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克孜尔石窟壁画丰富, 尤其是菱格画独具特色, 这些菱格画的形成,
原因固然很多, 似乎应与早期的讲唱文学传统密切相关,
亦应与龟兹佛教的宗教活动不无关联, 因为菱格故事画本身就是 “变相” ,与
“变文” 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龟兹佛教在语言使用和故事内容上的地方化、 民间化,
推动了佛教讲经活动的俗化,
是佛教讲唱活动向敦煌地区及中原的衍变链条中不可忽视的一环.

时间:2013年12月4日

2007年5月,我有机会在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看到一个名为喜剧的抽象的展览,在Roxana
Marcoci为展览所写的评论中,对这一展览的定性是图像的破坏,图像的制造。出于好奇,我仔细地观看了这个展览,目的是想了解西方抽象主义的最新发展。自美国的抽象表现主义达到高峰后,欧美就再没有新的流派与大师出现,反而是沃霍尔、弗洛伊德、李希特这样的具象艺术家先后成为1960年代以来的代表性画家。而这个展览入选的作品有两个特点,一是作品并非都是无形象的纯抽象;二是作品受到当代大众文化的影响,具有流行艺术的轻松与幽默,现场甚至有与观众互动的快乐的行为游戏。而艺术家对于图像的态度,采取了一种宽容的接纳与自由的处理,从而使传统的欧洲经典抽象艺术,走出了严肃与深奥,更加具有亲民的和谐与快乐。

公交是大众最常用的出行方式之一,而一上公交最亮眼的大概就是那一排老幼病残专座了,它也有个让人舒服点的名称叫爱心专座。这些座位多通过鲜艳的红、黄、橙等颜色区分于其他普通座位,并辅以特殊的指示性符号与文字。大多非老弱病残者上公交,优先考虑的必然不是这些座椅,一来可能因之后有让座的危险,二来也为避免让自己处在一个如此扎眼的位置。这两者的背后却是一特殊颜色、特殊符号及特殊存在所构成的特殊指涉。而这种让座文化与专座的颜色、符号以及存在形成了一种相互指涉、叠加的关系,并作用于每一个乘坐公共交通的参与者。

栾睿

地点:中国美术馆七层学术报告厅

在我看来,闫博的近期作品,就具有上述当代抽象艺术的欣赏特点,一是不拒绝形象,二是轻松与快乐。这里所说闫博作品中的形象,并非学院式的写生形象,而是指现代视觉意义上的图像的解构与重建。闫博的早期作品具有大卫霍克尼作品中那种南加州的阳光与轻松,还有通布利绘画中具有儿童般的天真和自由。而在近期的创作中,闫博对自己以往的艺术语言进行了梳理,他反省以前某些风格化的作品,意识到在某些方面,那些家居悠闲生活的回味,已经具有某种复制性,必须跳出这一框架,进入到更具有形式差别的符号世界,从而获得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

红黄橙等鲜明颜色的公交专座

新疆师范大学文学院,新疆乌鲁木齐830054

学术主持:尚辉

虽然闫博出身绘画世家,受到非常宽松的教育,并且较早地获得艺术界与市场的认可,但他却并没有同年龄段的成功画家所具有的那种优越感。他是我所见到的青年画家中,非常善于思考与有着执著追求的人。他所追求的,是具有艺术史价值的创造性工作,并期待能够为这个时代的中国当代艺术,贡献一些具有视觉艺术价值的新东西,所以近3年来,他很少参加群展,专注于艺术语言的精深研究,试图以中国文化的思维方式,提出新的问题。为此,他不惜放弃媒体的关注与广泛的声名。

专座背后的图像符号特性

《石河子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8年第2期

与会嘉宾:邵大箴 孙克 梁江 贾方舟 陈孝信 李一 沈启鹏 储长林 邱国明 王虎
王镛 徐虹 郑工 杨维民 吴耀华 谢海 杨卫 徐沛君 张正民 顾平 严畏冰 王轶琼
邵琦 吴鸿飞 王笑君 侯德剑 邵连 郭华 周时君 徐卫 蒋顺 庄向星 朱永淮
陈顺源 张卫等

闫博选择了从物质的角度入手,研究画面材料的处理技术,进而达到艺术作品的精湛。他不断试验各种材料,寻找属于自己绘画的物质,这种物质不是现实中的既有物质,而是以新的材质处理方式获得的绘画材质。它具有建筑感、金石感,像建筑材料一样,逐步构建了闫博作品的完整,具有高度完善的技术美感,从而持续地吸引我们的观赏,打动我们的心灵。在798的一次展览中,我曾经反复走到闫博的画前,从近处观看他的作品,为画面上自然流露出的高贵和完美而吸引。

