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日,由故宫博物院,中国书法家协会,中国教育发展基金会、央视数字书画频道联合主办的“张志和楷书展”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开幕。

张志和楷书作品《王羲之兰亭序》

D和C心中住着个军人,我一念之差答应他们看军博展览。早晨9点,排队的人围着军博半圈。我们去玉渊潭划船,吃完中午饭,队伍缩短一半。我估计勇气陪着他们一起排队。无论你是富有还是贫贱,只要是肯排队都有均等的机会去参观。我还看到了一些营地组织孩子来参观军博的活动。里面外面全都是人,漫长的队伍。

图片 1

第一届楷书展优秀作品十幅

  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原副委员长布赫,中国教育发展基金会理事长张保庆,中国书协主席张海,中国书协顾问李铎、谢云、张飙,故宫博物院常务副院长王亚民,中国书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秘书长陈洪武,中国书协副主席申万胜、赵长青,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政委孟世强等及近千余名书法爱好者和社会各界人士参加开幕式。张保庆、王亚民、陈洪武分别致辞,张志和致答谢词。

张志和的楷书在2002年已经被教育部有关部门指定为”义务教育标准实验教材”《写字》教材(全十册)

进入展厅,D和C开一个展柜一个展柜耐心的看。我来到飞机的大展厅,空旷的地方找了一个座椅盘腿坐着睡着了。一觉醒来很恍惚,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看看周围,这里成了孩子的乐园,孩子们都在大厅里头追跑打斗。我打电话询问他们看到哪里了,告诉我还只看到了两弹一星。我又杀入人群寻找他们。我对军事不感心趣,但军人背后的故事吸引我。

