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门威胁斯 1

奥门威胁斯 2

奥门威胁斯 3

奥门威胁斯 4

奥门威胁斯,摄影在收藏品的商业利用方面,因为国内版权保护不力和出版市场的变化,实际上藏家很难从中得利。

艺术市场指数观察 当代工笔画:细水长流

在当代中国各种艺术品拍卖当中,中国书画一直是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的晴雨表。尤其近10年中国书画拍卖市场单品成交价格屡创新高,无论是拍品的质量、数量、成交量,还是拍卖公司的数量、举办拍卖会的场次,都呈现几何级增长趋势。2004年是中国书画拍卖市场创造成交纪录最多的一年,有近20件古今字画越过千万元大关,其中超过2000万元大关的有7件。但是进入2008年,这种增势已经放缓,并且出现了一些值得警惕的市场疲软现象。

朱小钧 资深艺术市场研究专家和策划人,长期充实艺术传媒 市场
展览研究和相关活动策划影像艺术包含的范畴较广,有流动影像、图片、新媒体艺术等。

收获 方正

在国内,老照片、纪实摄影、观念摄影三分天下,前两者重在见证社会变迁的历史价值,后者则是以观照和呼应当下文化、技术潮流为主,偏向艺术趣味。和外国稍有不同的是纪实摄影的重要存在,而欧美老照片市场广大。1990年代以来,因为当代艺术市场在全球的兴起,观念摄影在高端艺术市场异军突起,比如德国摄影家古斯基的《99美分II》与《莱茵河II》曾分别拍出334.456万美元、430万美元的高价,贝尔纳弗孔、辛迪舍曼、托马斯鲁夫、杰夫沃等都成为明星艺术家。

当代工笔画在努力求变,在求变中求发展,发展形式多样,写实.多元化.高容纳.新时代等属性无疑都是可以参照的点。在风水轮转的市场节奏的变幻中,当代工笔画似乎已经成为新的焦点之一。

虽然书画并称,不过上面的纪录主要还是画创出的,只有十来件宋元书法曾拍出天价,其中最煊赫的如《砥柱铭》在2010年北京保利国际拍卖公司的春季拍卖会中,经过多达68次叫价,以3.9亿元落槌,加上12%的佣金,总成交价达到了4.368亿元,创造了当时国内中国书法拍卖成交纪录。

健全影像艺术与拍卖市场机制是其发展中的重中之重,或许市场刚刚起步的当代影像,会将星星之火推至燎原之势。

奥门威胁斯 5

以前中国没有摄影市场,甚至不把摄影当作品卖,而是当做新闻、装饰的附属,到1990年代,才逐渐建立了版权的概念,知道了用照片需要付费,之后随着艺术市场的兴起,才发现照片也能当艺术品卖。国内第一次拍卖摄影作品是2003年的嘉德春拍,两张估值仅1000元的上海外滩景观老照片以14.85万元成交。2006年,中国第一次影像拍卖专场由北京华辰拍卖推出,之后陆续有拍卖行、画廊开始做这块市场。

中国的工笔画历史悠久,尤其是唐宋之际,工笔画走向鼎盛,留下许多标榜史册的作品,如《簪花仕女图》、《虢国夫人游春图》等。在元代文人画兴起之后,工笔画逐渐走向边缘。明末以后,随着西洋绘画技法传入中国,中西绘画开始相互借鉴,为中国工笔画融入更多的元素和表现手法。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不过留存到今天的书法藏品多是明清以来到民国和当代的作品,价格总体来说要比绘画低好几个档次。总体来说,这还是个名人书法时代,这或许和很长时间以来书法作品主要是送礼市场消化有关。作为礼品的附加值作者的名气、位置是最重要的,所以,有书协主席、理事之类职务的书家作品价格就高,一旦退下来,价格就降低。

从1980年代中后期至今,中国影像艺术的发展已有30多年的历史,大致可分为纪录、叙事和互动三个方向。?纪录片类影像艺术,如汪建伟的作品《生活在别处》。1990年代中后期,作为对标准的录像艺术的反思,叙事性被作为一种因素提出来,比如杨福东将影像艺术当做故事片来拍。作品《陌生天堂》和之后的《竹林七贤》优美而伤感,以古典文人气质与现代场景对接,模糊了历史感与现实性,拓宽了影像叙事的方式。1990年代末,由录像短片和录像装置所组成的录像艺术的概念已远远不能概括影像艺术丰富的实践,而更富包容性的新媒体艺术创作慢慢拉开序幕。