图像、符号以及文字记载了人类文明的历史与发展,而公交专座所用红、黄、橙等颜色则在未接受爱心专座这一概念前对乘车公众予以与其他普通座位的区分;其次通过象征老弱病残孕这五个群体的符号,提示这类专座所提供使用的对象。同时,在座位附近布置老弱病残孕专座或爱心专座的显眼红、蓝颜色文字警示,在概念上对座针对的群体进行细致的划分。在设置该类爱心专座所配套的图像(公交座椅的图像)、符号以及文字三者,共同构成一个认知模式闭环,即对具体物质的认知与使用方式。

龟兹 菱格画 讲唱文学

12月4日,由中国美术家协会艺术委员会、中国画学会、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主办,南通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承办的炫像张卫水墨艺术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
新一代水墨画家的代表人物张卫的60幅近期力作引来美术界专家和观众的广泛好评。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副主席杨承志、斯洛文尼亚共和国驻华大使玛丽娅﹒阿达尼娅、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李翔、南通市人民政府副市长朱晋、中国美术家协会美术艺术中心主任丁杰及在京策展人、评论家、收藏家和美术爱好者500余人参加简短而低调的开幕式,开幕仪式由《美术》杂志执行主编尚辉主持。展览期间,范迪安、周京新、范扬、陈风新、郎永淳等文化名流应约观看了展览。

1914年,正在创造现代艺术史上的立体主义的毕加索,在与弗朗索瓦丝吉洛的一次谈话中指出:不同质地的东西可以被组合并成为堪与自然的真实相比的绘画的真实。我们试图摆脱欺骗眼睛而欺骗灵魂,如果一片报纸可以变成一个瓶子,这也可以使我们想到与报纸和瓶子都有关系的东西。这个置换的对象进入了这样一个世界,它不是为这个世界而造,而置身其中,它又在某种程度上保持了自身的陌生感。这种陌生感,就是我们想要人们思考的,因为我们很清楚我们的世界正在变得非常陌生,并且不那么确切可靠了。闫博近年的工作,正是为了将熟悉变为陌生,从而使我们在欣赏中思考我们身处的世界。在这个生存环境中,有许多新的产品作为消费物品被生产出来,而我们曾经熟悉的许多传统物品正逐渐地消失。闫博提示我们重新认识我们身边的物质,他以一种环保、友善的态度,在画布平面重现物质之美,在持续的工作时间中,通过对创作过程的试验和把握,获得空间中形象处理的自由。

在这之下其实具有一种递进关系的认知限制,即红、黄、橙颜色的专座,对于需要引起乘坐者对特殊的爱心专座注意这一行为,但这个需要引起注意的范畴太广,颜色仅能提醒的是一种心态的转换,即能随意就坐的心态与需要区分是否应该坐的心态。这是初步范畴的圈定,是提供之后符号、文字限制的前提。

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百年西域佛教研究史”.

生于江苏海安的张卫,1994毕业于南通师范学院美术系,2002结业于南京艺术学院美术学院中国画研究生班,2008毕业于苏州大学艺术学院,获硕士学位。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苏省青联委员、农工党江苏省委科教文工作委员会委员、江苏省国画院特聘画家、南通市政协委员、南通书法国画研究院副院长、二级美术师。被江苏省文联评为江苏省优秀青年国画家。近年来张卫在中国美术馆、中国国家画院美术馆、江苏美术馆等举办过9次个展,在中外参加过上百次联展和群展,出版有6本画册,其《凝云》、《水墨静物》、《笑傲江湖》、《花花世界》、《逍遥游》等系列作品,具有广泛的影响力,新创作的《歆》、《荧》系列也备受关注。

闫博这种通过物质材料的处理创造新形式的思路,涉及的原则强度与他对个性中的某些方面的抑制有关。在许多青年艺术家那里,个性被理解为张扬与没有节制,但是闫博的作品并没有受到当代艺术中的时尚潮流的影响,包含着一种陌生的审美,追求一种平衡和谐的感觉,静静地散发出一种古典的气息。像他这样手法严谨和专心致志的画家,每一点新的探索都与他对精神空间的关注和心理体验的扩展保持关联。

象征性的图像符号给人经验性思考的联想

图片 2

张卫作品具有独特的艺术追求和审美趣味,他的作品造型独特,画面效果呈现出一种怪异的味道。这种与众不同的特点是他对传统文脉的扬弃,内化后出现的一种气象。他从木板年画、门神、皮影等民间艺术以及戏曲人物造型中汲取营养,追求民间艺术造型的稚拙特征和夸张的戏曲造型的诡异怪诞的表现风格,大胆的突破了中国文人画的审美标准,画面效果呈现出一种朦胧阴湿的感觉。