《刘小晴楷书展》开幕式将于2015年12月25日下午2时在朵云艺术馆举办。主办机构:上海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上海市文史研究馆、上海世纪出版集团协办单位:上海朵云轩、上海书画出版社在朵云艺术馆、朵云画廊举办为期十天的《刘小晴楷书展》展览期间二楼朵云画廊也将同期设置主题展览区域,与主场馆朵云艺术馆互动展出。展览时间:2015年12月25-2016年1月3日开幕时间:2015年12月25日14:00点展览地址:朵云艺术馆前言:
刘小晴,1942年6月出生,号一瓢,二泉,斋名一瓢斋,上海崇明人,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国画系。曾师从钱瘦铁、应野平等大家,善工楷、行,在书法实践中追求精到、雅致、变化。刘小晴出生于书香门第,初为医师后为编辑,精书法之道、通歧黄之术,一生浸淫于笔墨氤氲之中,日益精进。其书法尤精于小楷,小楷作品面貌丰富、风格多变、举重若轻。点画勾剔,运笔往来间一丝不苟,观之如俨然君子,清而不薄,奇而不怪,正而不板。海派国画大师程十发曾评价刘小晴的书法:深谙欧阳询《九成宫》的妙谛,因而构筑自己楷书营垒,上窥魏晋,下探宋明,不掠新奇,但求平正。个人简介:刘小晴,1942
年6
月生于上海,号一瓢、二泉,斋名一瓢斋。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原中国书法家协会学术委员会委员,原上海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上海文史馆馆员,上海大学文学院兼职教授,上海沪东画院院长,上海中国书画专修学院院长,曾任《书法》杂志副主编。著有《中国书法技法述要》《书法艺术的创作与欣赏》《中国书学技法评注》《怎样写行书》《行书基础知识》《小楷技法指南》《书法技法简明图谱》《楷书10
讲》等理论著作。另先后出版《刘小晴历代名赋集》《豫园诗存楷书字帖》《魏晋唐小楷九种通临》《繁简楷书常用字帖3500
字》《刘小晴楷书洛神赋》《刘小晴小楷唐宋词一百首》《刘小晴行书卷》《刘小晴楷书前出师表》《刘小晴书历代七言绝句》《一瓢书两由斋诗词》等。《上海画报》采访稿:在海派书法界,刘小晴的书法可谓博采众长、融汇古法,形成了独树一帜的雅逸、雍容、沉着为本的艺术风格。尤以楷书上的成就为业界所公认。深谙欧阳询《九成宫》的妙谛,因而构筑自己楷书营垒,上窥魏晋,下探宋明,不掠新奇,但求平正。海派国画大师程十发对刘小晴的书法给予如是评价。或许因了业界的好评,我对刘小晴老师的仰慕之情油然而生;也或许有缘,不久前,一个采访任务非常偶然地落在了我的身上,欣喜之情溢于言表。刘小晴身材高瘦,面容清癯,银发过耳,朴实之中透出飘逸潇洒之风度。虽是初次见面,但他彬彬有礼、言语平实的儒雅之气令人印象深刻。刘小晴1942
年出生于上海崇明,成长于书香门第。自幼跟父亲学古文、习书法。后因父亲被错划成右派,生活之路一下子变得坎坎坷坷。所幸20
岁那年,经友人介绍,得以拜书画家钱瘦铁为师学书法,并成为钱的关门弟子。钱瘦铁的书法、绘画、篆刻皆堪称精妙,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与吴昌硕、王大炘,并称为江南三铁。他的书法之路之所以走得正,这一步是很关键的。1974
年,刘小晴又拜著名书法家胡问遂为师。50
余年,不离不弃,与书法结下不解之缘,真可谓一往情深。他初从唐碑入手,在学习欧阳询的基础上,通临《褚遂良雁塔圣教序》以及颜真卿等名家名帖,且以笃守楷法为尚,反复临习晋代钟繇、逸少及唐代鲁公的楷书。而对历代诸家则是博采众长,融汇古法,裁成一体,最后定位于大令之《洛神赋十三行帖》。可以说,刘小晴的楷书既有北书之骨,又有南书之韵,形成了自己独有的风格。虽不敢妄言能与古人抗衡,但足以与古人对话了。海派书法属江南秀逸一派。它崛起于清末民初。其时,沈尹默、吴昌硕等人力破尊碑贱帖之观念,开创了帖学的回归,并提倡写唐碑,兼写北碑,既讲法度,亦讲变化,使当时的上海涌现出一批有名的书法家。因而,海派书法的路子较正,且具有海纳百川、风格各异的特点。