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于魁智和老搭档李胜素等京剧名家来到深圳,为票友奉上了《满江红》和《柳荫记》两部复排的经典剧目。这是国家京剧院今年”推陈出新”的优秀剧目展演五部大戏中的两部。然而连同《杨门女将》和《大闹天宫》,其中四部都是复排的老戏,只有一出《曙色紫禁城》是新编的历史戏。

图片 1

题记:这是一篇读书笔记,我写在2018年的第一篇读书笔记。

今年秋季学期开学,学生们是真的拿到“新课本”了。从今年9月1日起,全国所有的小学及初中开始使用教育部统一编制的义务教育道德与法治、语文、历史教材。据悉,此次教材的改编做了一次很大的调整,换掉了约40%的课文,文言文及古诗词比例大幅提升。对于这次教材的新变化,网络上也引起了很大的讨论。下面就让我们看下专家是如何解读这次教材的新变化。

《春天》缘起

就在于魁智率团来深演出的前夕,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审议通过将中国申报项目京剧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京剧申遗成功。这对京剧界来说,无疑是机遇也是挑战。面对京剧“申遗”的成功,作为当今京剧的“国家队”,到底是传承还是创新,究竟是回归还是跨越?对此,本报记者对京剧“第一老生”,同时也是国家京剧院副院长的于魁智进行了专访。

阿列什尼科夫 女艺术家肖像 11497cm 1983年梅尔尼科夫 傍晚 6070cm
2000年俄罗斯因有着特殊的地理位置和社会环境,油画艺术兼有东西方的文化色彩和鲜明的现实主义绘画理念,深沉厚重中透着浓浓的理想主义情怀。在这块神秘而充满民族风情的土地上,孕育了众多艺术巨匠。他们以深邃的艺术构思、精湛的绘画技巧构筑了俄罗斯绘画艺术的辉煌。近日,由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油画院、中俄油画协会主办的俄罗斯油画名家艺术作品展在中国油画院美术馆展出。在油画艺术领域,俄罗斯与中国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尤其在那段难忘而特殊的历史时期,建立了兄弟般的深厚情谊和深层次的艺术交流。至今仍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中国油画,如列宾、苏里科夫、谢洛夫、列维坦、希施金、费欣等。特别需指出的是马克西莫夫、梅尔尼科夫这两位杰出的油画家和教育家,为中国培养了詹建俊、靳尚谊、全山石、苏高礼、李天祥、李骏、侯一民、林岗、何孔德等中国现代油画大家。为了进一步了解当代俄罗斯绘画艺术,促进中俄文化艺术交流,导引中国油画艺术从业者探寻中国近代油画之源,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油画院特举办俄罗斯油画名家艺术作品展。此次展览汇聚了俄罗斯现实主义时期和上世纪苏联艺术鼎盛时期的100余幅优秀油画、素描作品,涵盖风景画、人物画和静物等题材,创作年代跨越120余年,有19世纪俄罗斯巡回画派重要代表人物列宾,以及费欣、莫伊谢延科、阿列什尼科夫、乌加洛夫、珐明、约干松、叶烈梅耶夫、梅尔尼科夫、特卡乔夫、普拉斯托夫、马克西莫夫、列赫特、巴德利亚斯基、萨卡洛夫、鲁德涅夫、别西科夫、戈留塔等20余位俄罗斯著名油画家。展览作品既富有民族传统底蕴,又洋溢着时代气息。无论是意境深幽的自然景色,还是朴素真切的人物肖像,都能让我们从中感受到俄罗斯高超的绘画水平,以及俄罗斯的民族风情和不同时期的社会人文风貌。同时也能感受到俄罗斯艺术家对自己国家和民族的深深眷恋和执着的热爱之情。伊里亚叶菲莫维奇列宾(1844年-1930年)是19世纪后期伟大的俄国批判现实主义画家,巡回展览画派重要代表人物。列宾在充分观察和深刻理解生活的基础上,以其丰富、鲜明的艺术语言创作了大量的历史画、肖像画,他的画作如此之多、展示当时俄罗斯社会生活如此广阔和全面,是任何一个画家都无法与之比拟的。列宾喜欢用轻松、欢快的笔调描绘自己的亲人和朋友,实际上是一种类似风俗画的肖像画。他把肖像画称作最有现实意义的绘画体裁。尼古拉费欣(1881-1955)的画色彩明快、明暗对比响亮,表现力强。他在选材和构思上,喜欢从平凡生活中直接取材,追求自然与真实,纯正与鲜明;探索与当时盛行的印象主义不同的一种表现手法,着重带装饰意味的,结构独特的发挥油画特有性能的艺术语言和表现技巧。维克多米哈伊洛维奇阿列什尼科夫(1904-1987)不仅是一位优秀的绘画大师,也是一位非常伟大的老师。乌加洛夫、梅尔尼科夫、珐明、列赫特、彼缅诺夫都曾经是他的学生。担任列宾美术学院院长,任期长达25年。他是艺术科学院院士、劳动红旗奖章及人民艺术家称号获得者,并被授予列宁勋章。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油画院院长杨飞云表示,这次展览能够顺利举办,是中俄两国各方面人士努力的结果。希望通过展览能为艺术家们深入研究架上绘画带来启发。

