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近日媒体报道,中贸圣佳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将在6月拍卖一批藏品,其中包括66封钱钟书书信和《也是集》手稿,12封杨绛书信和《干校六记》手稿,6封钱瑗书信等。钱钟书的书信主要是上世纪80年代与时任香港《广角镜》杂志社总编辑李国强的书信往来,涉及不少对历史和学人的评判。杨绛先生得知拍卖消息后,颇感吃惊,她立即致电香港的李国强,这件事情非常不妥。

在刚刚结束的中国嘉德2013秋拍上,名人书札拍卖表现突出,彰显出潜在的爆发力,堪称弱市中的一道彩虹。“笔墨文章――信札写本”专场中,鲁迅致陶亢德信札,一通1页,估价180万至220万元,最终以655.5万元成交,这是继今春其《古小说钩沈》手稿以690万元拍卖成交后的第二高价,乃“一字万金”。此信经多次出版著录,为鲁迅先生于1934年6月8日写给《宇宙风》杂志编辑陶亢德的,信中阐述了作者关于学习日语的一些建议和看法。鲁迅先生曾留学日本,精通日语、德语,这篇短文对后学者具有很强的指导和参考作用。陈独秀致陶亢德书札,二通2页,以230万元成交。这是1937年11月陈独秀出狱后,写给陶亢德的书信,信中谈及应陶亢德之邀撰写《实庵自传》的事。李大钊致吴若男书札,钢笔书写,一通7页,估价150万至180万元,最后以414万元成交。此封信为李大钊旅居上海期间,写给章士钊的妻子吴若男的,信中介绍了《早期教育与天才》这部著作,同时表明自己赞同早期教育的作用,认为早教无害于健康,并希望吴若男能“把自己的家庭中的教育经验写出来”。李大钊的书信市场上极为少见,特别是内容丰富、结构完整的手书真迹就更为难得。钢笔信拍得如此高价,说明相比毛笔书法而言,买家更注重书者的名气和信的实际内容。

在多家拍卖公司的2014年春拍中,中外名人手迹均备受买家追捧;而近两年最受关注的名人书札,莫过于2010年北京某拍卖公司秋拍中以3.08亿元天价成交的王羲之《平安帖》;近日在一家拍卖公司的春拍预展中,一批以“周作人致郑子瑜84通”书札为主体的郑子瑜旧藏名人手札也备受瞩目。

近年来书札收藏屡创高价,如在今年,黄宾虹致陈柱信札十八通在中国嘉德春拍上以55万元高价成交;上海嘉泰拍卖有限公司春季拍卖会上,记录了徐悲鸿与王少陵一段友谊的信札(附实寄封,一函13开),估价25万至30万元,并最终以高出估价近一倍的价格56.1万元成交。但专家认为,书札特殊的历史意义和文化内涵决定了它的价值,它不止这个价儿。
国外名人书信的国际拍卖价相当高。1994年,丘吉尔的7封情书,在伦敦佳士得拍了7.68万英镑;1995年,尼克松总统的辞职信,在伦敦苏富比拍了8.28万美元;1993年,列宁给俄社会民主党的信,拍了4200英镑;1991年,哥伦布描写发现美洲大陆的信,拍出了44万美元。从中我们不难看出,信札行情国外高于国内,名人书信是收藏中的珍品。
书札进入拍卖市场时间较早,最近两三年藏家和市场对其的重视是越来越高。2002年,一组“钱镜塘藏历代名人尺牍书札”收有明永乐至崇祯年间重要历史人物400余人的书信,以990万元创历年古籍拍卖单项成交最高记录;2003年中国嘉德拍卖会上,孙中山遗墨——致叶恭绰信札四通,以111.1万元成交;
2004年,曾在上世纪30年代闹得沸沸扬扬的徐悲鸿“婚变”事件的见证物——徐在报上刊登与妻子脱离同居关系启事前后的两封悲情书信,以5万元起拍,经过近30轮的角逐,最终以23万元成交。
名人信札本身就是很好的收藏品,特别是有历史内容、资料性很强的,如果信纸、信封俱全更好,软笔比硬笔更有价值。许多书信不但本身是书法精品,而且反映了作者的性格、主张等,极具研究价值。作为一个名人书札的收藏家,必须了解书札作者的生平简历,以及相关的历史、文化知识,比如当时历史上发生了什么大事,信札内容是否与作者的学术研究有关,如果把一封名人信札当做书法作品来收藏,放进柜子里,那就失去了书札收藏的意义,它本身的史料价值将永远被埋藏。另外,对所有书札都进行收藏不太现实,收藏者最好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和爱好,确定一个方向,形成专题和系列收藏。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在战火纷飞的年代,一封家书显得尤其珍贵。如今,在收藏市场,名人书札也屡次在拍卖市场上创出价格新高。业内人士表示,名人书札由于兼具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受到收藏界热捧,自身价值也在逐渐回归。

