的现代剧《海达·高布尔》,赓续华认为,这个外国故事以中国的造型和表达方式来讲述,更吸引人,它既有人性的深度,又和当下有所勾连,给演员的发挥空间很大。

  “再好的演员也演不好一个烂剧本,老戏新演的优势在于,它的剧本很成熟,有利于演员发挥自如。”赓续华表示,参评本届“梅花奖”的京剧《范进中举》,故事在今天依然有现实意义,演员把人的异化表现得入骨入心。秦腔《卧虎令》,川剧、京剧、晋剧,很多剧种都有这出戏,因为它很有价值,与一般的反腐倡廉作品不同,它表现刚直不阿,主人公为了道义宁可不做官,敢于抬着自己的棺材面君,充满正义感和责任担当。河北梆子《徐策》,把多个折子戏连缀成整本,给演员提供了更充分的表现空间。粤剧《白蛇传·情》一改以往的反封建主题,表现“妖若有情妖非孽,人若无情枉为人”,法海也不再拘泥于封建卫道士形象,种种调整,都张扬了大爱情怀;还发挥了粤剧接纳性强的特点,采用了很多粤歌,令作品生辉。

  “表演是需要人生阅历的,二十多岁颜值高,但表演不是那么容易走心,三四十岁是戏曲演员最好的年龄,阅历能让演员更有悟性,好演员不是教出来的,是自己感受出来的。”谈到“梅花奖”演员的表现,赓续华如是说。

  “深入基层不是落后”

  “2015年国际剧协总部落户上海,国际剧协总干事托比亚斯·比昂科尼特别喜欢中国茶,可是他说,一出门找不到茶舍,到处都是咖啡馆。”中国剧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季国平说,“舞台艺术也是一样,没有特点就没有价值,大城市受外来影响大,戏曲越到基层越受老百姓欢迎,不要觉得这是落后,基层正是戏曲生长的土壤。”季国平以此鼓励“梅花奖”演员要自信,同时,也为他们规划了未来的方向。

  “年轻人喜欢新奇、追求时尚是正常的,戏曲必须关注年轻观众,戏曲进校园是重要的渠道,选戏一定要适合孩子们,不要让他们把胃口吃倒了,有的年轻人说戏曲不好看,可能不是戏曲不好看,而是他看的那出戏不好看,所以我们一定要选经典,选适合不同年龄段的剧目。”季国平说,戏曲中有京剧、昆剧、徽剧、梆子等戏曲化程度极高的剧种,也有越剧、粤剧、黄梅戏、花鼓戏等更有生活气息的剧种,后者在吸引年轻观众方面更有优势。

  “演员拼的是文化,不是看书就够了,要把书读活,化为自身的修养,转变成表演样式。”季国平表示,演员创造性的读书越多越好,西方的、时尚的艺术看得越多越好,“然后就看怎么去消化和呈现,怎么让古老的戏曲时尚到骨子里,我们的价值就是让传统艺术活在现代。”

  多年来,戏曲与外来艺术相遇往往吃亏,面临的挑战很大,很多戏曲工作者不为报酬、长年坚守,“梅花奖”演员是其中的优秀代表。“他们需要到大剧院这样的高端平台上去展现,更需要多到老百姓当中去展现,养育戏曲的土壤不能忘,走出国门的重任不能忘,我们现在有外国故事的中国表达,未来要让中国故事、中国表达产生世界性的影响。”季国平说。

图片 1

图片 2

教育部、国家语委、国家文物局等单位日前联合发布消息,我国申报的甲骨文项目顺利通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项目国际咨询委员会的评审,成功入选“世界记忆名录”。古老的中国文字实现了中国记忆到世界记忆的升级,向世界展示出独特的魅力。

