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而神采飞扬,时而垂目沉思,只觉得一颦一笑都是戏,一言一语都是故事。这是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京剧表演艺术家、梅派传人、第三届“全国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称号获得者于兰留给记者的印象。两个小时的采访,听她把戏里戏外的故事缓缓道来,听她讲述一个党员艺术家的心路历程。

图片 1

图片 2大孙女王加悦手捧王金璐先生遗像

近代人物

图片 3近代人物

师缘:“我很幸运,一入行就遇到一位好老师”

10月17日下午,由凤凰艺术,鲁能格拉斯小镇与中央美术学院城市设计学院联合主办的凤凰法兰西艺术家驻地计划开幕暨思想无界文化论坛
在北京举行。本次活动邀约七位最具潜力的中法青年艺术家参与驻地创作,并邀请到两国杰出的文化艺术代表,进行跨界主题演讲,推动中法两国文化的交流与对话。在现场全国政协委员,京剧表演艺术家,美国富布赖特国际学者叶少兰接受了凤凰艺术的采访。

  6月7日上午,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王金璐先生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大礼堂举行,叶少兰、孙毓敏、六小龄童、张火丁等梨园同仁,以及数
百位戏迷观众等赶来送王先生最后一程。近几个月来,京剧界接连送走了吴素秋、梅葆玖、李世济、王金璐等国宝级艺术家,叶少兰说:“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有别
人没有的艺术绝活儿,这个损失是不可弥补的。”

中文名:周信芳

出生日期:1895年1月14日

于兰14岁考入哈尔滨文化艺术干部学校京剧班,学的第一出戏是《扈家庄》。很多更早入艺校或有家庭环境熏陶的同学一天天练得像模像样起来,于兰却只被列为旁听生。自尊心强的她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天不亮就偷偷起床,拿着刀枪把子跑去排练厅练功。没想到排练厅的灯已经亮了,竟然还有更早起来练功的人,这就是于兰和恩师张蓉华缘分的开始。

全国政协委员,京剧表演艺术家,美国富布赖特国际学者叶少兰

  送别 六小龄童等各界人士赶来送别

别名:麒麟童

逝世日期:1975年3月8日

于兰为了多跟老师学习,天天早起,风雨无阻。张蓉华见小于兰好动,“傻学、傻练、舍得吃苦”,便将刀马旦的看家本领倾囊相授。一年后的汇报演出中,于兰便脱颖而出。后来听别的老师谈起,原来那时台上的她,举手投足间就已初具“小张蓉华”的神韵。

全国政协委员,京剧表演艺术家,美国富布赖特国际学者叶少兰

  王金璐1919年生于北京,原名王庆禄。他1934年进入中华戏曲专科学校学艺,14岁拜马连良为师,15岁后专攻武生。他成名很早,曾跟李玉
茹、宋德珠搭班唱戏。上世纪50年代调入陕西省京剧团,因腰部受伤回京休养。70年代末,他帮助学生们恢复了不少传统武生戏,自己也重登舞台演出《挑滑
车》等重头戏。90年代初,他曾主演电视剧《武生泰斗》,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

国籍:中国

代表作品:《扫松下书》《斩经堂》《清风亭》《坐楼杀惜》《义责王魁》

于兰说,张蓉华老师是一位“有点傻”的京剧艺术家,艺术成就很高,一辈子正直、单纯、心无旁骛,把一生都献给了京剧艺术。后来张蓉华发现小于兰不但拿得下武戏,也具备学习文戏的嗓音条件。于兰说,我的成就都得益于老师的远见与毫无保留的传授。于兰说到这里,眼睛里有一丝湿润。

凤凰艺术:叶主席您好!

  昨天早晨,王金璐先生遗体告别会开始前,已有数百位戏迷观众在大礼堂外排队等候,中国戏曲学院的师生们忙着接待来宾。告别厅外的大屏幕上,播放
着王金璐先生从艺70周年专场演出《长坂坡》《八蜡庙》《林冲夜奔》等剧目的录像,不少戏迷观众驻足观看,当时已经80岁高龄的他在舞台上依然精神矍铄。
告别厅两侧写着一副挽联:“国戏栋梁生部冠军亦演亦教育桃李,武生翘楚关圣神韵兼杨兼黄展芳华”,来纪念王先生的艺术生涯,以及他为戏曲人才培养作出的贡
献。

出生地:江苏省淮安市

周信芳代表作品

艺缘:“过了一把影视剧的瘾,还是喜欢京剧”

叶少兰:你好!