图片 2

书籍封面

“部编本”语文教材筹划已久

《春天》1881年由马奈创作完成,历史学家安东尼.普鲁斯特委托马奈创作,作为马奈朋友的普鲁斯特建议其以四季为主题,马奈创作完成《春天》后就紧接着《秋天》的创作,1883年马奈去世,可惜四季系列只完成了两季。《秋天》现藏于法国南锡美术博物馆。

每年都会亮相春晚的于魁智出生于沈阳一个普通工人家庭,母亲是音乐教师,父亲是八级钳工。自小受到母亲的启发,加上先天嗓音条件,于魁智10岁起便开始学习京剧。1978年,17岁的他站了十多个小时的火车到北京投考中国戏曲学院,终以优异成绩成为中国戏曲学院当年表演系仅招收的两名老生学员之一。他先宗“杨派”,同时兼习多出文武老生传统戏,毕业后即进入国家京剧院一团至今。

编辑:徐啸岚

书目信息:

《如何有效阅读一本书——超实用笔记读书法》

【日】奥野宣之 著  张晶晶 译

语文教材改革并非临时起意,而是筹划已久,“大有来头”。2012年3月“部编本”教材编写启动,历时5年多完成,由于是教育部直接领导编写,因此业界称为“部编本”教材。教材编写前后从全国调集五六十位专家、学者、作家、教研员、老师和编辑,组成编写组,经过三十多轮评审,几百名特级教师的审读,以及多个省市几十所学校的试教最终面世。

《春天》画中人:珍.迪马茜

今年3月,于魁智刚被任命为国家京剧院副院长兼艺术指导,不过据说迄今为止,他去自己办公室的次数还不过十次。他说自己现在完全没有业余生活,每天就只有一个字:戏。“我毕竟是个演员,排练场才是我最该去的地方。”然而于魁智又不止把自己定位为一个演员,“我肩负着承上启下的重任,要用严谨的创作态度重塑国家京剧院的形象。”

阅读时间:

2017.12.(具体日子记不得了)

图片 3

《春天》画中人珍.迪马茜是法国极度受欢迎的著名喜剧演员,她不仅是马奈的灵感源泉,还是艺术家雷诺阿与摄影师纳达心中的缪斯。丰厚的嘴唇是珍.迪马茜的特征,她也以神秘见称,外人从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对于这么美的一个现代女性,多情的马奈是否与她交往过,现在已经不得而知。

京剧的艺术风格是不能走样的

解决问题:

利用读书笔记——让读过的书融入你的身心,变成你的无形财富


变化一:传统文化“润物细无声”

画里珍.迪马茜的着装代表着当年闻名遐迩的巴黎时尚,这些是马奈四处精桃细选出来的,他一心琢磨着哪款帽子适合珍.迪马茜,哪类型皮手套、大衣能体现出画面最美的气息…这些细节足以体现马奈敏感的时尚触觉。

