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2

图片 4

在圣彼得堡,在全俄文化和社会项目“剧院 –
儿童”的框架内,“剧院草图:大师班和创意会议”的行动开始。整个夏天,剧院工作坊,会议和互动活动将在各个城市和街道场地举行,旨在吸引儿童戏剧,并鼓励他们从事创造性工作。

  身为两次中国戏剧梅花奖、文华表演奖、上海戏剧“白玉兰奖”的获得者,曾静萍几乎把戏曲领域的大奖拿了个遍,但能获得“薪传奖”却出乎她的意料。“领奖的时候,坐在我旁边的都是我非常崇拜的老艺术家,像梅葆玖、杜近芳、李世济,能跟他们在一起领奖,说明国家对梨园戏十分重视。”曾静萍说。

撰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曾俊

长久以来,和宏大主题挂钩的电视节目往往被扣上“严肃”“刻板”的帽子,但近年来涌现出的一批电视节目却着实让人眼前一亮:《开讲啦》转变语态,让文化交流的价值在思想碰撞中尽情表达;《汉语桥》以汉字为桥,通过丰富的形式、多元的内容展现中国在思考人类共同命运并为人类共同美好生活做出的积极探索;《旅途的花样》深入摩洛哥、俄罗斯、挪威、丹麦四国,让“一带一路”文化互通有了更多“此时此刻”的互动感、参与感、场景感;《我的青春在丝路》则通过辗转多国,深入跟拍记录下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挥洒汗水、奉献青春的年轻人,从而感染更多的青年丝路追梦……

王菲那英合唱

图片 5

  滥觞于宋元、鼎盛于明清的梨园戏发祥于历史文化名城福建泉州,它较完整地保存了古典戏曲尤其是宋元南戏的诸多文学、演出形态,其剧本文学、音乐唱腔、表演科范,在中国戏曲艺术长廊中堪称独具一格。这个距今已有800多年历史的剧种是中国现存最古老的剧种之一,其精致典雅的韵味,折服了一代又一代戏迷。

《大江大河》初期口碑和观众反响是在意料中的好,目前收视也压过同期的《外滩钟声》登顶。总体看,它做到了细节真实,首先赢得父母辈喜欢,再拉回年轻观众的心。但是,厚重的年代题材想有更多观众,就还要做得更多,不仅要以情怀感人,故事也要吸引人。

这些节目让观众发现,包括“一带一路”主题在内的重大题材电视节目并不总长着一张“扑克脸”,它也能如此气韵生动,知性而风情,也能从新闻走进人们日常生活。这无形中获得了许多原本对此“不敏感”的年轻人的青睐。

王菲手套火了 黄渤舞蹈帅了

第一场表演将是互动的:它被称为“参观甜甜圈” – 它将于2019年7月6
日在高尔基公园的Metro家庭日由Bolshoi木偶剧院的艺术家展出。年轻的游客将会了解甜甜圈和他的朋友们。童话故事的参与者将与将被邀请从大厅进行即兴创作的孩子们一起唱歌,跳舞,背诵诗歌和设置短剧。

  1977年,曾静萍考入福建省艺术学校梨园班,至今在梨园戏的艺术道路上已走了30多年,“可以说,有点苦行僧的感觉。”为了一部《董生与李氏》,曾静萍打磨了十几年,可见其对梨园戏的喜爱和执着。“我们的表演之所以能引起关注,得益于梨园戏丰富内敛的传统积淀,得益于严谨、细腻、典雅的梨园戏传统程式。对于表演者来说,我们需要用智慧去探究程式的内涵,发现精华之所在。”曾静萍说。

《大江大河》实景拍摄成功还原年代感

让传递主流价值的电视节目拥有更大的年轻市场,对于社会整体价值观的塑造具有不可估量的意义。在全球化的今天,在转型时期的中国社会中,中国文化的现实形态中不可避免地融入了纷繁复杂的成分,价值观变得越来越多元的同时,一些个人主义、功利主义的思想也悄然抬头。对作为国家经济社会的生力军和中坚力量的青年观众来说,他们的人格和梦想尚未定型,亟须正确引导和塑造,而承担此种功能的重要载体之一就是电视节目。