在谈及海派书法的现状时,刘小晴说:海派书法的质量是高的,虽然成人书法在全国得奖较少,但这并不意味着海派书法的水平比北方低。只是相当部分的书法家不屑或者无暇参赛罢了。当然,海派书法要发展,必须处理好传承和创新之关系,并探索出一条新的、符合实际的路径,来突破发展瓶颈。对此,刘小晴也有自己独到的见地。他说:传承和创新不能本末倒置。书法界不是缺乏创新,而是缺少传承。传统文化博大精深,能够真正地做好传承,已经很不容易了。所以,我不主张艺术家抛弃传统而去刻意求新。因为事实上艺术并无新旧之分,只有高低、雅俗、好坏之分。我们提倡艺术家要有强烈的艺术个性,但必须建立在艺术共性的基础上,唯有这样,才能体现个性之美。学习书法不能没有传承。如果没有传承的所谓创新,是舍本求末。我们知道,书法艺术追求的是形式美、统一美。要追求气、追求势、追求韵;讲究自然美、笔力美。这些都是可以追而求之的。唯独风格是追求不来的。因为风格是自然而然形成的。刘小晴说:我一直反复强调学习书法应以沉着为本,但当下学习书法则犯了急功近利、舍本求末这八个字的通病。常见的就是基本功还没练好便开始草,以求痛快。殊不知沉着与痛快是一对矛盾。没有沉着,哪来痛快。说穿了,那种痛快其实是一种痛苦。中国传统书法从魏晋南北朝以来,汉隶逐渐演变成楷书;隋唐已经创立了永字八法;后有了《欧阳询大字结构36
法》。当下,学习书法轻视唐楷,这是一条歧途。当务之急就是要正本清源。我以为,学习书法一定要打好基础,学唐碑;求变化,继临北碑,旁通篆隶。这才是学习书法之正道。当代社会,西方文化对传统文化的冲击很大,所以,书法作为介乎于古代与现代之间的一种创作活动,除了需有扎实的基本功,还要有强烈的时代气息。当今社会,书品即人品已成共识,但两者之间的关系又如何理解?刘小晴则稍作思考便侃侃而谈:人们常说,字如其人、书品即人品。其实意思大致相同。我的理解是人品即文化修养,是一种雅逸气质。我一直认为,研究中国书法、搞书法艺术的人,就要铸造人格的金字塔。首先,要有扎实的基础。这个基础就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底蕴。虽是小道,但和中国的哲学、文学、美学、音乐、舞蹈、建筑等有着紧密的联系,它决定着你的深度。其次,底盘是文化修养,所以要铺得开。底盘是广度和宽度,底盘越大,深度越深,高度也就越高。所以还是那句话,学习书法要以沉着为本,以楷书为主,由楷入行,由行入草,且要旁通篆隶。同时要专攻一家,遍临各家,最后才有可能自成一家。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也是一个否定之否定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要有淡泊名利、超然物外的心态。这恐怕就是书品即人品的最好诠释吧。当然,最后还得落实到金字塔的塔尖上。这个塔尖是点,有两个含义。第一,要有自己的拳头产品,我的拳头产品是小楷;第二,就是艺术风格。一个艺术家如果没有自己的风格,就不能成为艺术家。真正的风格是共性和个性的完美统一。沉着为本,以楷为主,由楷入行,由行入草,旁通篆隶。这是刘小晴老师总结出的学习书法的秘笈。问及写好书法的真谛又在哪里时,刘小晴不假思索地说出两个字:哲学。他说:中国书法的中和之美充分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美学的思想体系。研究书法就是研究阴阳两字。书法的阳刚之美集中体现在骨、力、势上,它要求书法的用笔、结体要刚劲有力,气势磅礴,表现出壮美意境。阴柔之美强调韵、味、趣。在用笔上注重藏、圆、曲、缓、润,讲求平淡、萧散、恬静的艺术境界。而中和之美则是阳刚与阴柔自然结合之美,表现的是含蓄蕴藉、刚柔相济。可见,写好书法是一个否定之否定的过程,是不断吐故纳新、不断超越的过程。所谓真谛,即增损古法、裁成今体;耐得寂寞,甘于清贫是也。在刘小晴众多楷书作品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归去来兮辞》。这是陶渊明脱离仕途回归田园的一篇抒情小赋,寄托了作者向往宁静恬适、天自然的生活理想。而刘小晴自退休以后,便从喧嚣的闹市区移居市郊。