在闫博的作品中,色彩的提纯与简化用来表现一种不涉及日常情感的主题性表达,其意图是主观性的,但采用的方法是强烈的反自然主义的。这些清晰的色彩使他的绘画获得了整体构图的抽象与具象符号之间的平衡。他的作品中的形象作为一种符号,保持了现实物象的轮廓,但更多地是作为一种色彩的区域划分,作为一种抽象的构图元素,呈现出现实中所没有的视觉意味。

从图像逻辑转移到符号逻辑是人类习惯性的提炼转变,也是纯色图像所指在物质内容范畴上的提升,这种具有社会化、抽象化意义的象征符号扩充了过去图像所能表达的意义。在摆脱物质性以及增强精神性的过程中,这种象征符号给予人对对象背后涉及的社会、文化、政治以及经济等等问题,产生经验性的想象。比如拄拐符号的老人符号形象,符号背后蕴含了不仅仅是老人本身这个对象,同时叠加了年迈、弱势、易受伤、需要关爱的等等社会特质。其他如腹部隆起的孕妇符号、抱着婴儿的母亲形象符号以及腿部包扎的伤残人士形象符号亦是如此,通过象征符号的展示,引起对此类群体本身以及其与社会的共存关系、导致其产生的问题等广泛的反思。

图片 3

因为连续两年在北京举办规模性大展,因为张卫的作品怪异,他一方面确保着对传统文化的距离,保持着中国水墨画的艺术品质,一方面勤于探索,将自己的经历和体验结合在一起,体现了自身语言的独特性,从而,展览难得地吸引了偏当代阵营和偏传统阵营的评论家的共同关注。

闫博以这种方式,将一系列的抽象形状与抽象色彩组合成为一个共生的画面,这些形状保持了与现实生活的联系,但这些色彩更多地表达了画家内心中的某种意念。如此,闫博将一种日常生活的主题以一种抽象性的构图方式而非再现性的说明方式表现出来,从而再次验证了康定斯基所说的抽象与具象的内在关系,在画布上建立起艺术与生活、抽象与具象的虚拟性关联。在图像与材料之间,闫博将材料的物质性不动声色地呈现出来,使我们逐渐地从以往对于图像意义的解读惯性中解放出来,进入视觉的感知通道,并在其中品味到材料所带来的特殊之美,一如古董收藏者对于古玩长期与人相处后所获得的包浆。其实早在20世纪50年代,美国艺术家贾斯珀琼斯就在其作品《带有石膏铸件的靶子》与《白旗》中,以布面腊画的形式体现了现代艺术对材料处理与主题表达的成熟思考,欣赏他的作品原作,可以获得印刷品所没有的材料的厚重与半透明的沉稳,大大提升了画面的视觉感受品质。而就简洁的形象结构与画面分割来说,毕加索作于1927年的《脸》一画,已经具有了在丰富的平面化光影中整体性把握符号形象的能力。

文字是该专座体系中的最终环节,在颜色图像与象征符号的推进式限定后,文字最终再对前两者进行着重强调。简明方式是以红色爱心专座进行环境与内容阐释,复杂地则对老弱病残孕进行重复性的再强调,即红色老弱病残孕专座为内容。着重且突出。

研讨会上,张卫的创新与探索激发了各路评论家对当下水墨模糊性和艺术语言的看法体验性的图像所表达的语义、所表达的意义、所表达的内涵价值何在?年轻一代艺术家所独有的创作性和独有的话语方式,是策略的问题还是艺术的问题?艺术创作中,图像传达可否大于意义表达?等等当下热门话题频频被打开和争议,为传统水墨和当代水墨的观众提供了一个折中的思考模板。

在闫博的近期作品中,画面的表层具有一种色彩的面纱,这是指在一种色彩之上薄涂另一种色彩,它可以是冷色与暖色的交替,也可以是亮色与暗色的覆盖,还可以是透明色对不透明色的罩染。随着色彩的简化与颜料的厚重同步进行,闫博的作品获得了更多现实物的属性,与展览的场所更加接近,逐渐融为一体。在他的作品中,包含了一种柔和的亮度,即光线进入画面表层之后,被吸收进色层的内部,在那里谦逊地折射回来,从而具有一种厚积的寂静和渐进的朦胧。在这样一种并非精确对焦具有物质景深的色彩涂层中,图像与符号退隐于半透明的表皮之下,犹如在寒冬中结冰的水层下,我们隐约能看到水下的物质还在缓缓流动,产生了一种超验的幻觉。

