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沁鑫:重新体察生命

时间:2012年10月31日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张 悦

图片 1

田沁鑫近照

图片 2

话剧《青蛇》概念海报

  “1999年,我早期最重要的一部戏《生死场》就是在第一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上一炮打响的。14年后,希望这部《青蛇》是重新出发的新起点。”著名话剧导演田沁鑫在第14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委约作品签约仪式上表示。这部由中国国家话剧院、时尚传媒集团联合出品,第41届香港艺术节、第15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联合委约的话剧《青蛇》改编自香港女作家李碧华的知名小说。

  田沁鑫一贯以大胆、热烈的“力量”型作品面对观众,这来源于田沁鑫独有的“中性视角”,从改编萧红的《生死场》到搬演《赵氏孤儿》,从中国式的莎翁剧作《明》到改编老舍先生的《四世同堂》,田沁鑫不断展示着她甚至远胜于很多男性导演的家国情怀与悲悯情怀。对于田沁鑫来说,《青蛇》不仅是一次再出发,还是一次对生命重新体察的过程。

  创作缘起 “红白玫瑰”促《青蛇》诞生

  早在5年前,李碧华便曾与田沁鑫进行过接洽,希望将她的小说《青蛇》搬上舞台,但当年的田沁鑫对此却并无太多兴致。“对于女性作为舞台剧的头号主角,我觉得我的把握和控制力要很强。女性在爱情戏里多是配角,以女性作为第一主角的戏剧作品不多。”田沁鑫说,“而《青蛇》中呈现的女性形象迥然不同,叛逆与端庄,明理与懵懂,情欲与控制。青、白两蛇妖,成色不一样,更像社会中对两种女性的评判,一种符合社会规范与审美,另一种行为作风有悖伦常,被人指摘。许仙是漂亮的‘俗人’一个,可谓务实派。而法海拥有信仰,他同时希望拥有至善的智慧,有一种执念。我为这种探讨带来的现代意义所着迷。剧中人物各自向自己眼中更高的境界奔忙,他们的生活虽是盘根错节,但他们各自的理想却是彼此独立,他们都孤独地坚持着自己的理想,这就是人生的苍凉吧。”在读解此番做话剧《青蛇》的意义时,田沁鑫这样说。

  田沁鑫认为自己的心理变化发生在2008年导演根据张爱玲作品改编的话剧《红玫瑰与白玫瑰》之际。演出虽然大获成功,但田沁鑫发现,自己原以为这是一部女性视角的戏,但这部剧的内容其实讲述了男主人公佟振保的成长艰辛。田沁鑫却由此认识了剧中的“女人戏”。随后,她推出了时尚版《红玫瑰与白玫瑰》,让佟振保成为一个徘徊在两个男人之间的女性形象。田沁鑫说,“排完时尚版‘红白玫瑰’之后,我意识到了戏剧中的女性人物,如何用不同性别的视角来‘观看’。作为女性导演,不可能一直用男性视角进行创作,我可以用我的性别感受写戏、做戏,我承认性别心理的不同导致的审美差异,所以,我要试着做一部女性作品。”让她这种想法得到强化的是2011年的英国之行。“在爱丁堡艺术节看了很多戏。发现国外的女性戏剧作品,题材鲜明,而且形式多样,女性的情感、情欲以及家庭观念和生活困境不断被提及。”在造访英伦之前,李碧华也又一次找到田沁鑫,与她商洽将《青蛇》搬上舞台。这种机缘,促使田沁鑫决定排演《青蛇》。

  跨国合作 女性视角打动英国艺术家

  在英国期间,田沁鑫一行人造访了苏格兰国家剧院,与其艺术总监维琪·费瑟斯通女士进行了交流。在最初的谈话里,他们并未想过与苏格兰国家剧院进行合作。但在访问期间,中国国家话剧院制作总监李东提出,如果能和他们有一次导演方面的合作,会令双方都从中受益。