宝贵的文化和自然遗产,承载着民族的认同感和自豪感,蕴含着悠久历史文化的“根”与“魂”。

中国戏剧家协会秘书长崔伟宣布,第28届中国戏剧梅花奖将在广州举办。 赵庄 摄

精彩的西安鼓乐表演。 资料照片

传承中华文明的汉字是一个巨大的文化宝藏,如今绽放出了新的光彩。

在今年“文化和自然遗产日”到来之际,本报发表时任福建省省长习近平同志2002年为《福州古厝》一书所写的序言。这篇关于文化遗产保护的重要文章,生动阐述了保护好古建筑、保护好文物的重要性,鲜明提出了一系列文化遗产保护的深刻论断,对于我们今天做好文化和自然遗产保护工作具有重要意义。“保护好古建筑、保护好文物就是保存历史,保存城市的文脉,保存历史文化名城无形的优良传统”“发展经济是领导者的重要责任,保护好古建筑,保护好传统街区,保护好文物,保护好名城,同样也是领导者的重要责任,二者同等重要”……这些重要论述,深刻诠释了共产党人热爱文化、珍惜文化的深厚情怀,对于提高人民群众对文化遗产重要性的认识,增强全社会文化遗产保护意识,对于我们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更好传承文明、增强文明自信,必将产生深远影响。

广州4月12日电
中国戏剧家协会秘书长崔伟12日下午在广州向媒体宣布,第28届中国戏剧梅花奖将于5月8日至23日在广州举办。

陕西传统文化历史悠久、底蕴深厚,但在新时代下也面临着许多挑战,如何传承与保护就是一个大课题。传统文化的传承不仅需要老艺人们的坚守,同样也需要更多年轻力量的注入。

体验汉字魅力

历史是文化的载体,文化是历史的血脉。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文化和自然遗产保护,有力推动我国文化和自然遗产保护工作取得新成就。习近平总书记十分关心文化和自然遗产保护问题,在北京市考察工作时,指出“历史文化是城市的灵魂,要像爱惜自己的生命一样保护好城市历史文化遗产”;到陕西省西安市调研时,强调“要把凝结着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文物保护好、管理好,同时加强研究和利用,让历史说话,让文物说话”。奋进新时代、筑梦新征程,书写文化和自然遗产保护新篇章,让宝贵文化遗产绽放新的光彩、更好滋养人的心灵,是时代赋予我们的重大责任。

第28届中国戏剧梅花奖由中国文联、中国戏剧家协会、中共广州市委、广州市人民政府主办,广州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承办。这是广州继两年前举办27届梅花奖之后,再次迎来这个中国戏剧界的最高盛典。

8月3日,由北京大学学生组成的西安鼓乐调研实践团队来到西安大唐芙蓉园,对西安鼓乐进行调研。在此次暑期调研活动中,同学们通过走访民间鼓乐社与部分高校、采访西安鼓乐代表性传承人与高校教授,了解西安鼓乐传承现状,发现传承中的困难与问题并分析原因,为西安鼓乐的保护与传承,使其价值得到进一步彰显提出了方案与建议。他们还以西安鼓乐为例,思考陕西其他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现状与未来发展。

“汉字很美”“汉字像画一样”……这是大多数外国学习者,尤其是没有接触过汉字的汉语学习者,见到汉字的第一反应。

加强文化和自然遗产保护,就要坚定文化自信,增强文化和自然遗产保护的历史自觉。我国是举世公认的文明古国,是全球排名第二的世界遗产大国和现任世界遗产委员会委员国,目前已拥有世界遗产53项。但也应当看到,一些地方在古建筑、传统街区、文物、名城、自然遗产保护的具体实践中依然存在一些问题。正如党的十九大报告所强调的,“加强文物保护利用和文化遗产保护传承”。全社会都要深刻认识到,保护好文化和自然遗产,就是守护过去的辉煌、今天的资源、未来的希望,就是守护我们共同的精神家园,进而不断增强保护文化和自然遗产的自觉性,不断培厚敬惜文化遗产、保护文化遗产的意识。

值得关注的是,本届梅花奖是中国文艺评奖改革后第一次评选,暂不评梅花大奖和二度梅奖,梅花奖名额由原来的30名压缩到15名,此举将使得今年这个中国最有影响力的戏剧奖竞争异常激烈。经全国各省市自治区、中直院团推介和层层选拔,共有50名戏剧演员进入初评,有16名戏剧演员进入广州终评,最后,将通过角逐,在广州评选出15名梅花奖获奖演员。