尽管杨绛先生不同意拍卖钱钟书的书信,但是,拍卖方认为名人的东西,只要有价值,我们不太会拒之门外,而且,因为拍卖的委托方对钱钟书的书信拥有处分权利,而拍卖行只对委托人负责,所以,拍卖将如期举行。

另外,在“邮品签名收藏”专场中,毛泽东亲笔致傅宜生(傅作义)、薄一波手递公函封,以655.5万元高价成交,该封为中国革命军事委员会公函封,这也是毛泽东毛笔字迹首次上拍,独一无二,弥足珍贵。而早已在国际市场上形成气候的外国名人书札虽无书法欣赏价值,但仍受到中国藏家的广泛关注和青睐。法国著名作家小仲马致大仲马亲笔信函,以39.1万元成交。全信为法文写成,内容温馨感人,洋溢着深深的父子之情。法国作家维克多・雨果写给某市长的亲笔信函,以27.6万元成交;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的签名照片,以21.85万元成交。名人书札,重在“名人”效

诗云“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如今名人书札,早已是“一字抵万金”。名人写封信,咋就这么贵?

编辑:admin

图片 1

然而,纵观拍卖钱钟书的书札这个事件,却是纠缠和综合了多方利益与价值的冲突和博弈。

综上所举,名人书札的市场行情再次上升到了一个较高的水平。据统计,近5年来,信札手稿、名人手迹的成交价以每年至少30%的涨幅一路攀升,与上拍初期相比,有了长足的进步。名人书札拍卖走过了近20年的价值发现与认同、回归与发展之路。北京、上海等地各大拍卖行纷纷增设名人手迹专场,均取得不俗成绩。在正值文物艺术品市场调整的当下,名人书札的拍卖价格却稳步迈上新台阶,说明收藏家、投资人越来越注重拍品的内在属性,对名人书札的价值有了更为深刻的认识,反映出人们对历史文化传统的尊重,传承和保护意识日益加强。

据不完全统计,最近五年名人书札拍卖价格正以每年30%的幅度攀升,有的名人书札已从原来的一两万元飙升到现在的几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

图片资料

从著作权和拥有权的法律角度来说,名人书札是一种私人物品,属于个人隐私的范围,它是个人在特定的时代、特定的背景下,著作者与亲人、朋友进行情感、思想交流的载体,记录着书札的著作者过去的生活情况、对世事的评价,这些书札适宜于在家人、友人间传阅和交流,而不适于公开、发表,更不适宜被拿到商业的拍场上拍卖、炒作。如果拍卖和炒作这些名人书札,既与名人书札属于个体的、私有的、隐私的性质特征冲突,更不符合享有这些名人书札的著作权人的意愿、生活原则,所以,必然会遭到享有这些名人书札著作权人的不满和反对。杨绛先生说,如果拍卖如期进行,将亲自上法庭维权。

书札在古代是人们沟通情感和交流信息的主要媒介,书札虽小,却能从方寸间窥视历史风云、世间百态,它是致广大而尽精微的艺术“小品”。品读书札,常给人以精神与视觉上的双重享受。西晋陆机有云:“函绵邈于尺素,吐滂沛乎寸心。”一通书札,往往可以折射出时代特征,体现出书者的思想感情和鲜明个性,是书者性情和才情的原始记载,亦可还原事件的本来面目,披露鲜为人知的故事,补史之不足,其书写往往随心所欲、无雕无琢、自然天成。可以说,名人书札具有历史、文化、艺术等多重价值和意义,在文学史和书法史上都占有重要位置,又因其兼具书画、古籍的双重特征和名人本身在历史、文化等方面的影响力与号召力,所以倍受收藏家和投资人的欢迎。