记者:国家京剧院此次共推出五部戏,但除《曙色紫禁城》外,其他四部都是老戏的复排。

1

感谢老白的赠书,所以,无论如何我都想用此书的书评作为2018读书的开端,更何况这本书是我真正意义上全部读完的第一本日本人写的书。不用怀疑,是的,我对霓虹国的人怀有偏见,除了小时后看过的漫画以外,包括举世闻名的宫崎骏爷爷的动画片,对不起,一部都没看到过影评人的高度。

好在这本书的译者翻译水平确实不错,忠于原文的同时基本语句逻辑也都符合中国人的读字习惯,所以我还算看得进去。更何况,这本书本就是一本读书的工具书,将本书的这些感想记录下来,也是对本书的实践了。

新编的语文教材采取“语文素养”和“人文精神”两条线索相结合的方式编排教材内容。“语文素养”重在听、说、读、写基本知识和能力,“人文精神”重在选文的思想性,发挥语文学科独特的育人价值,以文化人。

画中珍.迪马茜散发出一种现代城市化女性自信,或许在马奈心中,珍迪马茜就是现代女性的象征。当她悠闲散步时,总是吸引又抗拒着旁人的目光,马奈将迷人而自信的形象塑造为春天,这一意义与春天这一意象相互呼应,百年来让不少观者陶醉。她自由奔放,持伞犹如步兵手勤机枪或是城市当中的花蝴蝶,当年的艺术评论家曾如此形容。

于魁智:因为国家京剧院的风格就是忠于传统。其他四部都是在传统的基础上进行加工整理。比如《满江红》连群众演员的衣服都是重新制作的。早在上世纪四五十年代,观众欣赏京剧是闭着眼睛听的,有板有眼、有滋有味就行。现在的年轻观众不单要好听,还要好看,要色彩斑斓。京剧的发展不仅需要京剧专业团队的继承与接替,更重要的是观众也能够接纳。

2

包括前言和附录在内,全书一共分为了七个部分,每章都有自己的核心内容,但文字描述却并不是可以完全区分开的,有部分交叉信息。因此我在看书时即可做的幕布笔记和文中划线时,本想跳过某些章节,可还是因为多年“逐字”读的习惯,仍旧让自己草草翻阅了。不过,这也恰好契合了本书作者读书的一个观点——完整通读一本书,领略作者全部的思想,然后再去其“糟粕”取其精华。(注:没有对作者不敬的意思,这里的“糟粕”主要想要表达的是,读者自己——也就是现在正在读书的我觉得没用的部分,比如附录中列出的26款实用文具)

不知何时,养成了读前言的习惯,觉得这部分比目录更像是一本书的灵魂总纲。也正是从前言中,我了解了本书的重点就是要教会你如何做读书笔记。虽说许多做笔记的方法从小就学过,可在上学期间所读的书所做的笔记,基本都是“为老师”而做的,并没有真正根据自己的目的去读什么经典著作(我的阅读基本都贡献给没什么营养的成人童话了)。现如今,真的要“为自己”读书,适时重温一下如何做阅读笔记确实有这个必要。

古语有云:“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部编本”教材注重落实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语文教材所选古诗文数量有所增加,体裁多样。

在马奈著名的《女神游乐厅酒吧》中,我们也可以见到珍.迪马茜的身影,画家像孩童般将她藏在作品的背景里,虽然并没有详细描绘珍.迪马茜的五官,但标志性的穿着还是被眼尖的后世评论家辨认了出来。1882年,《春天》与《女神游乐厅酒吧》一同在沙龙展出后广受好评,并且官方授予他荣誉团勋章。此后两幅画作成为绘画史上的名作,而《春天》更是成为首幅有彩色复本的画作。

记者:此次复排《满江红》,约有70%的是重新改编,内容和表演都有什么变化?