西安鼓乐,也称长安古乐。是千百年来流传在西安及周边地区的传统民间大型鼓吹乐,起源于隋唐,历经宋、元、明、清,至今仍然保持着相当完整的曲目、谱式、结构、乐器及演奏形式。西安鼓乐是迄今为止在中国境内发现并保存最完整的大型民间乐种之一,是中国古代传统音乐的重要遗存,被国际音乐界和史学界誉为“中国古代音乐活化石”。2009年9月30日,西安鼓乐被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一开始学汉语,我是凭标注的拼音认读汉字的,很多汉字我虽然不认识,但仍然觉得很美。”来自荷兰的斐兰已经学习了4年的汉语,回想起当时初学的场景,她显得有些羞涩。高中毕业后,她在荷兰的大学里学习中文专业,3年后她申请来到北京语言大学学习汉语。“我在荷兰上过书法课,一开始我学习的是繁体字,它们写出来很好看。”

加强文化和自然遗产保护,就要充分发掘文化和自然遗产的当代价值,让宝贵遗产世代传承、历久弥新。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每一种文明都延续着一个国家和民族的精神血脉,既需要薪火相传、代代守护,更需要与时俱进、勇于创新。”对于文化和自然遗产而言,保护是前提,利用是为了更好地保护。坚持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激活文化遗产的生命力,让收藏在博物馆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才能为人们提供正确的精神指引和强大的精神动力。

为了体现文化惠民思路,主办方确定了观摩门票为50元一张,闭幕式则分为每张100元和150元两种。主办方希望能借助中国戏剧梅花奖,推动戏剧文化在广州的普及,最终将广州打造成“戏剧之都”。

西安鼓乐是以打击乐和吹奏乐混合演奏的一种大型乐种,内容丰富、乐队庞大、曲目众多、结构复杂。西安鼓乐的演奏形式分为“坐乐”和“行乐”两种,其演奏风格分为僧、道、俗三个流派。西安鼓乐的曲目据不完全统计多达3000余首,单曲演奏长的可达20分钟,套曲长的可达2小时。

书法课能让学习者直观体验汉字美,同时体验中国文化,还有利于汉字教学。由于它的一举多得,有条件的汉语教学机构大多都会开设相关课程。于萍在南开大学的汉语言文化学院开设了书法选修课,教外国留学生写毛笔字。“他们只要拿起毛笔就会很开心。”于萍课上的学生以初中级汉语水平为主,他们喜欢写书法,最喜欢写自己的中文名字,“就像画画儿一样”,而手中的毛笔“就像小刷子”。

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强盛,总是以文化兴盛为支撑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需要发展繁荣中华文化。与时俱进做好文化和自然遗产保护工作,让宝贵文化遗产在新时代绽放新光彩,不断铸就中华文化新辉煌,我们就能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凝聚深沉的文化力量。

据主办方介绍,本届中国戏剧梅花奖呈现剧种多样化,地域分布广;竞争激烈化,评奖指标少;评委年轻化,专业程度高等特点。进入终评的16台剧目,包括京剧、昆剧、扬剧、粤剧、越剧、豫剧、黄梅戏、闽剧、秦腔、徽剧、河北梆子和话剧,来自全国各地,作为东道主的粤剧也再次入围梅花奖。

在大唐芙蓉园一座造型古朴的剧场里,一场精彩的西安鼓乐表演正在游客面前上演——大气磅礴的纯打击乐伴奏开场,配以三人的婉转舞蹈,每一个舞步都与鼓声相融相契。随后,鼓乐社伴奏的舞蹈《霓裳羽衣曲》,让观众对原先只有单纯奏乐的西安鼓乐产生了耳目一新的感受。最后是两首纯粹的西安鼓乐,行乐一首,坐乐一首,尤其是压轴曲《霸王鞭》,鼓声激昂有力,乐曲喜庆悦耳,现场观众惊叹声不断。

除了书法,汉字历史源远流长,也是吸引学习者的因素之一。“我见过这个!”斐兰看到甲骨文实物图片的时候脱口而出,“我们学历史的时候就见过这个——甲骨文。”问及众多汉语教师,他们说,第一节课都会讲汉字的起源。

带来这场精彩演出的是东仓鼓乐社,东仓鼓乐社是西安鼓乐著名的乐社之一,目前社团人员规模稳定,入驻大唐芙蓉园已经13年,在紫云楼演出已达上万次,赢得了游客的好评与赞赏。

对于初级学生来说,即使不懂汉字的意思,也能感受到汉字的魅力。文瑞在英国的孔子学院为初级学习者讲汉语课,过中国年的时候,他为学生们写了几个福字,“好多人拿倒了,但是还在认真端详,我就顺势给他们讲了‘福到了’的讲究。”