  由于王金璐先生在京剧界声望很高,前来悼念的京剧界人士也非常多,武戏演员出身的六小龄童也特意赶来送别。谭元寿的儿子谭孝曾代表谭家赶来送
别,他透露,父亲得知王金璐先生去世的消息后马上给王家打去电话,“我们两家关系密切,在上世纪50年代,我父亲就曾和王先生一块演出”。戏曲学院教授张
火丁说:“王老先生来看过我的演出,也给了我很多鼓励。他为人谦和,是位非常慈祥的老人。”

出生日期:1895年1月14日

周信芳《徐策跑城》、《乌龙院》、《萧何月下追韩信》、《四进士》、《扫松下书》、《斩经堂》、《清风亭》、《坐楼杀惜》、《义责王魁》、《打严嵩》等。

正当于兰在刀马旦行当中生龙活虎地成长时,哈尔滨京剧院新排的喜剧《重圆记》因饰演花旦的演员突遇伤病,新戏面临停演的危机。那时距离公演只有4天时间,于兰被推荐担纲演出主角。恩师张蓉华也为小于兰捏了一把汗,因为花旦是于兰从未触及过的一行,排练时间又短,如果把戏演砸了,对于兰的前途将是致命的打击。可是于兰一拿到剧本,就爱上了其中的花旦——冬梅一角。

凤凰艺术:感谢您参加凤凰法兰西思想无界论坛。您对思想无界是怎样的理解呢?

  追忆

逝世日期:1975年3月8日

周信芳的基本功精湛,他声音宽响,沙而不嘶,晚年转具苍醇之音色,拔高时反觉圆润,低音更见出浑厚特色。他的唱以苍凉遒劲为特色,朴而不直,顿挫有力,往往有极富曲折跌宕之处,尤其注意抒发人物感情,高拨子、汉调等唱腔有独特的韵味。

虽然没学过身段、唱腔,但于兰的“本色演出”却让戏里的冬梅活灵活现地亮了相,直令导演拍案叫绝。于兰又用一天的时间学会了冬梅的六七段唱腔,背熟了全部念白,加上老师张蓉华为她设计的身段,唱念做打,粉墨登场。公演后大获好评,这出戏就是于兰的代表作《兰梅记》的前身。后来,于兰拜梅兰芳的琴师姜凤山为师,他亲自为于兰设计了梅派唱腔和音乐,于兰一身饰演青衣、花旦两个角色。她在《兰梅记》中的出色表演为她赢得了中国戏剧梅花奖的荣誉。

叶少兰:参加这个活动很高兴,我觉得这个活动很有意义。因为我今天也有一个发言,我要讲的就是思想无边,艺术无界。艺术是属于全人类的。谈到法国的艺术,我也会谈到埃菲尔铁塔的建筑艺术,我也会谈到卢浮宫的、达芬奇的绝品,和我们中国京剧艺术的渊源。我也会谈到我父亲在六十年前访问法国,当时的一些盛况,一些感想。都和咱们这个思想无界啊、艺术无边啊,是有关系的。这个活动很好,祝愿这个活动圆满成功。

  叶少兰:80岁演大戏很难得

职业:京剧表演艺术家

周信芳的念白有较重的浙江方音,苍津、爆满,讲究喷口,富于力度,口风犀利老辣而且音乐性强,善用语气词,有时接近于口语,生活气息浓厚。无论表达风趣、庄重、愤恨、哀伤的情绪,语气都极为自然生动。表演中运用水袖、身段、步法,结合眼神和面部表情,都能吻合剧情及人物的特定处境于思想,显示了他提炼生活、再现生活的深厚功力。一些特殊技法的运用更有浓墨重彩的效果,如靠旗、髯口、甩发、帽翅种种功夫,纯熟自如。

一次偶然的机会,《大路朝天》剧组邀她去演一名大学生。那是于兰初涉影视剧。接下来,于兰主演了长影厂、上影厂的《关东大侠》《关东女侠》等多部电影,以及《深圳人》等多部电视剧,在影视圈已小有名气。同时,长影厂、上影厂均有意将于兰调入电影厂。然而此时,于兰做出了一个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决定——回归京剧舞台。

凤凰艺术:现在这个全球化的语境下,您认为在中西方文化的碰撞下,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京剧如何传承和继续发扬呢?