书札,古称尺牍、尺书、尺素、笔札,最通俗的叫法就是书信。每一通名人书札和手稿都是历史孤本,其唯一性决定了收藏价值和市场价值:如果书札能反映作者所在时代的历史,其市场价格会相应提高,如拍出990万元高价的钱镜塘所藏《明代明贤尺牍》;或者,作者书法水准高,其书札的价格也会相应提高,如以299万元拍出的赵孟瞓书札十通。

书札,又称手札、信札,主要指我们今天所说的信件和文稿,还包括日记、便条、随笔、贺词等。

杨绛先生十分钟爱英国诗人蓝德的一句诗,我和谁都不争,和谁争我都不屑。这很好地反映出杨绛先生对待世风俗情的淡然的心境,是她那份文人的傲骨最好的写照。这就是文人心中的纯净,容不下一点是非,要维护着自己心中的原则,所以要对浮躁的是非说不。正是因此,杨绛先生得知拍卖消息后,非常震惊,故立即给在香港的李国强打去电话说我当初给你书稿,只是留作纪念;通信往来是私人之间的事,你为什么要把它们公开?并质疑此次拍卖,我不明白,完全是朋友之间的私人书信,本是最为私密的个人交往,怎么可以公开拍卖?个人隐私、人与人之间的信赖、多年的感情,都可以成为商品去交易吗?表达的正是这样的一种为人处事的鲜明态度。

收藏家、《中国收藏拍卖年鉴》主编张忠义曾在《书札收藏正当其时》一文中谈到:“书札具有真实性、隐秘性、特定性、唯一性和丰富性,同时展现的书法之美、笔法之美、墨法之美、章法之美、文法之美和意境之美,都是其他许多艺术品所无法比拟的。它能使人知人所不知、见人所未见,增长知识、受到启迪、陶冶性情、提高境界,具有独特的历史积淀、学术功能、美学意义和人文价值。”并预言:“待文物艺术品市场经过调整后,必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名人书札的种种潜质,使其有可能在调整后成为带动艺术品市场重新上行的独特板块,未来发展前景十分广阔。”当下文物艺术品市场中名人书札的出色表现印证了他的预言正在实现。

业内专家对名人书札市场饱含期待,认为名人书札上涨有其坚实的市场行情基础和内在逻辑。

据了解,近两年来,在拍卖市场持续低迷的背景下,名人信札收藏却在逐步升温,尤其是晚清至民国时期的名人书札。重庆收藏协会常务副会长唐肇新向记者介绍,“去年我们在成都花600元买了《巴县志》作者向楚的一通信札,在重庆的拍卖会上就拍出了一万多元的成交价。”

我们知道,书信写作常被称之为最温柔的艺术,其亲切细腻仅次于日记,书札信件写作中的极强的个性化的表达、抒情的多姿多彩,以及鲜明的艺术审美化,被人们看作是极好的所谓书翰文学。英国文豪萧伯纳有一句名言,人类只有在纸上才会创造出光荣、美丽、真理、知识、美德和永恒的爱。这句话,很好地诠释了书信在人类生活中尤其是在表达人类情感方面的巨大的作用。

名人书札集政治、学术、人文、艺术性于一身,而能识得“书札之美”的人多数是行家里手,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因此,名人书札拍卖今日之成绩也标志着我国整体收藏水平的提高,市场正逐步走向成熟。但是,我国名人书札的价格与国际行情相比还有很大上升空间。相信在国家政策强有力的支持下,在收藏家、投资人的共同参与和深入研究下,名人书札的综合价值将被越来越多的人发现,其独特魅力也将得到更大程度的发掘。

首先是因为书札具有独特的书法价值。很多古人的书法最好的表现形式就是书札,因为写书札时,作者的状态更自如,更能反映内心的真实想法。目前存世最早的书法作品《平复帖》,就是西晋陆机向朋友问候的平常手札,曾被鉴赏家张伯驹收藏。