3

在本书中,强调的读书笔记包括万象,从选书购买到你自己的想法,从初次选书时触动你的理由或书评或与书相遇的时间地点要素(比如旅途中的购书小票、卡片),到你未来再次捧书重读时要做的记录都包含其中。相当于为你所读的书做了一份专属你自己的“书籍生平”——在一本书的记录中囊括随想、购书清单、剪报以及你个人的读书笔记。

尤其特别强调读书的目的是为了自用,必须要能消化书中的信息变为己用,能够把书本知识转化为一种可以随时调用的工具。

这些窍门和技巧都是作者运用多年的个人习惯,跟大家和盘托出,这一点和我在我的公众号里写的东西比较类似。因为坚持非自用不推荐,而且之所以忍到现在才开始写也确实是因为自己已经积累了十几年的保养和育儿经验,且被身边人广泛认可,所以,我所写的也都是我运用多年的窍门和技巧。如果能被你学了去,那就是你的了!我想,本书的作者也是这么想的吧。

所以,他也特别强调,做读书笔记这件事情要坚持,而且只有落笔写下的才能在记忆里留存的更久。作者甚至鼓励手抄书。他说:

即使抄完全书也不一定能记住全部内容,但某段文章/某个词/作者的语气和思想等等,都会随着抄写时的身体感觉被深深地刻印在头脑和身体里面。

深以为是。想想上学的时候,为了写作文抄下了那么多的名言警句,读了那么多的书。没有记下来的,即使有感动有崇拜,敬仰多年渴望效仿(比如刘墉先生的文笔),可是文字里却丝毫沾不上一点作者的仙气。反倒是八股作文真正的信手捏来。

小学有古诗文129篇,初中有132篇,其中以古诗词为主,如《木兰诗》《悯农》《游子吟》《出塞》《过零丁洋》《示儿》,还有一些文言文,如《愚公移山》《<论语>十二章》《<孟子>二章》《出师表》《少年中国说》;增设专题栏目,安排了楹联、成语、谚语、歇后语、蒙学读物等传统文化内容,使学生在积累语言的同时,受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熏陶。

辗转多人 今秋6512万美元成交创高价

于魁智:岳飞是39岁牺牲的,而在10年前,也就是京剧前辈李少春先生主演《满江红》39年后,39岁的我和国家京剧院把这部戏进行复排,搬上京剧舞台。今年我们又把85岁高龄的原编剧之一吕瑞明先生请出来,五易其稿,进行修改。旧版本中,岳飞和岳夫人的戏份都不多,“风波亭就义”后就没戏了,只有“牛皋扯旨”。现在我们把“牛皋扯旨”去掉,加上岳飞和岳夫人“庐山分别”等戏份。全戏里面有民族情、夫妻情、战友情、兄弟情;从情节上更丰富、更合理、更符合现代人的欣赏趣味,同时对现实也有很深的教育意义。在音乐唱腔上,除保留两个老唱段之外,其他基本上都是新唱段。但这样的重新设计,还是要沿袭李少春、袁世海、杜近芳先生几位艺术大师创立的《满江红》风格,因为艺术风格是不能走样的。

4

本书2016年6月首次发行,到2017年9月已经加印了11次,其流行程度可窥一斑。然而,从拿起书那一刻起,我仍旧感觉自己随着作者向前穿越了至少20年,毕竟读书笔记这种事情——即使这两年读书的风气盛行了起来——这么做的人也毕竟仍然是少数。

作者在书里所讲的读书笔记,除电子版索引以外,其余部分都是手稿形式。这与现代人的读书习惯已经大不相同,现代人更习惯用电子文档代替手写稿。这样做的便利就是调阅起来方便,修改也方便,不必预留空行来填写重读感想。许多书评其实也都是电子版的,直接插入一个链接就可以联系起来,好像还有专门的onenote就是来做这件事情的(昨天刚听说,还没开始研究具体用法)。

就拿我自己来说,平时素材收集都随手放进了“有道云”,读书的幕布笔记自然是用“幕布app”来完成的,这篇“读后感”诚如你所见,写在了“简书”。但诚然,我也确实没有制作“电子索引”这样的好习惯,许是看的书还不够多吧。这一点,确实需要积累。尤其是电子版的东西那么多那么杂,必须要有一个地儿来记录所有的归处,就好像“琅琊榜”之于天下的功能一样。