王菲、那英时隔20年再携手,孰料王菲的薰衣草色“清洁手套”意外走红;黄渤、张艺兴、陈伟霆联袂献唱的《最好的舞台》再度让三人狂圈粉,更有网友惊呼:没想到会演戏的黄渤跳舞也这么帅,这C位站的妥妥的!TFboys的一首《我和2035有个约》更是将主旋律完美融于偶像风,青春气息十足;此外,杨洋、李易峰等“流量明星”统统现身春晚舞台……网友的各种神总结每每都能发酵成“后春晚”的热点,而春晚主创们的分享或许更能帮我们窥见这台“众口难调”的晚会背后的各种艰辛和不易。大年初一晚上,2018央视春晚的语言类节目导演秦新民和歌舞类节目导演夏雨共同接受了记者的微信采访,为您揭秘狗年春晚的幕后故事。

据组织者说,这种互动项目使儿童能够扮演演员的角色。除了在舞台上表演,在那里你可以唱歌,跳舞,阅读诗歌,孩子们将能够反映他们对戏剧的房子熟悉的印象:画一幅画,写一本关于童话的审查,并参加图纸和戏剧作品的比赛“!写关于剧场”,这是在“剧院

儿童”项目的框架内。电子邮件接受参赛作品:teatrdetyam@russianseasons.org。

“剧场草图:工作坊和创意会议”的循环将激发孩子们创作作品和绘画,激发孩子的创造力。项目活动将在莫斯科和圣彼得堡开始。他们还将在俄罗斯地区举行。

7月6日19:10-19:40在TsPKiO的Metro家庭日节日主舞台上,将在
“戏剧草图:大师班和创意会议”系列的赞助下展出“参观甜甜圈” 剧。基洛夫。

回想一下,在9月,“剧院 –
儿童”项目的获奖者将参加国际儿童中心“Artek”的转变,作为相关组“艺术剧院”的一部分。儿童将能够参与戏剧艺术,他们将组织与专业演员,导演,电影演员以及克里米亚共和国的访问剧院会面。他们将熟悉剧院的技术方面,参观工作室和服装室。将在剧院舞台上为获奖者组织大师班。

  位于泉州的福建省梨园戏实验剧团是梨园戏这一古老剧种现今仅存的载体,是“天下第一团”。为了让这一剧种永葆生命力,剧团更多地担负着梨园戏的传承任务。1999年,曾静萍担任剧团团长后,她抢救排演了10余台梨园戏优秀传统剧目及新编剧目,并积极探索人才培养模式。近年来,福建省梨园戏实验剧团跟泉州艺校合作开办梨园班,由剧团派专业老师授课,培养梨园新秀。“现在有学生38人,他们即将毕业,虽然找生源还是比较吃力,但只要接触过梨园戏,他们就会爱上这个剧种。”曾静萍说。今年,中国戏曲学院多剧种本科班将与福建省梨园戏实验剧团共同培养12名梨园戏学生,“这12名学生的老师都是我们团配备的。对于学生培养,我们始终全力以赴。”曾静萍说。

《大江大河》正在东方卫视热播,它讲述三个年轻人在改革开放初期的故事,展现了以宋运辉、雷东宝、杨巡为代表的国营经济、集体经济和民营经济在时代浪潮中的浮浮沉沉。对于这样年代有些久远的故事,在开播之前,大家都担心它能否吸引当下的年轻观众,结果它凭借真实的细节、走心的表演赢得了观众认可。

智能设备的普及,带来了收视行为的衍变,不断成长起来的年轻观众也对电视节目提出了更高的诉求,要想让主流价值观抵达人心深处,切实转化为号召力,鼓舞更多的年轻人将国家命运与个人梦想相联系并为之投入青春,电视节目必须进行“年轻化”尝试。《我的青春在丝路》等一批“青春系”主流电视节目在探索中发现,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让节目转变语态,以青春为基调更精准地击中年轻人的心。

“在有限的语言节目当中,我们要抓住最能反映我们时代特征,留下年度记忆的那些事情。”

  “不要以为看梨园戏的都是些老人,其实我的很多粉丝都是年轻观众。”曾静萍说,“10年来,我们一直坚持到大学巡演。实践证明,梨园戏的优雅文辞可以突破方言的限制,能在各大高校中觅得知音。梨园戏对他们今天的影响,可以换来明天他们对梨园戏的关注与支持。”曾静萍说。特别让曾静萍感动的是,今年的元宵节、“五一”演出季,远道赶来了一个年轻的粉丝团,这40多个年轻人从北京、上海、南京、苏州自发组织而来,他们演到福州,粉丝团就跟到福州。“他们和我们相约,明年一定会再来,我们看到梨园戏越来越受年轻人喜欢,感到欣慰。”曾静萍说。