而在拍卖市场,名人书札更是频繁突破百万元大关。在中国嘉德2012春季拍卖会上,朱自清的楷书七言诗札以161万元高价成交;赵之谦的信札九通又拍出120.75万元、赵孟頫信札十通以299万元拍出。在刚刚过去的2012年中国嘉德秋拍中,近现代名人书札也受到热捧,周作人撰书《周作人致鲍耀明书札》拍出了442.75万元的高价。

即将拍卖的钱钟书的这些书信都是与香港《广角镜》杂志社总编辑李国强的书信往来。这些书信的文字,钱钟书采用的都是八行笺的形式,用文言书写。八行笺是古代的一种信纸,以竖排的八列为一整张,每页信纸都是八列,从右向左书写。密密麻麻,是钱钟书的书法写作特点。钱钟书的书法既不是周正的楷体,也不是飘逸的行书,更像是带有行书和花楷体的结合。他笔下的文字就像梅花一样,含苞盛放,疏密有致,典雅飘逸,带有钱氏独此一家风格,是相当珍贵的,极具文化价值、学术价值、研究价值和收藏价值,为研究者、爱好者、收藏者所珍爱。

其次,名人书札是解读历史的一把钥匙,产生于不同年代的名人书札,不可避免地印有那个年代的痕迹,尤其有些书札涉及一些社会历史内容,包括重要人物之间的交往故事、重要的历史事件及相关背景等,具有史料价值。

对于名人书札升温原因,唐肇新认为,首先,名人书札往往具有较高的史料价值和学术价值,此外,文稿也体现了文人学者的书法水平,具有一定的欣赏价值;其次,书札往往能透露出名人的内心真实情况以及许多不为人知的内幕消息;再次,书札内容多洒脱随性,从中可以看出作者与对方的交流、性格特点等信息,有些书札中还涉及诸如学术研讨、历史事件的讨论。这些书札都具有唯一性,且保存下来的并不多,书札价格上涨是必然。

文化书札,本身是有自身的内在规律、规则和专有的属性与价值,但在拍卖市场上,名人书札所具有的一切价值,都将在商业市场法则下进行衡量估价,一切以商业利益、资本逻辑为原则,它们的一切规律、规则、属性,将被市场的逻辑和原则所取代,而当文化的力量、文化的需求和文化的属性被消解之后,剩下的则只有赤裸裸的商业文化的特性,由此,个人的隐私、权益、名誉和尊严,不只无从谈起,失去的还有文化的尊严和我们内在价值、原则和道德的追求。

而且,同一名家的书札价格远低于其书画作品的价格,更易为藏家所接受;同时,数量庞大的名人书札也足以构成独立板块,方便建立收藏体系。鉴于此,近年来,不仅普通藏家关注名人书札,一些文博机构、美术馆也开始入藏名人书札。

“在大宗收藏品交易市场持续黯淡的形势下,名人书札类却依然保持坚挺。这也说明了市场对兼具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的书札价值有了更充分的认识,书札的自身价值正在回归。”唐肇新说。

编辑:江兵

针对名人书札的收藏,业内专家建议刚入门者不要把目标定得过大,更不要抱有投机心理,而应根据自己的喜好与实力,建立起自己的收藏方向和体系。比如:以鲁迅、巴金等为代表的近代文人书札;以蔡元培为代表的教育家书札;以孙中山、梁启超等为代表的政治人士书札;或以某一地域、某一时期、某一历史事件为收藏脉络。

“如今,随着电子通讯技术的发展,手写信越来越罕见。名人书札会越来越珍贵,未来的升值空间不可小觑。”书札收藏爱好者刘先生也告诉记者。

收藏建议

书者名气是首选

“书者的名气是收藏书札的首选。”唐肇新建议,对于有兴趣的普通收藏爱好者来说,首先从身边熟悉的人物书札原迹入手,如本地名人、艺术家、学者等在某方面取得一定影响的人物;其次,关注内容,一般来说,重大历史事件或学术探讨等内容比单纯的家书有价值,收藏者可在某一领域建立资料库,自成体系地研究;三是从书札的书写者,或对写信者与收信者之间的关系进行研究,这也能增加书札的内涵及市场价值。

此外,收藏书札还要讲究品相以及是否保存完整,一般要求信封和信函都齐全,无缺页断码等。收藏者还要注意的是,书札的纸质材料等也影响着其收藏价值,并且要警惕伪造的名人书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