  昨天送别仪式后,年过七旬的京剧表演艺术家叶少兰接受京华时报采访时说:“王老先生是位德高望重的老艺术家,他很受同行和观众们的尊重。他在京
剧武生艺术方面是具有代表性的人物,对于武生艺术的弘扬、继承和发展贡献很大。另外,他在戏曲教育方面也作出了很大贡献,培养了很多学生。”

代表作品:《扫松下书》《斩经堂》《清风亭》《坐楼杀惜》《义责王魁》

周信芳勇于创造,在继承的基础上多了大量的改革创新,除对传统剧目作去芜存菁的整理改动之外,无论唱、念、左、打与剧目、唱词、服装、扮相、等均有适合于自己风格而与众不同的设计。如对现代化剧艺术中新的表演手段的吸收,以夸张的手段用外部形象与动作塑造人物,造成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很多人也曾不解,问过她为什么,于兰说,因为自己骨子里最爱的还是京剧。虽然她告别了影视圈,但她在影视剧中演过女侠、画家、老板娘、律师,再回到京剧舞台上,就更加游刃有余。尤其是在饰演杨春霞亲授的现代戏《杜鹃山》里的柯湘时,对情感的驾驭非常自如,不再只是单纯的模仿杨春霞的身段和唱腔,还能调动内心体验去“演”人物,令人物更加生动、鲜活。

叶少兰:非常好,我们的这个民族艺术京剧,是属于中国的国粹艺术。它包罗万象,代表了我们文化的方方面面,它和世界上很多民族艺术是相通的,这种交流,这种碰撞,能促进我们艺术的发展,非常有好处。

  叶少兰表示,王金璐先生在教学上能做到亲自示范,这对一位高龄的武生艺术家来说特别难得。“他在60、70岁,甚至80多岁的时候还能在舞台上
表演,这对于后学者和青年演员来说,是一个难得的学习机会。更加难得的是他演出的是《挑滑车》《八蜡庙》等难度很大的剧目,他的一招一式非常规范,充分展
现了杨派大武生的规矩和英武气质。”叶少兰回忆,王金璐先生在40岁时是受过重伤的,有将近20年没有登台演出,“这说明他基础扎实,真吃过苦,没有一定
的毅力和敬业精神,是肯定登不了台的”。

原籍:浙江省慈溪市

周信芳个人经历

军缘:“给战士演出,再苦再累都是应该的”

凤凰艺术:谢谢叶主席!

  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京剧界接连送走了吴素秋、梅葆玖、李世济、王金璐等国宝级艺术家,这让叶少兰很难过。他说:“我走出悼念大厅的时候,心里
太不是滋味了。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有别人没有的艺术绝活儿,这个损失是不可弥补的。这是我们最痛心的,他们的离去就把这些绝活带走了。当然,他们也留下了
宝贵财富,徒弟们也继承了很多,这点是很庆幸的。这些艺术家生前为了艺术的继承发展,都是尽到了自己的责任,这让我们更加怀念他们。”

周信芳代表作品

周信芳六岁随父周慰堂旅居杭州,从陈长兴练功学戏。七岁登台演《铁莲花》中的定生,艺名“七龄童”。

1998年于兰考入第二届全国优秀青年京剧演员研究生班,在北京进行深造。知悉家乡哈尔滨受到洪水的侵袭,数万名解放军战士、武警官兵日夜守在大坝上与洪水猛兽以命相搏,她立即辗转回到家乡,参加赈灾演出。从一个大坝到另一个大坝,每天不是在路上,就是在台上,有时一天唱3场,连饭也顾不上吃,只能匆匆在车上吃几口饼干。“给战士演出,能净化心灵,作为一名文艺工作者,再苦再累都是应该的。”于兰说。

叶少兰简介:

周信芳《徐策跑城》、《乌龙院》、《萧何月下追韩信》、《四进士》、《扫松下书》、《斩经堂》、《清风亭》、《坐楼杀惜》、《义责王魁》、《打严嵩》等。

1906年后,随王鸿寿赴汉口演出。

2001年研究生班毕业,于兰被北京军区战友京剧团特招入伍,此后她每年都参加中国文联的“送欢乐、下基层”慰问演出,所到之处往往环境非常艰苦,简陋的剧场、露天演出有阳光暴晒,汗和戏妆混合在一起,脸花了,但于兰不以为苦,补过妆继续唱。往往一天下来,脸上像糊了一层石膏。她说:“虽然很累,可是心里却很踏实。”于兰还常去边防哨所给战士们演出,听众少则二三人,多则数千人。给战士演出最拿手的《兰梅记》,演到冬梅戏弄恶婆婆的情节,战士们笑得前仰后合,这是于兰完全没有想到的。她为自己塑造的冬梅能为战士们所理解并欣然接受而高兴,更为京剧艺术能进入年轻人的视野而感到欣慰,这是多年参加慰问演出活动的最大收获。

京剧演员、导演。1943年生于北京,为京剧叶派小生创始人叶盛兰之子。他的妻子许嘉宝也是梨园界人士。国家一级演员、首届梅花奖获得者。第一次扮演英俊小生是与杜近芳联手的《谢瑶环》,年已36岁。1988年在中国剧协主办的首届中国戏剧节中,与李长春合作演出《壮别》一剧反响很大。恢复演出了叶派京剧《吕布与貂蝉》《罗成》《周仁献嫂》《柳荫记》等。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军衔。常演剧目有《吕布与貂蝉》《群英会》《罗成叫关》《周仁献嫂》等。历任北京军区战友京剧团演员、导演、编导室主任、艺术指导,中国剧协第四届常务理事。现为美国富布赖特国际学者,美国本宁顿大学戏剧系教授、研究生导师。1999年6月获美国美华艺术中心授予的终生成就奖。

周信芳的基本功精湛,他声音宽响,沙而不嘶,晚年转具苍醇之音色,拔高时反觉圆润,低音更见出浑厚特色。他的唱以苍凉遒劲为特色,朴而不直,顿挫有力,往往有极富曲折跌宕之处,尤其注意抒发人物感情,高拨子、汉调等唱腔有独特的韵味。

1907年在上海,改用“麒麟童”,此后一直沿用此名。

“兰之猗猗,扬扬其香,不采而佩,于兰何伤。”这就是于兰,无论是在华丽的舞台,还是在简朴的基层,她和她的京剧表演都散发着明亮温暖的光芒。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凤凰艺术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如需获得合作授权,请联系:xieyj@phoenixtv.com.cn。获得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凤凰艺术。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周信芳的念白有较重的浙江方音,苍津、爆满,讲究喷口,富于力度,口风犀利老辣而且音乐性强,善用语气词,有时接近于口语,生活气息浓厚。无论表达风趣、庄重、愤恨、哀伤的情绪,语气都极为自然生动。表演中运用水袖、身段、步法,结合眼神和面部表情,都能吻合剧情及人物的特定处境于思想,显示了他提炼生活、再现生活的深厚功力。一些特殊技法的运用更有浓墨重彩的效果,如靠旗、髯口、甩发、帽翅种种功夫,纯熟自如。

1908年到北京入喜连成科班,与梅兰芳、林树森、高百岁同台。

周信芳勇于创造,在继承的基础上多了大量的改革创新,除对传统剧目作去芜存菁的整理改动之外,无论唱、念、左、打与剧目、唱词、服装、扮相、等均有适合于自己风格而与众不同的设计。如对现代化剧艺术中新的表演手段的吸收,以夸张的手段用外部形象与动作塑造人物,造成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1912年返沪,在新舞台等剧场与谭鑫培、李吉瑞、金秀山、冯子和等人同台,颇受熏陶,演技渐趋成熟。

周信芳个人经历

1915年至1926年间,先后在上海丹桂第一台、更新舞台、大新舞台、天蟾舞台演出,排演了连台本戏《汉刘邦》、《天雨花》、《封神榜》等。在此期间两度赴北京、天津演出,将《萧何月下追韩信》、《鸿门宴》、《鹿台恨》、
《反五关》等戏介绍给北方观众,人称“麒派”。

周信芳六岁随父周慰堂(演青衣,艺名金琴仙)旅居杭州,从陈长兴练功学戏。七岁登台演《铁莲花》中的定生,艺名“七龄童”。

1927年参加南国社,在《雷雨》中饰周朴园。抗日战争爆发以后,积极参加救亡活动,并演出《徽钦二帝》、
《文天祥》、
《史可法》等戏,激起观众强烈的爱国热情。随后又继续演出了《香纪》、
《董小宛》、《亡蜀恨》等具有民族意识的戏。