在树木葱茏,绿荫蔽天的环境中,静坐斋室,把玩字帖。陶渊明是好读书不求甚解;每有意会,便欣然忘食。而刘小晴则读帖读到会心时,便铺纸濡墨,随意挥运。两者之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趣。陶渊明是园日涉以成趣,门虽设而常关。用最时髦的话说,他就是中国最早的宅男。而刘小晴随着年龄的增长,对名利早已看淡,宁可焚清香、啜苦茗,与古人对话,也不参与无味、费时的应酬。可见,他的身上还真有点魏晋遗风呢。尽管如此,刘小晴依然为上海书法界中后起之秀不多的现状而担忧。因此,他把时间绝大部分放在了书法教学上,即使是自己出资也在所不惜。而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努力培养出一批优秀的中青年书法人才。汉字,是中国文化的根,它承载着文明的曙光,而书法则是中国人的精神气象。书法,作为一种艺术,不仅传达着个人的才情气质,也承载着时代的精神气象。因此,我们期盼更多的书法大家和刘小晴一起,为海派书法的传承和发展尽力,并在新的时代精神的灌注下,再创海派书法艺术之辉煌。刘小晴习楷自叙:余自幼酷爱写字,然苦无良师,只是涂鸦而已。二十岁时经友人介绍,得拜钱瘦铁为师,后又得胡问遂指点,始入正途,迄今五十余年矣。期间虽迭经风雨,屡遇困踬,余与书法依旧不离不弃,可谓一往而情深也。钱老家住黄浦路73号三楼,推窗望之,外滩景色尽收眼底,余每趋叩高斋,面聆教益之时,如坐春风,似润细雨,沐浴于浓郁的艺术氛围之间。铁老家中藏书颇丰,余初涉藩篱,求知心切,见有古代书论则借阅之,必手自恭抄,抄毕奉还,不敢逾时。后又转辗于私人藏家、图书馆、资料室之间,凡所见前贤论书语录,涉及史学、美学、画论等资料,无不兼收并蓄,如长鲸吞川,十数年来,所积抄稿,几盈箱箧,为我以后研究书论奠定了基础。余又酷爱字帖,家父亦耽此道,文革期间,家中所藏碑帖、名画皆被付之一炬,时心痛如割,惋惜不已。改革开放后,以怀旧之念,遂萌收藏之心,于是物聚所好,经数十年之搜罗,包括珂罗版、石印本、拓本等旧帖有千余册之多,可谓接丰采于几案,聚古帖于一堂,余坐拥碑山帖海之中,俨然如一富翁,洋有自得之状。当余纵横博览,雄视古今之时,深叹学书一道,苟非易事,而欲与前贤争衡,更是难上加难,年青时之豪气壮志已消磨殆尽矣!余自退休后,移居市郊,远离喧嚣,所住小区内树木葱茏,绿荫蔽天,闲窗无事,每喜于燕时暇日,静坐斋室,焚清香,啜苦茗,随意取架上之字帖细玩之,若与古人相接,读到会心之时,不觉心中欲书,手下技痒,然后铺纸濡墨,随意挥运,自觉心手间勃勃有生发之势,纸尽则已,亦不计较字之工拙,人之毁誉,只是自适其性,于创作甘苦中自得其乐,于前贤遗迹中探寻真谛,此非人生清旷之乐乎,岂复计较个人之利害得失,一
切荣耀都是过眼云烟,至于成败亦非个人所能逆料也。吾书眼中有神,而腕下有鬼,非余不知书,实为才气所限也。数十年间,虽操毫面壁,未尝少倦,但余生性愚钝,资质拘谨,既不能为飘逸豪放之书,又不敢作超妙入神之想,窍思与其弄巧,不若守拙,于是乃负墙而退,以笃守楷法为尚。初从唐碑入手,以欧立其骨,学褚以畅其神,后嫌字势单薄,又学颜之雄浑,李北海以行楷入碑,以欹侧取势,笔力遒劲,余笃爱尤深。小楷则上溯魏晋,钟繇之《季直表》,逸少之《黄庭经》、《孝女曹娥碑》,鲁公之《小字麻姑仙坛记》等无不精心临摹,然以上诸碑皆刻本,难觅古人用笔之法,而历代诸家诸如米芾、赵孟、文徵明、祝枝山、王雅宜、王铎、张瑞图、黄道周及近代沈尹默、白蕉、潘伯鹰等真迹犹存,包括近年来出土之帛书、简牍墨迹中时时透露消息,于是乃上下求索,博采众长,力求融会古法,裁成一体,最后定位于大令之《洛神赋十三行帖》。余独爱其飘逸萧散,奇正错落,如丽天繁星,有令人不可思议之妙。于是余雪其躁气,释其竞心,日夕寢馈其间,意欲由博返约,以古人之理法,写自己之性情,与古人争一高下。但事与愿违,自知难于臻达古人之高度,又岂敢以创新自诩,近年来虽小有成就,实浪得虚名耳!深叹古人有:学然后知不足之言,其实要真正写好楷书,绝非易事,其原因有六大难处:一曰,楷书以平正为善,此世俗之论,馆阁之失也,试观魏晋人书,能各尽字之姿态,何拘平正二字,妙在于平正中寓险绝之姿态,正而不板,奇而不怪,则幽姿秀色,自溢出于腕指之间。