HELLO,北京 王冠军

比起国画、油画的大市场,摄影作品不折不扣是个小众市场,拍卖专场主要是北京华辰坚持在做,涉及的画廊也屈指可数,有北京的百年印象艺术画廊、映艺术中心、大河画廊、亦安画廊、上海的鲲鲤国际影廊、M97画廊、800艺术园区摄影画廊、IFA画廊、红寨画廊、YK艺术空间等,当然少数大画廊也做摄影的展览,如佩斯做杉本博司等。

纵观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中国书画一直是拍卖场上的宠儿,而工笔花鸟相对于水墨画和文人画,其市场价格普遍偏低。但随着近现代书画在拍卖市场的崛起,艺术品市场各大板块的全面开花,工笔画开始被收藏家和投资者所青睐,具体表现为工笔作品不仅成交率颇高,而且价格稳中有升。

目前,很多人买书法不是客观地去看书法本身的艺术价值,而是冲着书家的名人效应。如艺术大师板块的怀素、赵孟頫等古代大师的作品,帝后板块以清代康熙、乾隆、嘉庆、宣统为多,民国板块则包括孙中山、弘一法师、于右任等人的作品,当代板块指当代最有名的书法家作品,主要有沈尹默、林散之、启功、欧阳中石等。其他当代书法家的作品市场价格几千元几万元左右而已。

2000年以来,影像艺术更多元化,运用计算机新技术等后期处理,录像艺术的概念与数字媒体的交融应运而生。互动性和体验性是当代影像艺术的显著特征,受众的体验和参与,最终凝结成新的视觉艺术。新一代的影像艺术家,如吴俊勇等人运用新的MTV式的动画来创作作品,表现人背离普遍价值时的荒诞;马文将影像艺术与传统美学的精致性和体验感结合起来,创作出有行云流水之感的影像;还有不断地从电子游戏和音乐中摄取灵感,进行创作的冯梦波,2010年,他的史诗般的大型电子游戏装置《长征:重启》为MoMA收藏,并在纽约PS1举办个展,同年新作《不太晚》亦在VA美术馆的支持下完成并巡展。

近期,本报集中刊发了探讨中国美术“走出去”得失与策略的文章,而传统艺术形式如何“走出去”,一直以来都是一个难题。当代性转换或许是破解这道题的关键。拥有千年历史的工笔画几经沉阁,在最近20多年重新获得了生机,而这种传统的绘画方式如何具有当代性,并成为全球化时代可以“走出去”的艺术样式,值得深入探讨。

就市价而言,十年前中国摄影家的重要作品的价格也不过几百美元,当时几乎没有国内的摄影市场,主要是海外藏家和关注摄影的国外艺术、商业机构在买,国内则只有广东美术馆等极少数公私机构有所购藏。到现在,稍微知名的摄影作品价格已经成千上万乃是十几万元,出现了一些持续的收藏家。

2005年以来,中国内地春秋两季大拍中,不少拍卖公司相继推出当代水墨专场或专题,身属其中的工笔画所占比重连年增长。2005年上海保利拍卖会上,何家英的代表性作品《四季美人图》就斩获了363万元的高价。相比写意国画的高价,当代工笔画还有很大的市场空间。

虽然改革开放以来,书法热一直长盛不衰,当代书法在艺术创作、社会认识度等方面都处在一个较高水平,但尚没有跳出易于忽视、投资价值洼地的处境。主要原因恐怕还是书法比起更为具象、装饰性强的绘画来,它的抽象性决定了它欣赏门槛高、不易被更多人欣赏,所以,收藏书法的群体远远小于收藏绘画的群体。伴随近些年艺术品市场整体动荡的外在因素以及当代书法持续走热的内在因素,目前各拍卖公司争夺旧有拍卖品种的资源已趋白热化,并且普遍遇到瓶颈,这无疑为当代书法市场的崛起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新契机,必然使当代书法获得更多的关注与收藏。这,已经可以看出一些苗头,比如有人开始系列化、专题性的收藏,拍卖公司也开始注意。

影像,作为记录世界独一无二的艺术形式,在西方已发展成为仅次于油画、雕塑之后的第三类流通的艺术品,占整个艺术品交易比重的7%。不过,在国内艺术品市场,影像作品相比绘画,只能说是小步慢走了。2003年嘉德春拍中,第一次出现摄影作品,两张估值仅1000元的上海外滩景色长卷和英美舰船行驶在黄浦江上的老照片,最后以14.85万元成交。2006年,中国第一次影像拍卖专场由北京华辰拍卖推出。其中,2004年之前在北京的画廊展出时标价600美元的《希望工程-大眼睛》,拍出了30.8万元的高价。