文字将进行最终的强调性阐述

尚辉(《美术》杂志执行主编):2011年,70后水墨画家张卫曾经在中国国家画院举办的水墨个展,主题词是异幻的图像。这次又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个人展览,很不简单。张卫的水墨作品看上去很有意思,这种意思让你不能马上解读他作品的内容。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的无主题或者是主题的不确定性也由此带来他的内涵的丰富性,这可能和70后这一代人在新时期,在上世纪90年代以后所形成的这样一种成长经历很有关系。我们原来谈到画人物的水墨画家,通常是素描造型加上传统笔墨的结合,具有一定叙事性的人物画;谈现代水墨可能是用笔墨或者是纸砚构成新的文化符号,进行文化寓意的重组和象征。张卫作品的图像系列和水墨语言系列都和我上述的两种类型不太一样。他把日常的视觉经验进行转化,进行幻觉的处理,形成了一种新的叙事方式和审美方式。

在闫博的《就这样吧》这一作品中,这种色层的丰富伴随着形象块面的多样化结构组合,在视觉上达到了一种令人满意的饱和度。而在《观自在》、《吻》、《初云》这样的作品中,色彩简化为一种浑厚的暖白色,形象则简化为极为精到的线条,柔和而自由地滑过画面,就像花样滑冰运动员在冰上留下的轻盈痕迹。讨论闫博的作品,不能不指出,他的作品存在着相当强度的抽象性,但并非完全的抽离形象,形象作为符号的存在,是闫博作品的鲜明特点,以此,他保持了与现实的联系,并且使自己的作品获得了一种视觉感受的具体性。或者我们可以说,闫博的近期作品,达到了抽象与具象的最大张力,以一种符号化的方式,处理形象与抽象性的色彩与材料之间的关系。作品《小满》鲜明地表达了闫博近期的追求,人物作为符号达到最大的精简,在形与色的高度抽象中达到具像与抽象的边界,色彩也简化为蓝绿两个基色,但符号化的人物又能与环境共生,以山脉式的轮廓线条,转换成为另外一种具有风景意味的图像结构,使之具有符号的所指与能指共存的丰富意味。在闫博的创作思路中,他最关注的是作品中能否有一些有意思的东西,画家在画布上创作一个物,可以引申出更多的变化,而一幅作品的完整的面貌,不仅表现于结果,也表现为创作的过程和状态,这样,作品在完成后的样式背后,有可能产生一些艺术家关注的核心价值。

这种图像、符号以及文字的三重叠加方式,在生活及社会场景的图像识别逻辑中是符合人类日常化与历史性的经验的。然而这种物象的图像、符号与文字被视为含有多重认知或价值属性的实际存在性观看逻辑是日常经验性的,而艺术符号在此基础上还发展出了更为抽象及提炼的逻辑。

朱晋(南通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张卫是我市书画艺术界快速成长的青年画家,其作品多次参加国内外重要美术展览,并获得学术界充分肯定。今天,正是70后走向成熟的阶段,也是人生开始收获的季节。因此可以说,今天这个画展既是张卫对过去艺术创作所作的一次阶段性回顾,更是他向艺术高峰攀登的一个新的起点。

这种符号化的简约与丰富的转换性,在《指点江山》一画中,更为强烈,在画面的右边,一只手指饱满而又精练,具有中国水墨画白描的高度凝练,曲线圆润而流畅,而在画的左边,丰富的山树云天交织在平面上,以直线与曲线的对比互相穿插衔接,分割了画面的空白,与左边形成意味深长的视觉对比。比较闫博在2002年的作品《园林》,两只狗看着一个男人在古典园林中沉思,我们可以看到,闫博的近期作品如《闲》、《桂树婵娟》、《CACAA花园》等,虽然仍然保留着东方的审美气息,但在作品的形象处理方面,则更加简约,将解释性的说明因素剔除出去,代之以更加精练的视觉文化符号,有一种返朴归真的稚拙品质。

社会视觉认知的经验困境

玛丽娅﹒阿达尼娅(斯洛文尼亚共和国驻华大使)
:今天我来参加画展的原因是张卫先生是斯洛文尼亚的好朋友,在去年的时候,张卫先生曾经为了庆祝中斯建交20周年,在斯洛文尼亚成功举办了画展。去年在斯洛文尼亚的画展,为斯洛文尼亚的艺术爱好者和广大公众了解中国的绘画艺术提供了很好机会,张卫先生在斯洛文尼亚的画展受到了斯洛文尼亚很多人的喜爱。我也希望有越来越多的中国画家能够到斯洛文尼亚举办画展。