好了,思维开始跳跃,我知道我再写下去会跑题。苦逼自己良久,总算写下了这一篇文字,其余的,容后整理。

》》》》》》》》THE  END《《《《《《《《

若得喜欢,欢迎关注我的公众号,后台回复【如何有效阅读一本书】获取幕布笔记


微信公众号:双双女人帮(double-nrb)

医学院生理学博士、生命科学院本硕

出国学习两年,跳脱预定生活轨迹,决定做个最真的自己。

感谢你,与我相遇。

教育部教材局局长郑富芝说:“通过加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教育,通过我们的教材,让广大青少年从小就打好”中国底色”,要使我们的孩子做堂堂正正的中国人。”

《春天》后来归委托人安东尼.普鲁斯特所有,再由歌手、著名马奈藏家尚.巴蒂斯特.福莱购入。而美国商业大亨奥利华.佩恩上校于1909年购得此画。佩恩上校作风神秘,但其才华横溢,这位美国内战英雄得到导师海梅儿的指导,建立起首屈一指的艺术珍藏,而《春天》一直由其家族收藏至今,曾借于华盛顿国家美术馆展出二十余年,是马奈传世沙龙画作中唯一仍属于私人的藏品。这次纽约佳士得印象派及现代艺术之夜以6512万美元成交,距上次.佩恩上校购入已逾百年之久,然而对于这件传世精品或许不能以千万美元的价值去衡量。

我是“没派”,既忠于传统,更注重时代气息

图片 4

马奈简历

记者:唱戏几十年,你曾师从不同门派名家,在此过程中有何探索?

变化二:注重强化革命传统教育

爱德华.马奈是19世纪印象主义的奠基人之一,1832年出生于法国巴黎。他从未参加过印象派的展览,但他深具革新精神的艺术创作态度,却深深影响了莫奈、塞尚、凡高等新兴画家,进而将绘画带入现代主义的道路上。受到日本浮世绘及西班牙画风的影响,马奈大胆采用鲜明色彩,舍弃传统绘画的中间色调,将绘画从追求立体空间的传统束缚中解放出来,朝二维的平面创作迈出革命性的一大步。

于魁智:我是“没派”。每一位京剧前辈都有自己非常独到深厚的艺术造诣,每一个流派的形成都不是一朝一夕的。他们在自己的艺术鼎盛时期也并没有自己的流派,但有一种一脉相传的精神。比如杨宝森、李少春、马连良先生都是在谭鑫培“老谭派”的基础上根据自身条件、根据观众需求、根据与搭档的磨合,最终形成门派的。实际上现在时代也在呼唤着新的流派诞生。我是忠于传统的,我既学余,又学杨,也学李;但更重要的是,我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沐浴着改革春风成长,所以我的表演哪怕是传统的,也注入了时代的气息、时代的节奏、时代的精神面貌。所以无论是传统继承还是新戏创作,哪怕只是在一个综合性晚会上演唱“京歌”,其实都是为了展现新一代京剧人的精神面貌,来引领青年观众逐步了解、喜爱传统艺术。

与此同时,“部编本”教材注重强化革命传统教育,语文教材收录了大量革命传统经典篇目,如《纪念白求恩》《为人民服务》《清贫》《吃水不忘挖井人》《朱德的扁担》《狼牙山五壮士》《开国大典》《黄河颂》《我爱这土地》等文章。为开阔学生视野、培育科学精神、增进文化理解力,语文教材注重汲取人类优秀思想文化精华,选取来自不同国家的名家名篇。

编辑:孙毅

记者:“京歌”其实是运用了京剧的元素。你能够接受京剧被新事物侵入到多大程度?