宋元以后,中国画走上了一条“非绘画化”的道路,其表现为用书法的、哲学的、文学的、趣味的追求消解了中国绘画的语言本体。这样的趋势,伴随了整个中国封建社会的衰落过程。在这样的趋势下,具有“绘画性”的工笔画就一直被边缘化。

前几年国内当代艺术市场大热,卖得较好的观念摄影家的作品要比纪实摄影家贵,这让部分纪实摄影家不服,但市场偏好如此,也是没办法的事。如今当代艺术市道不好,反倒是纪实性的作品和老照片逐渐在市场上占了上风。毕竟喜欢的人更多一些,选择面也更大。比如拍摄文革题材的李振盛、翁乃强的文革系列的精品,解海龙的《大眼睛》都要十万元以上,其他有十几个摄影家的作品也都上万元了。而观念摄影家卖得好的也在十万元左右。

改革开放之后,涌现一批主张推陈出新,力求变革工笔画图示和技巧方面的当代工笔名家,如江宏伟、何家英、唐勇力、喻继高、田黎明等,使当代工笔画在新的时代生机焕发。尤其是近些年,工笔画呈现出复兴之势。当代工笔画在努力求变,在求变中求发展,发展形式多样,写实、多元化、高容纳、新时代等属性无疑都是可以参照的点。在风水轮流转的市场节奏的变幻中,当代工笔画似乎已经成为新的焦点之一。

其实,如今这个电脑时代,书法艺术其实有其稀缺性和趣味性,这是一种中国特有的艺术。透过当代书法,可以观察传统的审美观念如何继续和对当代社会情况作出的回应。

继2006年华辰推出影像专场之后,嘉德、诚轩等大拍卖公司紧随其后。但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除了至今坚持推出影像专场的北京华辰,其他拍卖公司已陆续退出该领域。从2011年开始,影像艺术进入了继续发展的一年。10月19日,拍摄于1860年代北京的原版蛋白照片,最终以48000美元落槌,加上20%佣金,成交价高达57600美元,创出了多年来19世纪中国老照片拍卖的价格新高。国内市场同样异常火爆,2011华辰影像秋拍的总成交额达到了750万元人民币,全年总交易额也首次超过了1000万元人民币,交易额的增长率超过100%。其中,被视为民国影星中的代表人物周璇最完整影像记录的周璇:影像中的人生(1957张)专题以218.5万元成交,创出了国内影像拍卖市场单个标的价格新高。2012大理国际摄影节上,摄影艺术品的交易量达到了400多幅,成交总额估计达到了400多万元。

工笔画的复兴是在上个世纪80年代以后。在当时,工笔画与新文人画以回归本土文化的姿态,反拨着“新潮美术”。虽然工笔画与新文人画采取了不同的文化策略,但它们是上世纪80年代后期回归传统的艺术思潮中的两种实践形式。而历史的复杂性却体现在,在当时,站在这一思潮潮头的是新文人画;而今天,真正获得发展的却是当代工笔。也许,新文人画亦如它的率简,其来也快,其去也快;当代工笔亦如它的工细,其形成也缓,其持续也长。而它们之间的本质区别其实在于,与新文人画不同,当代工笔以正面的、建设的、积极的姿态介入到当代文化之中,它是当今这样一个民族昌盛时代阳光的、向上的、健康的文化心态的艺术呈现。

总体而言,摄影市场相比国画、油画还是缺乏流动性,市场规模还是太小,流转率低。在收藏品的商业利用方面,因为国内版权保护不力和出版市场的变化,实际上藏家很难从中得利,估计还是得看未来收藏投资市场如何扩展和变化了。

相比写意绘画的随意泼洒,工笔画更为严格和清晰,也有着不小的接受群体。

编辑:江兵

在当今这个手机拍照、数码影像、宽带互联网的写图时代,阳春白雪、曲高和寡的当代影像艺术开始逐渐步入艺术市场。眼下,健全影像艺术与拍卖市场机制是其发展中的重中之重,或许市场刚刚起步的当代影像,会将星星之火推至燎原之势。

上世纪90年代后期以后,新文人画的热潮便渐渐退去,而当代工笔则渐趋繁盛直到如今。在中国当代美术的所有体裁中,大概只有工笔的兴起、繁盛与当代中国的崛起、强大的时间完全重合。我们决不能忽略这一历史“巧合”!因为,这一“巧合”已经决定并正在决定着,什么样的艺术才真正体现了中国艺术的“当代性”,进而,它也即将决定着,什么样的艺术才是真正合法的中国“当代艺术”。