剧中,王凯扮演的宋运辉穿着汗衫,戴着厚厚的老式眼镜,趴在石头上演算数学题,瘦到身上的排骨都能看见。在许多人看来,他眼里的专注瞬间很能打动人,他展现出了渴望和执着,这样的情感刻画让许多人产生了共鸣。

第一步就是要发掘节目中符合年轻口味的表述方式。无论什么样的节目,要传达什么样的观点,首要的是能够吸引观众。在开掘年轻市场时,过于庄重老派的口气反而会令观众印象分大减。因此,在与“一带一路”的时代背景相联系时,许多节目都将这一倡议具象为可感可触的文化元素和符号,并与节目特质相结合,以更加活泼的形式加以呈现。如《汉语桥》定位为“世界大学生的中文竞赛”,便在赛事上做好文章:创新内容形式,让比赛集话题性、互动性、知识性和趣味性于一身,令观众和选手在轻松快乐的氛围中尽情体会中外文化交流的魅力。

北京晨报:今年的语言类节目在故事中融入了许多时代背景、大政方针等等,在创作时是一个怎样的考虑?

36岁的王凯如何呈现18岁的少年感?最开始,不少人会担心年龄不符,可是4集下来,王凯的表现征服了观众,抛开他大幅度的瘦身出演不说,更为难得的在于他演出了时代感,对此,他的秘诀是:“孔笙导演跟我说,你不要去刻意扮年轻,把内心放干净,清澈感自然而然会体现出来,相由心生。”

吸引住了年轻观众,还要让他们产生共鸣,发自内心地接受和认可节目所传达的主流价值。要做到这一点必须让观众意识到节目所谈论的、呈现的内容与自己息息相关。途径之一当然是找好“代言人”,比如《我的青春在丝路》抓住的共鸣点便是与每个青年人都息息相关的“青春”。创作者精心挑选了14张年轻的面孔,他们和大多数年轻观众一样也有缺陷和短板,却能通过自己在丝路沿线国家的努力和服务,让青春散发不一样的光芒。这必将让尚在迷茫的年轻观众反思“青春应有的模样”。

秦新民:因为春晚其中一个重要的功能是反映本年度特征,本年度特征当中自然包括本年度发生的大事、时政。在春晚中要接地气,要准确地反映当下生活,一定是离不开这些大的时代背景包括大政方针。但是如何在春晚当中去体现,我们有一个明确的要求,我们不能空洞,不能图解,不能喊口号,我们要把它艺术化地润物无声地融合在艺术表达当中,这是我们的一个基本追求。另外,对本年度的一些大事也存在着一个提炼的过程,因为事情很多,那么我们在有限的语言节目当中,就要抓住最能反映我们时代特征,留下年度记忆的那些事情。

童瑶扮演的姐姐宋运萍虽然整体戏份不多,但她凭借为弟弟让出录取名额这场短短几分钟的戏就把人物充分立住了,这个角色有着人性的温暖,令人印象深刻,“感动、心疼,好想拥有这样的同款姐姐”。

当然这样的“共鸣”是需要观众自己品读的,从制作方角度直白露骨地渲染节目意义已经不再适用于当下的观众群体,他们更希望进行自主的思考和判断,因此几乎所有“青春语态”的电视节目中都不再过分生硬刻意的“点题”,正在芒果TV热播的《我的青春在丝路八月季》中有几期甚至只字未提“一带一路”,然而但凡不曾与社会脱节的观众都能明了,支撑着这些年轻主人公抛洒青春热血的究竟是什么,从而达到“润物细无声”的效果。

北京晨报:今年春晚网络上已经有网友开始整理金句,比如小品《学车》中“爱情保鲜靠表白,爱TA就要说出来”。“这不是爱呀,这是瞎啊”……这些金句是您最初就预想到的吗?

第三集里,杨烁扮演的雷东宝正式亮相,他在促进农村改革、带领群众致富的路上,和宋运辉有很多交集,两人惺惺相惜、互相支持,是十分可靠、细腻的关系。

被趣味所吸引,在共鸣中实现了自我观照,或许不远的将来,用青春语态表达的主流价值能让更多年轻人主动握起青春的“笔”,在丝路上、在更多关乎国计民生的大事中书写下属于自己的一笔一画。

秦新民:《学车》里面的金句,这是我们最初没有想象到的,就从创作的规律来说,创作它可能有两个途径:一种就是在创作过程当中,在情节的推进当中,在人物的对话当中自然碰撞出来的;还有一种,是因为有了一个金句,怎么把它嵌入到一个合理的、符合它产生的情节当中。就这两种途径,在《学车》当中,我认为他是在创作过程当中产生的金句。

实际上,该剧开播两晚能取得口碑和收视的双赢,细节上的真实是一大因素,导演依靠大量细节而非人物对话就能传递情感浓度。

北京晨报:小品《同喜同乐》中的非洲大妈的点火了,怎么想到让娄乃鸣老师饰演这个角色?