  “按照当时的方案,我们可能会合作莎士比亚的作品,但这个事儿不太令我欣喜。因为让我去英国的剧院排一个英国剧作家的戏,还不能点燃我的创作欲。想来想去,我们大胆地提出与他们合作《青蛇》。”田沁鑫回忆说,“这个想法给我带来两大难题:一是怎样向英国艺术家讲述白蛇与青蛇的故事;二是英国一直以戏剧老大地位自居,怎样能真正实现这次国际合作?我第一次去谈的时候,效果不是很好。他们听不懂我讲的故事。在他们的认识观念里,有精灵,有妖怪和狼人,还有鬼魂,但是对一条蛇变成人,还在人间轰轰烈烈谈恋爱的故事,他们想不明白。第二次去谈话,我意识到他们或许能明白我在剧中所要呈现的女性视角和女性表达。”

  田沁鑫的第二次讲述格外成功,女性视角一下子激起了艺术总监维琪的兴趣,白蛇与青蛇两位女性在阻力下的爱情,变得分外耀眼。维琪听完故事后问田沁鑫:“在中国这个故事流传了多少年?”田沁鑫回答说:“600多年。”维琪接着问:那你们今天的年轻人还接受这个故事吗?”田沁鑫说:“接受,我们一直在用各种形式演绎这个故事。”维琪听到此突然感慨道:“你看中国的年轻人,现在还相信爱情,还喜欢人与妖的爱情故事。我们的青年恐怕不相信超越肉体之外的精神爱情了。”在这次对谈之后,田沁鑫一行人顺利地拿到了苏格兰国家剧院的合作函。

  创作团队 戏剧舞台上的“娘子军”

  从初次接触《青蛇》到下决心排演到最终与苏格兰国家剧院达成合作,田沁鑫花费了5年多的时间。而《青蛇》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令人惊叹的、由中、英女性艺术家组成的“全女性”戏剧团队。

  田沁鑫所属的中国国家话剧院负责剧本创作与演员演出,英国苏格兰国家剧院负责舞美设计、灯光设计、技术监理及作曲等工作。《青蛇》的编剧是田沁鑫与年轻女编剧安莹,主演是袁泉(饰“白蛇”)与秦海璐(饰“青蛇”),苏格兰国家剧院派出了在英国工作的德国籍女性舞美设计莫勒·海恩塞尔及苏格兰著名的女性灯光设计师娜塔莎·奇弗斯。剧组的造型师则是曾为电影《倩女幽魂》担任过造型设计的香港著名电影造型师陈顾方。这些女性创作人员加上小说原著作者李碧华,成为一支戏剧舞台上的“娘子军”。而辛柏青(饰“法海”)和余少群(饰“许仙”)的强力加盟,则给该戏增加许多看点,辛柏青表示,“有超强的委约方和超强的制作团队,我们没有理由不完成好。”在电影《梅兰芳》中,饰演“青年梅兰芳”一举成名的余少群近年来在影视作品中频频露面,但是对于他来讲,第一次登上话剧舞台还是心怀忐忑,“话剧对于我来说就像打开了另一扇门,期待舞台上与其他演员的激烈碰撞。”

  谈到将《青蛇》搬上舞台,就不能不提到李碧华与田沁鑫的几次交流。在田沁鑫印象中,李碧华是个随和却极其聪慧的女性作家。“她支持我的创作,也给我出了一些好点子,”田沁鑫说,“我们俩谈话剧《青蛇》的剧本内容时,非常顺畅。我们都不想让白蛇与青蛇纠缠于纯粹的情欲。李碧华和我一样,希望白蛇与青蛇的故事能从情欲中升华出去,对亲、疏、爱、憎,有着更独特的解释。”

此片选择了一个并不常见的题材,经过张弛有度的叙事,把观众牢牢牵引进一群极少发声的人们当中,哭过,笑过,思考过。生命的价值与意义再一次引起深思。

小学一年级的时候,被父母送去暑假班学习毛笔书法,印象中,小小的孩童每天背着毛笔去老师家,屏气凝神地练习一个下午,也是极其有趣、开心的一件事,至少脑海中的这段记忆是美好的。母亲是个不喜欢深入研究的人,我又是极其乖巧的孩子,于是听了母亲的话学了两个假期、浅尝辄止就没再继续了。后面的人生中,因为忙于读书、考学、就业、成家原因,只是凭借自己个人兴趣,不求甚解地练习过庞中华楷书、司马彦行书等硬笔书法,始终不得要领,一直徘徊在把字模仿得好看的层次。

