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要坚守京剧的价值体系 又要敢于突破前人的影子———

       
夜起凉风,适合睡眠,我与儿语:你是幸福的,你是安全的,你是被爱的,他跟着我念:我是被爱的。

   
 从小到大,所有的经验大都是听来的。听得故事多了,便会信以为真。以为真实的世界就是如此,或美好,或煽情,亦或……于是,我们构建了一个话语世界,里面充斥着别人的语言和自己的想象。

人类很伟大,发明了语言,让人与人之间能够互相理解,顺利协作,把宝贵的经验和知识可以传递给后人。让我们的见识见解有所依据。然而,实际生活中,我们又会发现,生活中会有很多人和事我们是无法用语言解释和诉说的,甚至很多时候无声比有声更力。

       
 若无缘,六道之间三千大千世界,百万菩提众生,为何与我笑颜独展,惟独与汝相见?若有缘,待到灯花百结之后,三尺之雪,一夜发白,至此无语,却只有灰烬,没有复燃?

  “张君秋亲传弟子王蓉蓉,近日以两个专场度过了自己的“舞台生活30年”,演出后的座谈会上,与会专家提及“谁说梅兰芳、张君秋不可超越”?这对于坚守流派不敢越雷池半步的京剧界实属难得。”

     
一遍遍唱颂,他已安然入睡,睡前他一直笑,一直微笑,他说:妈妈,我爱你。

图片 1

1,道不同,不可说

图片 2

  北京京剧院九大头牌之一、张君秋亲传弟子王蓉蓉,近日以两个专场度过了自己的“舞台生活30年”。而演出后的座谈会上,业内外专家对其以及张派艺术展开研讨,其中与会专家提及“谁说梅兰芳、张君秋不可超越?模仿到头来就是个影子,没有超越前人的梦想,京剧200年也不可能走到今天”的言论,对于坚守流派不敢越雷池半步的京剧界实属难得。

     
一遍遍的重复,我也几近在爱的恩典中睡去,这几句话本是为安抚孩子用,我有意识也说与自己听。昨晚背痛难忍,后背再次肿起,左右不适。在这几句话的重复下,我半信半疑地“盯着”“你是被爱的”这句话“看”,背部如此疼痛,心情如此郁闷,怎么臣服于“我是被爱的”这句话?

梦的起初都是美好

我的一位朋友曾给我讲过这样一个故事。某君A在魔都偶遇久违的另一个老同事B君。两人相见甚是感慨,于是少不了嘘寒问暖,事业辉煌聊侃一番。在一阵畅谈之后,B君发现,A君这两年好像混的比自己好,于是不免好奇的问是怎么发展心得。A君笑笑,轻描淡写说,其实就是运气好。B君听后脸色有些不好看,但还是继续追问,说有好的路子大家一起发达,岂不快哉,而且可以帮A君一起做,希望A君不要见外,更不要吝惜。但A君仍然笑笑,一脸苦笑说,这个真不好说,自己能这样纯粹真是运气好!并一再强调自己有多苦逼,到今天这步纯属意外。B君很扫兴,但觉得A君确实也是不容易,于是归于平静,或许真是运气好吧,也罢该怎么过还怎么过吧。事后,A君朋友C君也遇到了A君,C君也和A君也聊到个人发展的同样话题,但不同的是,C君从不过问A君个人情况,更不追问A君的具体成功历程,只是赞叹A君有能力,并投以羡慕的感叹。

     
 缘分总是最奇怪的,遇上谁,又有怎样的故事,恐怕真是前生注定。费劲心思追逐的,最后也只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曾听别人说过:人力不可为,特别是感情的事。那么万事顺其自然,该是最最好的。只是,内心呢?该如何说服内心?

  原中国文联副主席仲呈祥认为,为王蓉蓉这样的角儿创造演出条件、提升他们的艺术修养反过来可以用他们的影响去造就懂得欣赏京剧艺术的观众。“有这样一句话,再美的音乐,对于不懂旋律的耳朵来说也是没有用的,我套用这句话,再美的京剧对于对京剧一无所知的观众来说,都是没有用的。国粹艺术能不能在今天建立一个好的传承体系,让后辈也能够享用这笔精神遗产,培养角儿和观众同样重要。好好的一部《赵氏孤儿》,原本忠战胜奸的主题被电影将程婴搞成了小市民,用喜剧演员来解构它,弄得糊里糊涂,这怎么能行?所以像王蓉蓉一样的当代名家应该坚守京剧的价值体系,不能让其变味。”

     
从前日起,我与爱人因为一些事情“冷战”,我发什么他都不回了,我一度陷入被抛弃的恐慌,不被重视的愤怒,责怪他不顾家庭的愤怒,求他理理我的卑微,他不再爱我的落寞,这些戏码通通轮番在脑海里上演,不仅是因为还有20多天就要临产,既要照顾自己又要照顾大娃单纯身体上的疲惫,更有时常翻看手机,确定他有无信息的不安。

   
 当自己亲历其中的某些只言片语之后,曾经努力构建的社会变得越来越脆弱,直至变得支离破碎,不复存在。就算是我们参与某件事,但一个人,一件事,自始至终又能有多少。我们所经历的也不过是其中的某些片段罢了。对于一个故事来说,还远不够完整。