之所以能达到细节的真实,跟剧组坚持在安徽等地实景拍摄有很大关系,戏里的风景既朴实又有美感。孔笙导演说,前期创作上最大的困难就是还原年代感,所有农村房子都是重新搭建的,且随着年代发展而不停翻建,其可信度一下子提升了。

秦新民:最初,我们还是想用非洲演员,我们的第一目标对象就是《战狼2》那个非洲老大妈,但是呢,我们在联系的过程当中发现了那个对象中文说的不好,而语言节目如果语言表达不行的话那就不能成为语言节目了。但是我们找一个既具备我们的语言要求同时又有表演方面的要求很难,尤其是要找一个纯粹的非洲籍演员的话。

《外滩钟声》讲述弄堂里的爱情亲情故事

最初娄乃鸣老师是这个作品的导演,她进入以后我们在一起商量这个小品的演员的时候,因为我们在找老大妈这个人物上出现了困境,策划会上朱彤总编就提出,娄乃鸣老师可以演这个角色吗?当时她还婉拒了。但是后来呢,在我们的强烈要求下,她试了一下,没想到非常出彩。

俞灏明、吴谨言搭档的《外滩钟声》则讲述了上海一条弄堂几户平常百姓人家跨越几十年的故事,两人分饰兄妹杜心生与杜心美,里面有爱情、亲情和时代冷暖。在置景和造型上,《外滩钟声》对上世纪60年代到90年代的还原做得不错,黑白电视机等一些老物件引发观众回忆。

“希望能够在春晚的舞台,用优秀的年轻演员,用适合他们的节目,或者是说为他们量身设计,来吸引更多的年轻观众的加入。”

只不过,该剧剧情缺乏亮点,故事跟《正阳门下》《情满四合院》等同样以“小人物、大时代”视角的剧集没有明显区别。表演上,俞灏明相对比较扎实,但是吴谨言被评表演有些用力过猛。因此该剧总体无论从热度还是口碑、收视都有待提高。

北京晨报:今年的明星阵容中,多了很多“流量型”的明星,这个是如何考虑的?

厚重题材不能只是父母辈的“菜”

夏雨:春晚是一个国家的舞台,这个舞台它应该是一个开放的、包容的、多元化的舞台,它不应该固步自封,这个一直是我给我自己的一个课题吧,或者说我时常的在提醒自己。

近来的荧屏档期一直被主旋律剧集占领,可至今为止,《创业时代》《你和我的倾城时光》等收视成绩都不尽如人意。而《大江大河》由于是业界口碑公司来操刀,因此它在年底的表现尤显重要:厚重题材难道只能是父母辈的菜吗?《大江大河》能否彻底赢得在移动端追剧的年轻人?

我觉得春晚它不仅仅是一台综艺晚会,它不仅是一个节目,其实我觉得它真的是一种传统文化的一种精神的象征,它是一个家庭团聚,就是一个黏的文化的呈现,所以我觉得在这个时代的这个发展的过程当中,大家可能觉得现在很多年轻人已经不再关注传统媒体了,但是我希望能够在春晚的这个舞台上用这种非常不多见的组合的方式,用这种优秀的年轻演员,然后用适合他们的节目,或者是说我们为他们量身设计,或者是说根据节目找到适合表演的演员来吸引更多的年轻观众的加入。事实证明,其实我觉得从去年开始,还是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

目前,《大江大河》开了个好头,但还没有形成刷屏热潮。它的热度虽然不如前面的爆款剧,却通过回顾历史,汲取时代的养分,就已经击败了市场上号称现实主义的大部分题材。

北京晨报:TFboys的《我和2035有个约》,有什么特别的寓意吗?