对己不必矫情,对他人不仅要体察还要照顾感受

       原来曾偏颇的认为,父母催促我去做的大部分是我不想做的,比如在不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之前,去盲目相亲。而我真正能做的他们都不需要,或跟我想法有出入,比如看剧选衣服。        有天朋友问我,你家电费怎么交,我说都是去供电公司交啊。朋友得意的表示,“我们家的电费都是我通过支付宝交费,我已经交了好多年电费了,家里有老人活动不方便,这样就不用跑那么远去交了。”当时听到这句话,我的第一反应是有点羞愧,我并不是不知道支付宝有这个功能,但却从来没有把这件事跟我家,跟父母的日常联系起来。支付宝在原来的我看来只是个网购付费中转站,虽然后来听说了其他功能,由于自己用不到,就自动过滤掉了。          这件事说白了,并不是父母不需要,而是我没有用心体察他们的需要。我们总是太忙碌,忙着睁大眼睛去看这花花世界,忙的忘记了去看看我们背后的至亲,他们的皱纹又深了没,白发又多了没?如果我们试着去体会父母的生活点滴,就能帮他们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父母又把轻松愉悦的情绪带给子女,一家人心情好了,就真的家和万事兴了。            同样的道理,如果伴侣之间,互相用心体察,了解彼此的兴趣爱好,尊重彼此的生活习惯,才能相互扶持,温馨的共度一生。《北京遇上西雅图》里的大叔就是真的用心照顾体察到文佳佳心里的酸甜苦辣,才从老钟手里抢得美人归。朋友之间,能推己及人,聆听彼此的心声,开心一起大笑,悲伤一起消化,互相鼓励,才称得上挚交。俞伯牙和钟子期正是知音的典范。          我相信,用心体察身边的亲人伴侣朋友,才能将心比心,得到人间最纯真浓郁的感情。

开场不久,主人公程勇就被逼进了窘迫的境地:前妻要将儿子带到国外,父亲需要进行手术——可谓人到中年,上下失守。如同惯常的电影发展模式,被逼入绝境的英雄(或反英雄)一定会遇到一个可以改变局面的机会,而且往往有且只有这一个机会。在此片中,这个机会是走私仿制药并卖给癌症病人——一条颇不寻常的道路。重疾、走私、仿制药,这些话题似乎与普通观众的日常生活相隔甚远,然而此片却成功地让观众沉浸其中,乃至产生共情,可以说凭借这一点足以肯定这部电影的成绩。
如同影片的英文片名Dying to
Survive所揭示的一样,观众看到的是一群濒死的但却拥有极强求生欲的人们。病痛的折磨让“生”成为炙烤的炼狱,让“死”成为悬垂的阴影。药品可以渡生,然而这药品贵得惊人,这是一个持续不断地焚金钱以继生命的穷途末路。仿佛单纯疾病的磨折还不够悲戚,贫穷的碾压又为这绝望更添一码,那是怎样一种向生而无力的绝望?所以,这是一部充满哭泣与泪水的电影,生活的一切都没有让人展露笑颜的理由,一切的生的喜悦在这逐渐变得沉重的死的压迫下都显得无处立足。

“欲书之时,当收视反听,绝虑凝神,心正气和”(唐·虞世南《笔髓论》),录音中,柯老师多次谈到这几句,感觉相当之精妙,于是予以百度:收视反听,指不为外物所惊扰,形容专心致志,心不旁骛,也指排除外界事物干扰,集中精力思考问题;绝虑凝神,我的理解是停止顾虑,凝聚注意力和气息;心正气和,指内心正直,态度温和。

1、跟peter说临时放置一下物品。略有不高兴

图片 3

古人练习书法,讲究中庸之道,专注而不紧张谓之中庸之道;今人练习书法,讲究控制之术,正如现代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幼儿园要学英语、算数啊,不然小学跟不上;小学要读私立小学啊,公立小学2点就下课没有家长接;初中要补课啊,不然考不上高中;高中要天天陪读还要辅导啊,不然考不上大学只能念中专;读了大学,学历不够高,再去读个研究生;读了研究生,人才市场一抓一大把,没有竞争力啊,再去读个博士;读了博士找不到工作啊,嫁不出去啊……工作还是要找体制内啊,稳定;体制内钱少啊,还是去企业赚钱吧;企业不稳定啊,还是自己当老板吧;当老板有可能血本无归啊,还是……啃老吧……现代人要么被自己一个一个设想框死,要么被患得患失弄得心神不宁,不可不谓之心累,更难以专注地“收视反听,绝虑凝神,心正气和”,宝贵的专注经历,被越来越多的选择消磨的所剩无几,也无所谓培养高品质的生命体验。