(历史

同年,在北方京剧码头——山东烟台创建梨园公会,梨园公会的创建,为繁荣烟台京剧作出了历史性贡献,并为梨园界办了很多公益事业。周信芳离开烟台后,由河北籍着名文武花脸王海臣继任会长。

1906年后,随王鸿寿赴汉口演出。

1940年1月23日,为救济灾民,京剧大师周信芳与文化界人士联合义演话剧《雷雨》,周信芳饰演周朴园,其他演员有金素雯、高百岁、桑弧、胡梯维、马琦兰等,朱端钧导演。报界均发文赞扬周信芳多才多艺。

1907年在上海,改用“麒麟童”,此后一直沿用此名。

1949年以后,他参与编演新戏,移植演出了昆曲《十五贯》,创演了《义责王魁》和《海瑞上疏》。

1908年到北京入喜连成科班,与梅兰芳、林树森、高百岁同台。

1949年9月周信芳应邀赴京参加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先后任上海军管会文化局戏曲改进处处长、华东戏曲研究院院长、上海京剧院院长、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上海分会主席等职。

1912年返沪,在新舞台等剧场与谭鑫培、李吉瑞、金秀山、冯子和等人同台,颇受熏陶,演技渐趋成熟。

1952年10月参加第一届全国戏曲观摩演出大会,演出《徐策跑城》,获荣誉奖。

1915年至1926年间,先后在上海丹桂第一台、更新舞台、大新舞台、天蟾舞台演出,排演了连台本戏《汉刘邦》、《天雨花》、《封神榜》等。在此期间两度赴北京、天津演出,将《萧何月下追韩信》、《鸿门宴》、《鹿台恨》、
《反五关》等戏介绍给北方观众,人称“麒派”。

1953年冬赴朝鲜慰问中国人民志愿军。

1927年参加南国社,在《雷雨》中饰周朴园。抗日战争爆发以后,积极参加救亡活动,并演出《徽钦二帝》、
《文天祥》、
《史可法》等戏,激起观众强烈的爱国热情。随后又继续演出了《香纪》、
《董小宛》、《亡蜀恨》等具有民族意识的戏。

1955年4月及1961年12月,文化部、全国文联、中国剧协等先后联合举办“梅兰芳、周信芳舞台生活50周年纪念”及“周信芳舞台生活60年纪念”演出活动。50和60年代多次率团到华东、中南、西南、西北、华北、华南等地巡回演出,足迹几乎遍及全国。

同年,在北方京剧码头——山东烟台创建梨园公会,梨园公会的创建,为繁荣烟台京剧作出了历史性贡献,并为梨园界办了很多公益事业。周信芳离开烟台后,由河北籍著名文武花脸王海臣继任会长。

1956年,率团赴莫斯科、列宁格勒等9城市演出。

1940年1月23日,为救济灾民,京剧大师周信芳与文化界人士联合义演话剧《雷雨》,周信芳饰演周朴园,其他演员有金素雯、高百岁、桑弧、胡梯维、马琦兰等,朱端钧导演。报界均发文赞扬周信芳多才多艺。

1959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49年以后,他参与编演新戏,移植演出了昆曲《十五贯》,创演了《义责王魁》和《海瑞上疏》。

周信芳早年弟子有高百岁、陈鹤峰、李如春、杨宝童、王少楼等。

1949年9月周信芳应邀赴京参加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先后任上海军管会文化局戏曲改进处处长、华东戏曲研究院院长、上海京剧院院长、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上海分会主席等职。

1960年前后,他先后收沈金波、童祥苓、萧润增、霍鑫涛、张学海等人为徒。

1952年10月参加第一届全国戏曲观摩演出大会,演出《徐策跑城》,获荣誉奖。

1953年冬赴朝鲜慰问中国人民志愿军。

1955年4月及1961年12月,文化部、全国文联、中国剧协等先后联合举办“梅兰芳、周信芳舞台生活50周年纪念”及“周信芳舞台生活60年纪念”演出活动。50和60年代多次率团到华东、中南、西南、西北、华北、华南等地巡回演出,足迹几乎遍及全国。

1956年,率团赴莫斯科、列宁格勒等9城市演出。

1959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周信芳早年弟子有高百岁、陈鹤峰、李如春、杨宝童、王少楼等。

1960年前后,他先后收沈金波、童祥苓、萧润增、霍鑫涛、张学海等人为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