面对缺乏爆款的2018年,业内需要考虑的是:真实、准确、真诚是很重要的创作原则,只有不违反基本规律,才可能造就品质作品。

夏雨:这首歌是春晚剧组专门约创的一个作品,他算一个主题性的歌曲,但是我们不想用很生硬的方式,我们希望它能够有艺术化的呈现。同时就是我刚才在讲的,春晚一直在寻求的就是能够跟年轻人接轨,能够让年轻人喜欢,所以其实在创作这种主题性的歌曲的时候,我们也是考虑到了方方面面,把这个整个歌曲的风格都是创作的是易于流传的容易被年轻人所接受的。那同时呢,也找了TFboys这三个一直以来是年轻人比较喜欢的偶像,同时也都是充满了正能量的年轻人,因为他们到2035年的时候正是社会发展的中坚力量,所以我们希望用年轻人的表达方式来唱响这个主题性的歌曲。

杨烁:千万不能丢了细节

“我其实挺爱看网友的吐槽。我看大家这种很有趣的对春晚的评价,我觉得也是很好的对自己的激励。”

广州日报全媒体:你对自己在《大江大河》中的角色印象最深刻的是什么?

北京晨报:春晚过后,大家关注的点和你们之前预料的一样么,有哪些会比较意外?

杨烁:我觉得他比我更有勇气,是一个特别有担当的人。他能牺牲自我的一切利益保全集体的发展,哪怕自己受委屈,哪怕自己被误会,都会永远想着这一村子的人他们过得好不好。

夏雨:我其实挺爱看网友的吐槽。我看大家这种很有趣的对春晚的评价,我觉得也是很好的对自己的激励吧,说实话大家有的关注的点真的跟我们想的还不太一样,但有些也是在之前的预想当中的。比如,我今天看到网上大家对《最好的舞台》这个节目的反响非常好,这个节目是黄渤、陈伟霆、张艺兴这三位演员共同完成的。当时设计的时候呢,我们对它的预期就是希望它能够成为春晚的舞台上的一个亮点,通过这三个演员非常非常的敬业和努力,我觉得实现了最终的效果。在这儿不得不说我觉得黄渤真的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演员,也是一个非常敬业的导演。在这个节目当中,他自己倾注了很多的心血,我们一起开会,然后讨论从最初的词曲到舞台的呈现,包括到舞蹈动作的设计,他都是全程参与,跟我们的编导一起在开会。伟霆和艺兴也是一有好的想法,马上就沟通,最终通过大家的努力把这个节目呈现在了这个舞台上,我看到网上的评论我自己就挺开心的,这个跟我们之前的预期基本上是完全一样的。

广州日报全媒体:你以前也演过很多霸气的角色,这次创作上难点在什么地方?

关于王菲的手套,这个点真的特别出乎我自己意料的一个地方,没想到网友的关注点真的挺不一样,但反正也觉得大家说的挺好玩。

杨烁:我去现场第一天,孔笙导演说,“杨烁不许演,把最真挚的情感交代给观众”,导演经常跟我们强调一句话:细节,涓滴汇成河,千万不能丢了细节。我们这个戏到最后最能打动观众的就是我们能还原多少本真的东西,所有最真实的要传递给观众,一些群戏我们都是找当地人拍的,真的就是跟当年活生生的一样。

北京晨报:最初是如何想到邀请王菲和那英再度合唱的?有什么幕后好玩的趣事?

广州日报全媒体:跟另外两位男主角王凯、董子健合作的感觉怎么样?

夏雨:今年请到王菲跟那英,怎么讲呢,可能就是一个关于春晚的情怀而产生的创意吧,因为她们第一次登台是1998年,我们就希望今年抓一个这样的节目,于是想到了《相约98》二十年之后再度联手,两个天后再次登台。有了这个想法之后就开始跟她们两边儿进行积极的沟通。

杨烁:我跟王凯私底下交情就特别好。子健是我师弟,他是一个特别可爱的孩子,经常跑到我房间里面讨论角色,是特别认真的一个孩子。他之前一直拍电影,电影没有这么大量的台词,他特别崩溃地问我师哥你怎么记住这些台词。我说不要记,只要理解了就好,我说我剧本都不看,我只看小说。

我们三方一拍即合之后,大家就迅速行动起来,在这个节目当中,真的我觉得要感谢所有的演员,那姐也是在整个词曲创作上付出了很多的努力,大家看到字幕就知道这首歌的作词其实是那英跟王菲两个人的,就是她们两个人碰撞出来的。

北京晨报:开场歌舞安吉、小鱼儿很抢镜,今天还上了热搜,彩排时他们表现如何?有没有担心直播时不可控?

夏雨:其实并不会担心他们直播的时候不可控,因为觉得两个小孩儿一看就是家教很好的,其实在每次排练的时候,尤其是安吉特别特别的认真。然后经常拍他弟弟提醒弟弟,这个要注意啊,然后到自己的词儿的时候特别认真的在记,真的是特别特别可爱的孩子,我觉得今年他们这个一家四口也是给春晚的这个开场的节目里增添了很多的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