体察到了,最后经与他人交流才发现,可能是因为从称呼上没有“尊重”他。

虞世南主张,在创作中“心”起到了绝对作用,只有心得书之妙,才能有书作妙迹之意,他把悟看成是心契于妙的唯一途径。因此,在学习书法中只有善于思考,善于用心去体味,才能真正参悟透书学之理。其实,需要用心去体味的又何止是书法,生命中所有的小事情,用心去体味,都能成为高质量的生命体验。同样是加班,有的人赶着进度,拼着小命要完成计划中的条条框框,所以20几岁猝死的、过劳肥的越来越多,不熬夜成了我们最难的自律,让人警醒、反思;而有的人却在每一次加班总总结心法,愣是把枯燥的工作当成了最好的商学院,在职场不断绽放生命力。同样是带娃,有的人心力交瘁,没有作业,母慈子孝,有了作业,鸡飞狗跳,吼娃吼出了风格、吼出了水平、吼出了精分;而有的人却和孩子一起学习和进步,愣是自己也学会了钢琴、流利了外语,成为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生活小能手;同样是……诸多的同样是,水深火热、精彩纷呈的大众生活啊,却因用心专注的程度不同,不同的生命体有了气质上的巨大差异,相似的经历中蕴藏了不一样的人生质地。

好吧,下次叫“汪总”。 对我一点也不难。

作为一部商业电影,这样令人窒息的哭泣铁幕必得以间歇的玩笑去调剂,用跳动的火花打破一片铁板似的压迫。对于观众来说,这样的处理方式是合适的。浸满浓缩咖啡的手指饼需要填入一层层肥厚的马斯卡彭芝士才能作为令人喜爱的提拉米苏,否则那苦涩的味道只会令人望而却步。程勇以及他的团队为观众贡献了必要的喜剧成分。程勇本人并非患者的这一身份使得这种喜剧并不显得突兀,但同时这也为他的动机制造了挑战。《达拉斯买家俱乐部》中的主人公自己就是患者,所以他一切行动的出发点都有自然而坚实的基础。在《我不是药神》当中,程勇需要另外的动机去支撑他所有行动的缘由。就我个人的观影经历而言,我是被说服了的,并没有发现这一系列动机的明显缺失。这一点是本片最容易出现的短板,我认为导演做出了有效的处理。

自己曾经写过一篇随想《与专注对话》,里面自信地写着“所有的高级能力都来自专注”,但柯老师教导我们,不要谈能力、规划、控制……对人生命状态以及气息的觉知、体察才是真谛。书法不能拘泥于成法,仅仅将书法创作理解成是对古法的遵循,对古人用笔、结字、章法的摹拟,更重要的是要在这些表象中,寻绎出书法艺术的本质和规律。同样的,这个道理也适用于“处理”生活中的方方面面,所谓修行,在我看来,就是专注地体察点点滴滴的生命过程,不紧张、不焦虑、不执著,非常自然地顺应生活本来的样子,在专注和不紧张中,把日子过得有意境。

对己:不必太在意他人对我的评价,我的自尊来源于内心。同时不断提升自己能力

图片 4

至此,学生以为,练习书法,就是练习心法。

2、收拾完物品。Irene发了一条表扬的微信在群里

图片 5

自己以前都忽略了哈。

总体而言,这部电影的节奏把控得当,哭与笑的交替进行让观众不至于沉下深薮也不会飘离地面。一个半小时的篇幅对于这样一个故事来讲是恰当的,并没有感觉过于紧促。这样一部电影还是值得大家走进电影院去看一看的,它对于我们每个人具体的生活和生命都具有某种现实观照意义。

图片 6

对于我自己从不祈求这样的表扬,但是她发出来后,确实觉得很有必要(对大家)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云山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图片 7

以后要注意

3、在生日会群里,问了一下话费多少,没有回复

想想自己应该先表扬一下群里的朋友!

暖心的细节要注意,虽然自己也辛苦了但是还是不要忘记鼓励与赞扬他人!

做领袖/领导,理当照顾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