选文涉及革命领袖和历史人物如列宁、高尔基,科学家如居里夫人、法布尔,自然和人文景观如荷兰的牧场、埃及的金字塔。选入的知名作品如高尔基的《海燕》、雨果的《就英法联军远征中国致巴特勒上尉的信》、培根的《谈读书》、安徒生的《皇帝的新装》、笛福的《鲁滨孙漂流记》等。义务教育语文教材中选入的外国作品约占总篇数的10%。

于魁智:我们没有想要颠覆,也没有想要改变。“京歌”的形式其实是对于年轻的、不了解京剧的人的一种吸引方式。比如我跟年轻观众说“文昭关”他们可能不熟悉,但我谈《说唱脸谱》、《前门情思大碗茶》他们就懂。这是作为一种探索和尝试,看看他们是否喜欢,然后再谈《苏三起解》、《儿行千里母担忧》,循序渐进,慢慢引领他们走进京剧。为什么中老年这一辈即使不喜欢,也不会反对京剧,因为他们受了样板戏的影响,那个年代给了他们这种氛围。现在的青年人也需要一种氛围。

图片 5

京剧最低谷是八大样板戏时期

变化三:培养听说读写基本知识和能力

记者:可你曾经说过,京剧最低谷的时期就是八大样板戏的时候。

这次更换教材,最明显的变化就是把汉字学习提到了拼音学习的前面。

于魁智:对,很多人跟我想法不一样。京剧最大的悲剧是我们有十年浩劫。这期间八大样板戏看似一花独放、全然鼎盛,但那是八亿人民看八个戏,没有选择,没有竞争;这既是京剧艺术的悲哀,也是京剧演员的悲哀。现在经过30年改革开放,外来优秀艺术作品进入国内舞台,我们的优秀作品也走出国门;我们可以在同一个平台争奇斗艳。虽然好像京剧市场看似受到了影响,但我一直坚信,京剧有着多年的传统底蕴和基础,是不可能衰亡的。一出《四郎探母》唱了几百年,于魁智、李胜素唱有人看,别人唱同样有人看。并且你也不能以一场演出的票房来衡量一个剧种的兴与衰。剧场以外有多少人锁定11频道(CCTV戏曲频道)?有多少人在长安大戏院看戏,多少人在梅兰芳大剧院看戏,多少人在国家大剧院看戏?

以往一年级刚入学的时候,教材首先是教授拼音,教完全部的拼音后才开始教识字。而新的“部编本”教材则把拼音学习推后,先认一些汉字,再学拼音,边学拼音边认字。

记者:但现在戏剧、话剧普遍票价过高。

“部编本”小学语文教材总主编温儒敏,在全国语文教研员部编本教材使用培训会上,动情地举了个例子:入学教育以后,第一篇识字课文,就是“天、地、人、你、我、他”,六个大的楷体字扑面而来,会给刚上学的孩子留下深刻的印象,可能是一辈子的印象。接下来是“金、木、水、火、土”,“云对雨,雪对风”,很传统,也很有趣。为什么这样安排?要的是孩子们对汉字的原初感觉,让他们的“第一印象”不是字母abc,而是汉字“天地人”,这个顺序的改变是别有意味的:把汉语、汉字摆回到第一位,而拼音只是辅助学汉字的工具,不是目的。

于魁智:票价高、门槛高,这是比较明显的现象。我们也在不同场合,利用自己的身份和资源呼吁过。很多剧场也因为承包、转企而存在成本核算等问题。但不能因为看的人少了点,就说对京剧不够重视。现在很多孩子都是从小读中国戏剧学院附中、大学,然后来到国家京剧院。这么多年来我对京剧一直充满信心。我1982年毕业,经历过下海经商和出国留学的大潮,也徘徊过,也动摇过,但坚持下来了。因为我付出得太多,我有这样的志向,也有这样的条件。所以我经常和年轻的师弟师妹们讲,不要抱怨社会,更不要抱怨京剧。

此外,新教材还将致力于解决当前语文教学过程中,不读书少读书的问题。温儒敏介绍,“部编本”语文教材更加重视多种阅读方法的教学。以往语文教学比较偏重精读,扣得很死,虽然有用,但这是很不够的。比如默读、浏览、跳读、猜读、比较阅读、读整本的书,等等,以往教材与教学都较少关注,结果是多数学生只会精读,只会考试,而阅读速度很慢,也不晓得运用各种不同的阅读方法。新教材力图把“教读”、“自读”和“课外阅读”三者结合起来,提高学生的阅读能力。

记者:你最徘徊的时候是什么状态?