编辑:江兵

目前,不少画廊、拍卖行都开始关注这一小块市场,工笔艺术家上拍作品数量、作品成交价格也都出现倍增态势。

编辑:江兵

我们现在所使用的“当代艺术”是一个被动接受的概念,我们所谓的“当代艺术”实际上是被西方“当代”了的一种艺术形态。

2011年秋拍,中国嘉德推出的中国当代书画专场中,何家英的一幅创作于2008年的《澳门女学生》取得了575万元的好成绩;嘉德四季第27期拍卖中,一幅估价仅48万元至88万元的《淑女像》镜心,最终拍出了759万元的高价。2012年春拍以及随后的秋拍专场计划中,都已经有了专场拍卖,保利、嘉德、北京亚洲荣海国际这些大拍卖行已经开始预热工笔专场,2012年9月HIHEY.COM在线也增设了工笔画拍卖专场,其中包括70年代、80年代不同年代的工笔艺术家的代表作品,在线作品总额达30万元。

“当代”的拉丁文词根是“时间”之义,当它与某一词结合在一起,便使那个词具有了与那一事件的同时代性,从而也表明着事件与时代的密切结构关系,即某一事件被结构在当时的历史文化之中,它被这一文化塑造,同时它又对这个文化产生影响。这一事件在与其同时代文化关系中的结构属性,也便是“当代性”。从这个意义上说,每一个国家都有生成于自己的当代文化中的“当代艺术”,即:反映着当代文化的时代进程,体现着当代文化的时代精神,适应着当代的视觉审美,贯穿着当代的思维与意识,凝聚着当代的感受与情感的艺术创造形式。

中国工笔画的热拍,体现了收藏家与投资者对国画的钟情和对中国文化的喜爱。2012年概念超越2012新工笔文献展在中国美术馆隆重开幕。新工笔文献展的举办,意味着中国工笔画的地位呈逐渐回升之势,中国画领域中的新工笔现象已经成为新时期中国画发展、变革的重要现象,得到学术及市场的双重认可。其中,60后艺术家徐累,70后、80后的徐华翎、曾健勇、郝量等人的作品也颇受关注。

而在国际文化竞争中,“当代艺术”合法性的界定,又是一个不同国家间的文化角力过程。不得不承认的是,在以往的这种文化角力过程中,我们一直是在按照西方的砝码而调整着自身当代性的量与质,从而,我们的“当代艺术”也就不是直接与自己的当代现实来对接,而是续写着自上个世纪60年代以来装置、观念、影像等形态的西方艺术史。在架上绘画样态的“当代艺术”中,也就是以油画的形式,通过政治波普、玩世现实主义等来为西方一些国家的意识形态做注脚,因此,这样的“当代艺术”就主要以点子或想法的新奇怪异来取胜。

2013年底,中国工笔画学会、中国美术馆等还要推出第九届中国工笔画大展,相信还会涌现一批工笔画新艺术家。

当代工笔与它们不同。当代工笔在注重精神创造的同时,更是关注语言本体的,它是让中国画重新具有“绘画性”的,它是积极建构中国绘画的当代形态的。如果说文人画,是用对于“形似”的摈弃而消解了中国画的造型价值,用“画道之中,水墨最为上”消解了中国画的色彩价值,用“无法”消解了中国画的技巧价值,用对“道-器”关系中“器”的贬低而消解了中国画的材质价值,从而它最终将中国画的“绘画性”消解殆尽,那么,当代工笔则以强烈的色彩意识、制作意识、形式意识、媒材意识及技巧意识,以及相应的艺术实践,来重新建构起中国画的“绘画性”。

编辑:陈荷梅

中国艺术的当代性不应该是为了满足西方的想象而塑造出的,而应该是中国当代文化自身独特性的直接呈现。“消极的”、“批判的”、“颓废的”等等,只是我们被动接受的中国“当代艺术”的“当代性”。而当我们真正地回到中国当代现实,回到我们自身的文化逻辑与艺术逻辑的合理进程中来考察,就可发现,积极、正面的建设性,可能才是中国当代自身文化语境下的“当代性”。从这个意义上讲,具有正面建设性的当代工笔最有资格担当这一“当代性”的艺术代言者。

自宋代以来工笔画的边缘化,根本上不是出于艺术本体的原因,而是出于社会文化的原因;当代工笔的复兴,也同样主要是根源于社会文化原因,因为,我们迎来了如同盛唐一样的民族文化繁盛时期。在这样一个昂扬、向上的文化气候下,当代中国绘画必将迎来一个以阳光、健康、积极为主色调的“工笔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