1951年,在一个名为抽象艺术对我意味着什么的讨论会上,德库宁对一种精神和谐艺术的描述,暗示着他把这种艺术的支持者们看作是翱翔于超脱现实痛苦的生活空间中,他们从形式中获得舒适的美感,一如大桥的曲线让人们舒适地跨越河流,他们着迷于曲线与可爱的事物,像儿童一样渴望着非物质化的世界的表达。闫博的作品《成一线》就具有这样的品质,简洁而高贵。与此相似的是《渡》,在斜曲线所形成的巨大的弧面上,有一只小巧精致的鞋停留在左下方,确切地说,那是一只没有体积与材质感的鞋的符号,它所具有婉转丰富的纹样,鲜明地提示着一种东方国家曾经有过的精致生活。

在艺术审美的行为中,公众大多还会采用较为常用的社会化的图像认知逻辑,即在图像中寻找对应现实世界对象的表面,而值得注意的是,不再在满是现成品装置的现代美术馆展览中,带着这是一条凳子,这是一辆自行车,或这是一堆石头的认知识别逻辑,而需要一种从这堆拥有且消除其本身后,展示的是观者内心由此产生的存在。强调非认知对象的存在,而归结于观者观看产生的存在,是康德的逻辑。

丁杰(中国美术家协会美术艺术中心主任):张卫的作品在时空、造型、色彩以及肌理等方面均有着自己的追求,是我国当代最具实力的年轻画家之一,对中华艺术进行了有阶值的探索,用开放的思想、创造性的笔墨语言形成了独具个性的绘画风貌,颇具新意。

如果说,20世纪欧洲的抽象艺术大师曾经以某种方式成功地疏离了人类与变化的物质世界的关系,建立起人类精神价值与现实生活的联系,从中得到了一种对未来世界的乐观信仰。那么,在物质生产发达,信息传播密集的今天,我们对抽象性艺术的期待,则更加趋向于内心的平静与和谐,那些曾经的画布上的激烈表现似乎正在远去,已有艺术的价值已经转换成为艺术史的偶像崇拜,束缚了我们的创造性思维与潜心的探索实践。

要离开这种固有的经验性的认知逻辑,首先需要的是明确认知逻辑的存在,即脱离使用固有认知经验束缚在艺术符号体验的行为模式。这种前提说白了是将艺术中再现表达的模式从历史功能中解放出来。无论是服务于宗教,还是社会某一群体的以传移载体为呈现的结果,都是需要脱离的。这是自摄影出现与启蒙运动后,艺术的范畴及概念的拓展所致的。在一个更庞大的体系中,则需要一种新的观看模式。而对于博物馆中的各类名画,则又需要在其时代背景与时代前提的条件下,增加其本身所能具有的历史性认知体会。公众实际的观展体会是模糊不清的,并不具有特别显著的依据艺术史建立的逻辑性,并且艺术家在创作时也有不断朝排除其他因素希望直击观看者内心的诉求。尽管双方某些程度上可以说是不谋而合的,然而实际情况却是出离意外的。正如福楼拜所认为的伟大的画作不需要文字的解释一般,但毕竟展示空间如今已经趋向于公共性,而公众则是差异巨大的个体组成的,最终只能通过不能使所有人满意这样的道理来安慰自己了。

邵大箴(中央美术学院教授):30以后的人讨论70后的画,这是很困难的。我在张卫的画里面确实感受到差别。张卫画的都是一些梦幻式的,超现实的,一些作品还受到中国民间艺术以及西方现代艺术的影响,他的画很有观念性,都是有些想法的。西方的观念艺术不是过分强调形式美感,在西方人看来观念艺术讲究形式美感是失败的。中国人把把这种观念吸收过来,画的画还有形式美感,在西方人看来这是很荒诞可笑的,它怎么能和形式美感结合在一起呢?但是,中国人有中国人的想法,张卫有张卫的想法。我发现他在琢磨水墨画的味道,在琢磨水墨画现代化进程的意味,把水墨画的形式美感跟原来的画融合在一起,我想他在今后可能要发展这个趋势。

而闫博的艺术价值观在于,他强调艺术家对于现实的与众不同的观察角度,对于已有的既定价值观和艺术规范的质疑,只有在这样的怀疑与思考中,在持续地画布上的实践中,才能获得不同的、有价值的艺术判断。这些价值并非我们所习见的社会道德规范,而是和个人的体验、心态、精神、个性有关。在艺术上,它表现为线条、色彩、材质、描画、手感等等。特别是在心理感觉方面,闫博追求视觉活动所引起的心理感觉,通过物的本身,获得直觉的快乐,这是另一种人生的存在价值,为此,值得艺术家付出时间、精力和智慧,即使是在宽泛的或很小的题材中,也能够直抵个人化的生命体验,它有时表现为灵光一现,但它的到来却需要持之以恒的实践和大量的投入。