于魁智:1980年代初将要毕业时很短暂的一段时间。当时在宿舍,一人一个砖头录音机,有同学在那边学英语,要出国留学;有人已经下海淘到了第一桶金;而我却在听戏,对我来说是有影响的。但我自己的志向和兴趣还是在艺术上,所以很快就调整过来了。毕业后同批来国家京剧院的三十几人中老生有9个,但现在还在坚持唱的只有两个了。我之所以能够走到今天,在表演的第一线20多年,就是因为每一次演出都如履薄冰、不敢掉以轻心。因为很多观众对于京剧的历史、京剧的规律、京剧的表演特色比我还了解。我怎敢怠慢!

每一出戏的背后都有鲜明的副标题

记者:这次几部戏的背景是否与现在社会某些话题相契合呢?

于魁智:选择这些题材,主要因为我们是国家级的艺术剧团,要展现国家级的艺术风格。无论是《杨门女将》还是《大闹天宫》,不单受到国人的喜爱,还都是外向型的戏,在世界各地广受好评。《满江红》既展现民族英雄的气节,又颂扬爱国的精神;《大闹天宫》对于唱、念、做、打的展现是地方剧目不可相比的。另外当中还要有思想性,对观众进行启发与教育。

记者:你扮演过这么多人物,最喜欢哪个角色?

于魁智:我觉得国家京剧院的作品要有示范性和导向性,立意和思想要能看到剧本真正的艺术含量。比如我演《走西口》,山西晋商被称为世界三大商人之一,该戏展现了山西人的以诚为主,非常有现实的教育意义;又比如《梅兰芳》家喻户晓,但我们戏的副标题是“一个人的抗战”。每一出戏的背后都要有鲜明的副标题和鲜明的主题思想。所以我在选择剧本的时候,首先考虑要符合国家京剧院的艺术风格,符合京剧的艺术规律,更重要的是题材能够给观众以启发。

记者:听你讲了这么多,发现你放在第一位的总是国家京剧院,然后才是自己。原因是不是你现在升任副院长和艺术指导了呢?怎样看待这种角色转变?

于魁智:过去考虑更多的是个体的艺术发展,因为演员都梦想成名,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但随着年龄的增长,随着国家对于传统文化的重视,我们这一代京剧演员也得到了特别多的关怀。我说过,除了我们,没有哪个国家会拿出一个国家级电视频道(CCTV-11)365天24小时不间断地宣传中国戏曲;从1997年开始至今,没有哪个国家愿意花大精力培养高学历的京剧人才;每年的12月30日这一天,没有哪个国家、哪个政府可以从总书记到其他国家领导人都和京剧演员欢聚一堂。

记者:在国外演出的感觉有何不同?

于魁智:我们到英伦三岛演出、到澳洲演出、到美国演出都大受欢迎。包括在维也纳金色大厅的京剧演出,奥地利总统也是带着内阁成员集体出席。但这都是京剧艺术的魅力,而不是演员个人的魅力。

于魁智

1961年生于辽宁沈阳,回族。著名京剧老生演员。现任中国国家京剧院副院长兼艺术指导。曾多次出任全国人大代表与全国政协委员。10岁学京剧,17岁入中央戏曲学院,毕业后入国家京剧院唱“老生”至今,学“杨派”的同时兼习多出文武老生戏。常演剧目包括《弹剑记》、《满江红》、《将相和》、《大唐贵妃》等。主要成就有:1989年第七届中国戏剧梅花奖,2002年第12届中国十大杰出青年。

于魁智在继承传统京剧唱法的基础上,吸收了声乐在气息运用和发音位置上的科学方法,融会贯通,形成了自己收放自如、行云流水的演唱风格,被誉为“最具票房魅力的青年文武老生”,“中国第一老生”等。京剧表演艺术家袁世海先生曾说:“于魁智就是于魁智,永远替代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