有胆有识,方可臻此境界,然险绝非不合情理之变形与夸张,而在微妙变化之间,此亦知常达变之道,胸中有浩荡之思,腕下乃有奇逸之想,此楷法之一难也。二曰,楷书不难于齐整,而难于于参差错落中求齐整,其中有奇正、大小、长短、阔窄、肥瘦、开合、伸缩、俯仰、向背、浓淡、枯润、曲直、藏露、方圆、虚实、疏密等变化,岂可大小一律,前后一等,上下齐平,状如算子,魏晋书法之高,良由能各尽字之姿态,不以私意参之耳,此楷法之二难也。三曰,楷书虽以静为主,但妙在静中寓动,点画与点画之间,笔断而意连,形不贯而气贯,其趣如水之兴澜,其体如珠之走盘,笔笔能兜得转,盘纡于虚,隔笔取势,空际用笔,为无形之使转。此法从行草中来,火候到则呼吸灵,如风行水面,自然成文,信手挥洒,头头是道矣,血脉相通,楷法自活。另楷法亦有行气,其方法从体势欹侧中来,于奇正错落中行气自贯,行行要有活字,字字须求生动,得势则无不如志,此楷法之三难也。四曰,楷书要力求点画外形挺拔完美,但妙在内在之质感,点画两边不光而毛,逆势涩行,自有无穷之韵味,所谓藏骨抱筋,含文包质,黄山谷有言笔中有物即是指形式内在之美,此法从旁通篆隶中来。质之趣近古,惟质之中藏者自能得赏音于千古。骨肉相称,文质相谐,刚柔相济,雄秀相参是楷法用笔之最高境界,此楷法之四难也。五曰,楷书用笔当以沉着为主,沉着则不浮;又贵在虚灵,虚灵则不板。书写楷书妙在得一韵字,韵即一种和谐之节奏,于起伏、曲直、藏露、轻重、徐疾中展现生命之律动,节奏又可产生墨色浓淡枯润之变化,从审美层次上来说,韵又是贯穿整幅字中一种雅逸风度,雍容自如,悠然自得,无丝毫着意之态,如竹篱茅舍,老鹤疏梅,一种清气,回绝尘寰,此楷法之五难也。六曰,楷书妙在得古人笔意,又贵在展自己之风神,晋唐诸家皆以石碑为主,结构虽存,笔意全失,历代书家临之,因理解不同,风格迥异,所谓意即贯穿于整幅字之间统一笔调,或古质,或奇逸,或清秀,或雄浑,是作者之想法,审美观念、品位、性情、追求之自然流露,亦是形成自己风格与面目之重要因素,得古人形似不如得笔法,得笔法不如得笔意,得古人之笔意,不如展自己之风神,离形得似方为高手,此楷法之六难也。以上六难,须穷一生精力,全身心赴之,若天能怜我,假我以时日,余当知难而上,旁通篆隶以求其质,流溢草书以挹其气,或能百尺竿头,更上层楼,嗟乎!人生苦短,艺海无涯,艺术之最高境界是技道合一,形神兼备,意法相参,刚柔相济之境界。文质彬彬,然后君子。君子立身,当图其本,而书法以沉着为本,本立而道生,只有于艺术内部客观规律之中才能获得创作自由,只有于艺术共性美之基础上才能展现具有个性风格之美,功夫到处,格法同归,自有一片化机,此余之理想,亦余为之奋进之目标。虽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欲尽其人事耳。今不揣翦陋,以近年来创作楷书作品付梓出版并展出,这些作品很不成熟,只是有抛砖引玉之想,作此小序,以留鸿痕。

图片 2

  师承是中华文化传承弘扬的根基,值此启功先生逝世十周年之际,张志和谨以此书法展缅怀已故恩师启功先生。展览展出张志和近年来创作的230余幅楷书作品。其中,张志和2009年专门为人民大会堂创作的长18米、高3.72米的书法巨作《中华颂》、向中国教育基金会捐赠的巨幅大楷《道德经》111条屏书法作品引人注目。此外,还有他近十多年来创作的部分楷书作品,其中包括榜书大字、大楷、中楷乃至蝇头小楷以及他临写的王羲之小楷四种等,以条屏、横幅、长卷、对联等丰富多样的形式呈现给观众。

图片 3

图片 4

编辑:徐啸岚

张雁

  张志和,1958年生于河南邓州,文学博士,故宫博物院研究员,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专家,现为中国书协理事,中央国家机关书画协会副主席,全国教育书画协会副会长。他擅长楷书及行草,经过三十多年的临习磨练,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有所创新,形成刚健清新、安雅有度的楷书风格。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