在观看委拉斯贵之的《教皇英诺森十世》时,除了画面,观众能通过历史的文本认知宗教与赞助模式,了解当时的历史与画作诞生的背景。而再观看培根根据委拉斯凯兹的《教皇英诺森十世》所作的作品,则会产生另外一种冲击。对某些名作的临摹与再创作,一定意义上创造了一种观者经验系统中的颠覆过程。

孙克(中国画学会秘书长):就像邵大箴讲的,我们这些30后的人受的教育就是先看内容,内容决定形式。遇到70后没有内容的,或者是不讲究内容,就是让你糊涂糊涂了,你就觉得不习惯。但是,仔细看呢,张卫的作品中有许多的图像在一起,你能感觉到充满幻想、想象、浪漫的东西放在了一起,其中还有很多符号,还是传统的用笔方法,画很细的工笔的方法、小写的方法,而且都非常讲究。这是很有意思的现象。我觉得中国画不光是画工笔画或者是水墨写意的方法,在年轻的朋友中有一些像张卫这样的探索者,有多方面的试探,才会丰富中国画未来发展的道路。

今天的中国当代艺术,似乎迅速地越过现代主义的经典艺术,进入到以观念表达为主的装置与行为艺术的时代,许多超大型的装置以巨型的型制和大量的资金投入,构造了一种震撼观众感官的视觉奇观。在这样一个时代,不仅是古典绘画,就连现代主义的艺术大师,也少有人去深入研究。这使得中国当代艺术特别是架上艺术,处在一个艺术语言贫乏与困顿的处境中,失去了创作具有丰富视觉感受性的绘画的基础,在许多展览和博览会上,我们看到太多的语言苍白贫瘠的流行艺术的绘画样式。不妨可以大胆预测一下,当那些20世纪90年代以社会对抗为姿态的前卫美术逐渐成为高昂的金融投资对象而日渐稀缺之后,我们还有什么样的绘画可以持续地与我们朝夕相处,并感动我们的心灵呢?

《教皇英诺森十世》的几种版本

梁江(中国美术馆副馆长):上一次张卫在国家画院的展览和这次的展览都给了我惊喜,这些作品我觉得很有特色、很有个性,有70后艺术特征的风范,能给人一种新鲜的陌生化的艺术体验。用我个人的眼光来看,他用很多细线、很多碎点,加上块面,组合为一种很炫目的,带有魔幻色彩的视觉图像,这些把各种图像手法融合在一起,构成了画面的丰富性、多异性,同时也带上了一种模糊性的方法,我们想来解读它的具体的情节,想解读它的内容,就会产生比较大的困难。但是,恰好是这样,我觉得这是张卫作品的重要特点之一。

在这样的时代,看到闫博这些具有经典气质和品位的艺术,让我们的眼睛与心灵重新有了归属。以此,我们对于闫博以及与他同时代的优秀的中青年画家,有了更多的期待。

这是一种创作目的转变所带来的风格与样式的变化,这种变化始终无法避免需要通过对历史及风格的前提认知来区分,否则对于新一代的观众而言,这种背景缺失造成的出离感,最终不免导致对新的艺术风格与形式的排斥。

贾方舟(美术批评家):现在青年画家很多,我认识的很多人在艺术上都很有成就,张卫属于众多70后年轻一代中的一位,而且是非常有特色的一位。我们过去说阳刚之气、阴柔之气。在表达江湖侠士的时候是要表达阳刚之气。但他恰恰相反,他用的方法是非常阴柔的,线条非常之细,绵细、绵长,拿的武器都是很细的线,曲曲弯弯的,根本不直。那些武士、侠客画的也没有让你感觉到有多么英武、多么有力。这种跟我们一般人的判断正好是相反的,我觉得他在反向中找到了自己的思路。作为一个个案,张卫是很值得关注,而且值得我们进一步研究他在艺术上取得的成绩。

2011年5月8日

而从公交专座的这种大众传播的图像、符号以及文字的多重补充信息传播来看,当纯粹审美诉求转变为当代的观念表达诉求时,这种模式的使用则显得尤为重要了,现代展览在展示方式上也多无法避免这种呈现手段。而这恰恰是不少艺术家与策展人在谋求共同展览目的时的一个矛盾,当下更是有了对展览补充的文献、纪录片乃至于补充的体验设备等。

陈孝信(美术批评家):张卫其人,我想到了一句话性格就是命运。我对张卫比较了解,他的性格中有这么几个特点,和他的艺术创作的历程密切相关的几个特点。张卫非常勤奋,他干什么事都认真,其次是非常好学,还有就是他做任何事都是与众不同,另辟蹊径。这些做人做事的特点决定了张卫整个创作。张卫是一种杂融与混搭的高手,例如他把传统的山水科、人物科、花鸟科三科全部打通了,把工笔、小写意、大写意也打通了,他是既不认真做山水,也不认真做人物,也不认真做花鸟,他把人物、山水、花鸟、工笔、小写意、大写意杂融在新图像结构里头,他要让它相得益彰。这是他的一个很重要的创作特点。