西安鼓乐调研实践团队的高熹莹同学说,在调研东仓鼓乐社之前,他们已经走访了何家营鼓乐社、南集贤东村鼓乐社和都城隍庙鼓乐社,这三个鼓乐社都面临着经费不足、乐社成员几乎纯义务付出的现状,从而导致了乐社成员老龄化等问题。而东仓鼓乐社由于被纳入了大唐芙蓉园景区,乐社成员每人可领到平均4000元的月薪,故而乐社成员相对稳定,平均年龄在26岁,且都是十三四岁便在东仓鼓乐社开始学艺的成熟艺人。可以说这样的“文化+旅游”形式,在一定程度上助力了西安鼓乐的传承。

汉字教学有妙招

东仓鼓乐传承人赵筱民在采访中表示,鼓乐社纳入景区,为鼓乐社提供了固定的演出平台,故而,鼓乐社能在这样的环境下尝试创新,如今他们所表演的融入了舞蹈的鼓乐演出就是创新成果之一。但在创新的基础上也要守好西安鼓乐的根,“工尺谱不能变,口传心授的方法不能变,配器不能变,演奏的形式不能变。”赵筱民说不能为了创新推广而丢了鼓乐的魂。对于鼓乐的传承问题,赵筱民表示一定要做到两点:首先就是要保留它的原生态,其次是在现有的基础上不断创新。

学生可能不同,但对学汉字的感受却大概一致——太难了。不过,不同学生感受到的汉字难点却不相同,因此汉字教学有不同的侧重点和方法。

采访结束后,北京大学的一名同学感慨地说:“我们这次实践的主题就是‘西安鼓乐’,目的是深刻了解西安鼓乐以及它的传承状况。在现场看鼓乐,更能感受到鼓乐艺术的无穷魅力。实践结束以后,希望凭借我们自身的力量将西安鼓乐以及陕西文化传播给更多人,这也是我们本次实践的最终目的。”

宋韦的学生是英国布莱克浦的小学生。“我们教的是简单的汉字,比如日、月、数字,也会介绍些汉字知识。但汉字对于他们来说太难了。”宋韦介绍说,老师们也在摸索教法,“我们在教的时候,会把汉字和拼音一起教给学生,以加深学生对汉字的印象。”

同时,因材施教在教学过程中也十分重要。“我们会鼓励学得好的孩子挑战自己,让他们写汉字。”宋韦说。

文瑞教的也是初级班的学生,但因为是成人,所以会介绍更多汉字知识。为了提高兴趣,文瑞还会放一些视频给学生看,包括象形字的造法、字体的演变等视频。

对此,天津师范大学国际教育交流学院的董月凯老师认为,对于不同年龄的学习者,要根据他们的认知特点开展教学。“对儿童进行汉字教学,应注重趣味性,可以把当地的游戏引入课堂,增加儿童喜闻乐见的手工、音乐、舞蹈、比赛等活动,这都是适合儿童认知活动的教学方法。”董月凯介绍说,“一些泰国本土汉语教师就对少年儿童的汉字教学进行了有益探索,他们在彩色纸片上写出汉字部件,要求学生根据纸片背面的汉语拼音去寻找相应的汉字组合部件,最后组合成字。”

针对成年学习者归纳推理能力强的优势,董月凯认为对他们更应注重理性教学。“应充分利用汉字自身的规律和特点,进行系统的知识和理论教学。例如汉字结构的分析等。要‘授之以渔’,让学生感到汉字不是彼此孤立的一盘散沙,而是有规律可循。”

但目前,汉字教学还有一些问题亟待解决。“有的汉语教材专门讲汉字的部分只是简单地教怎么写、什么意思,效果不太好。”这是来自一线汉语教师的声音。在采访中,一些汉语学习者告诉笔者:“常用的字能记住,不常用的就记不住。今天学了能记住,过两天忘了就不认识。”这也需要教学方法的创新。

面对这些问题,有的教材做了新的尝试。《会通汉语》是人民教育出版社推出的系列对外汉语教材。据于萍介绍,它在设计时采用“循环式”教学法,既讲新的内容,也包含旧的知识,不仅汉字如此,语法词汇也如此。

据董月凯介绍,数字化汉语教学发展很快,优点是可以调动学习者各感官协同工作,有助于全面掌握汉字的形音义,进而有助于对汉字的识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