殷双喜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艺术评论家

直接跨越到当下的社会文化环境,所需要的则是更为全面的信息冲击,这种信息量的巨大又是无可避免的,而从现实意义到观念意义的转变本身又是抽象的,并且这两者都不可否定,毕竟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是实实在在发生了的,认知需要经验,而经验又可能成为束缚,这一悖论的存在困扰着这个时代的艺术呈现。

王镛(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研究员):张卫的水墨艺术最可贵的一点,他具有现代意识。他从新文人画和民间艺术当中走向现代。我认为张卫的水墨艺术基本上有三个构成要素,一个是民间趣味,一个是文人笔墨,还有一个就是现代观念。他的作品有两个显著的特点,一个是符号化,还有一个是碎片化。我觉得他的符号化和碎片化都是他的心理图像,这些图像给我的直觉感受是一种缭乱的躁动不安的情绪,我想可能跟70后这一代画家对当代社会、人生、艺术的理解,以及他们接受的信息有关,我个人更喜欢他在2012年到2013年的戏剧人物和瓷器系列作品,笔墨是比较简约,个性鲜明。

编辑:admin

李一(《美术观察》杂志主编):张卫展览给我的感觉是这位艺术家作品丰富而有趣,而且可品,作品非常耐看。一开始看的时候感觉还得再看看,越看越感觉到可琢磨的东西挺多。张卫作品中的色彩有一定的温润感,用色用的比较和谐,不是用那种对比非常强烈的,不是要找纯粹的视觉刺激,这一点很有意思。大的方面,他的作品是从民间艺术中吸取有机营养的,这都是张卫很可贵的地方,看完他的展览以后,也是留在我脑海中的直观印象。

徐虹(中国美术馆研究员):看张卫的作品,给我最突出的感受是他作品中的戏剧性。戏剧性并不是他画的戏剧人物形象,戏剧性是在于舞台和现实之间,亦真亦幻,似真似幻的联想。张卫的作品,我觉得他真的是一个非常用功和非常敏感的艺术家,他把戏剧中的另外一种要素,就是时间要素,接进了画面。张卫把戏剧的时间和他生活中的人生的漫长过程中的各种变化结合起来,他实际上就是用戏剧的办法来描绘人生的过程,或者是用日常的他所看到的事物的变化使他的戏剧文化具有一种现实感。张卫的作品看来是很欢乐,实际上其中夹杂着很多的苦涩;看来是游戏,实际上其中也有很多的自嘲;看似很模糊,实际上又是很清楚的。这些矛盾的对比,可以很深刻地反映出张卫这代人独有的情感经历。

郑工(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副所长):我想谈谈我在展厅里走了一圈的两个感受:一个是光影恍惚,二是花花世界。张卫的画面强调的是一种视觉的感受性,而光影恍惚正是我们讲的视觉,不是我们讲的视觉张力,是和幻觉混合在一起,与想象牵扯在一起的灵动,他画中的光影没有来由,可能只是光的印记。第二点我要说的花花世界很容易理解,他的题材中花的东西很多,表现方式也是零零碎碎的,我觉得他有一种消解,比如经常出现的凤鸟、黄花,甚至是包括《枪》系列作品也将花充斥在画面里,我觉得也是一种混杂的或者是混合的共存状态,在张卫的画里面,这种逆向性的转化始终存在,是综合的。

徐沛君(中国美术馆公共教育部主任):张卫的作品成功之处是他对画面整体氛围的渲染非常成功,画面很有古典气息,很有一种唯美的气息,很含蓄、很婉约,这些都是带有中国传统文化意味的。如果说把他作品的气息和唐诗宋词做为比较的话,我感觉他和宋词的意境更加接近,和唐诗有一点距离。与此相伴随的是他的画面很有趣,很有韵味,不枯燥,没有刻意的讲故事,但还有一点情节,给人的感觉很亲切。

杨维民(美术批评家):张卫这次展览的画册中,最前面有一张画是他从学院毕业不久创作的主题型作品,这个很能说明张卫最初的出处,一直到今天,到今天的展览,展览中有一些纯水墨的作品,我觉得张卫自己的成长过程是他不断地寻找自身艺术发展规律的过程。他不断地在求新、求变,但他自己一直有一条很清晰的脉络,就是对传统、对西方艺术这两个方面很好地吸收和转换。

谢海(美术报评论部主任):梵高和卡夫卡好在哪里?梵高和卡夫卡一样,他们不知道自己好,但后人发现了他们的意义。张卫是一个糊里糊涂的人,他也不知道好在哪里,但别人都发现了他的意义。在70后写作的群体里,很多人愿意以自己的身体和经历在写作。画家用自己的生活和经历创作的是不多的,而张卫是其中之一,他是用自己的生活经历在画画。70后的画家和60后、80后的画家不一样,70后的画家喜欢用艺术表现自己的状态,甚至会调侃自己,这一代艺术家用自己的生命诠释自己艺术的时候,往往是把艺术想象力、把调侃放在相对比较重要的位置上,因为在他们看来,如果不这样就没有办法跟其他年龄段的画家相识别。

杨卫(美术批评家):前面很多老师说到张卫的笔墨、色彩乱的问题,我觉得这些因素就是当下现实生活中的现实。这种群魔乱舞,对光斑的处理、对斑驳感的处理,对线的弥漫又不停地散开的气息把握,在这个平面化的世界里面呈现出了理不清的、没有头绪的气息混杂在一起,这就是当下的生活,是当下每个人真真实实的存在感,这是非常凸显的一点。张卫的作品还为我们提供了另外一个思考与担忧我们抛弃了中国文人画的传统以后,过于迷恋这个现实社会,又少了传统的精神空间的维度。这不光是张卫的问题,这是当下架上绘画走到今天之所以乏力的原因。

张正民(《画刊》杂志社副主编):60后、70后这两代艺术家的探索方法有相同的一面,但是也有很大的区别,张卫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相对典型的70后研究个案,让我们探讨更多关于当代水墨研究和发展的话题。张卫的作品向来天马行空,而且怪诞、奇幻、炫目,但他又来源于中国最传统的民间版画、民间年画、皮影等艺术门类的影响。张卫的画跨度很大、变数也很大,他的作品和传统中国画不一样,和现代水墨也不完全一样,他画面中人物形象的处理,笔墨技巧的运用,也和古人、前人、现代人不一样,张卫在走自己的独木桥。所以,他会让同行、让批评家进行不同维度的解读,而且觉得很有意味。

顾平(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张卫是我的学生,我记得他们这个班最用功的就是他,所有学生都在懒惰的时候,张卫在勤奋的画画,努力的思考,所以我对他的印象特别深。他当年无论是画素描、画色彩,还是写书法,他都有自己的观念。他的思维并不是固定在你教他什么,他一定是我看到什么、我想到什么,我就画什么,我只表现自我。现在反过头来看他的画,做学生的优点他还保留着,生活的历练又促使他不断地修正不足,调整自我。我觉得这是他的优势,他可以为艺术而献身,他对艺术的执着超越了任何一个人,是执着、追求造就了张卫。就他的绘画而言,自由的、任意的,要怎么画就怎么画的心态,把艺术家的本性自我淋漓尽致地展示出来,这恰恰是这个时代很多艺术家所缺失的。

徐卫(南通大学艺术学院副院长):我跟张卫在大学里相处的特别愉快,我对他的印象是他对艺术特别执着,特别用功。张卫在艺术道路上走的是比较艰辛的,我也看到他一步一步地走过来。我经常问张卫对自己的作品有什么感受,但是不善于言谈的人,他只是说想把画画好。我曾给张卫写了两篇评论,那是一种别样的祝福,祝福他在自己的道路上走得更远,发展得更好。

沈启鹏(南通市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张卫把请柬交给我的时候,我很惊讶,他的画展一举成功,能够到中国美术馆来,真是太不容易了。尽管我跟张卫的年龄相差了将近30岁,所处时代不一样,绘画的差距很大,但是我还是想听听评论家对他的作品怎样解读。绘画应该要回归到语言的本体,应该更自由,更有想象力,更能表现自己对这个时代的感受。当然,也不排斥主旋律的、主题性的、写实的、有情节的。张卫是南通许多画家中走出来比较特别的一位,他用这种语言来表达,很特别。我感谢所有评论家对他做了这么多的思考和解读,对他是极大的鼓励,对南通美术事业发展也是很大的帮助。非常感谢大家!

张卫(南通书法国画研究院副院长):我来自江苏南通,能够在中国美术的最高殿堂把自己的作品展示出来,感到非常的荣幸,我非常感谢我的父老乡亲不远千里近来为我这个艺术后生呐喊助威,感谢各位专家在百忙之中观摩我的展览,并且提出了很多宝贵的意见。我知道,我的作品中还有很多的不足,我相信,这次展览是我近十多年来创作的一次小结,也将是我艺术探索的新的起点。谢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