这时A君倒反而很奇怪,竟非常大方的把他的经历全盘托出,分享给C君。

     
 心思细腻的人大多都受感情的苦,而大大咧咧之人又体会不了暗香涌动的甜。还是那句老话啊:有所得必有所失。但舍什么得什么,也不是我们所能选择的,命运的大手总是推着每个人马不停蹄的往前走。除了奔赴那些盛大的悲伤和无奈,还是别无他法。

  原中国戏曲学院院长赵景勃称,“王蓉蓉最值得探讨的是一个高中生如何走向艺术的成功。她毕业于1982年,那时京剧的状况同现在不可同日而语,王蓉蓉这班分到院团后,价值观瞬间乱了,一些人看到轮到我演戏早着呢,另外一些人看到待遇太低,于是出国潮、电影潮席卷而来。这个班群星璀璨,但人才也流失最大。王蓉蓉能够坚守实属难得,而她高中生的文化底子不仅助她厚积薄发,也让她有了定力。”

   
一会儿觉得自己做错了,占领正确最高点,打着正确的“牌”对伴侣一味问责;一会儿又责怪自己发了那么多字,却没说到点子上;一会儿想承认错误,又觉得这样很无聊,一直把自己澄得清清楚楚,把锅甩给伴侣去背,将会让他更被动;一会儿又想说,自己也没错,因为这是像对方坦诚自己的顾虑,分享心情,他不舒服那是他的功课我;一会儿,又觉得还是啥也别说了,这事本着就烂在这儿的地步吧。

图片 3

我于是好奇问朋友这又是怎么回事,为何面对两个人回答是不一样的?A君笑笑,如是说:人怕出名猪怕壮,你看武侠小说或者历史剧武功好的人那么多,但有几个最后撑到底的?未来能怎样还不知道呢,又何必告诉别人呢?知道的人多了,反给自己制造麻烦。古人说:宁静可以致远。就是这个道理。信息对于不同人有不同意义,C君是出了名的老好人,为人勤恳真诚,知足常乐,和他分享也许对他发展也有帮助。但B君,一向功利心太重,竞争心太强,嫉妒心也强,A君的故事给了他,B君可能更多的会考虑的是事后的获利及怎么超过A君,这样一来,害了B君,也会害了A君自己。

     
 又一个八月。有人问,八月,有特殊意义么?呵呵,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王蓉蓉在国戏本科与研究生的班主任张关正教授认为,“王蓉蓉难得在研习流派的过程中没有失去自我。我不反对模仿秀,传承可以有多种类别,有的就是模仿,最后就是个影子。真正的艺术家应该像张君秋先生一样,四大名旦我都吸收,最后形成张派。他没有认为梅兰芳就到顶端了,我只能仰望,不可超越。张先生虽然没说,但他心里绝对认为梅兰芳是能够超越的。而我们现在的演员几乎从不谈超越,害怕别人说自己太狂,可如果我们这一代人没有这样的梦想,总认为前人不可超越,那么京剧二百年也不会是现在的样子。”

      千回百转吧,着实累,背肿得哪个姿势都不对。

是非,美丑如何描摹

所以,道不同,不相为谋,不合适的人,有些事情不可说。

  去年央视青京赛金奖得主、王蓉蓉的弟子王盼认为老师鼓励学生不完全学张君秋,要有自己的声音辨识度给了她非常大的空间。“老师不是完全学张君秋先生,不是完全学男旦的发声,她也是这样教我的。她经常说女孩本身扮相美丽,在台上一定要协调,我们发出来的声音也要漂亮,和我们的扮相一样,这也成了我多年来遵循的一条艺术原则。她还告诉我们,我们不是摇滚乐手,给观众带来不了刺激,我们要让观众真正能享受我们美妙的声音,而且要有我们自己的辨识度,一张嘴就能让观众听出是我,而不是张先生。所以我特别高兴老师能给我们这样的空间。但是老师也常说,有些东西必须坚持,比如京剧的扮相,我们不需要影视的扮相,京剧本身的就很漂亮。”

      翻来转去,浑身都痒,干脆起来打座。

   
 为了使故事变得完整,变得连贯,变得可以用来调侃解闷,变成所谓的资本,我们也会道听途说。于是,又一个半真半假的世界被我们建立。亦或,我们再也不敢去触碰那个世界。

这件事让我又联想起我看过的,另两个不可说的故事。

      何以“我是被爱的”?

图片 4

2,事未成,不可说

     
头脑自问自答,通过这样一个个想法,让你看清自己头脑里轮番上演的戏码。伴侣不回应,让你止语,不要再去求得外界的回应,这就是你看清自己套路的宝贵机会

油纸伞的季节未必是雨季

第一个故事发生一对情侣间。男主老实勤奋,整天很卖力没日没夜的工作,但一直收入平平,女主则很不理解男主的工作,也不明白这需要长时间的辛苦积累来提升,更不明白很多时候尤其是男人的职业发展不是一蹴而就,所以几年了,当发现男主的收入迟迟不涨,而且看着身边的其他男同事、男同学,以及同事的老公们,貌似都比自己男人厉害时,于是便非常确信这男人没什么出息,所以免不了三天两头吵架。

     
仔看看自己,只要伴侣一说不在家住,你就怀疑他跟外人有染的连接;如果他说出去玩,你就认为他不管家里的套路;只要他深夜未归,你就会担心他会过劳死或者爆肝吐血,留下你一人伺候他,凄凉度日导致你不能入睡,失眠等待,一顿数落的担忧。

最后的最后,便应了那句佛语:“不可说,不可说”。

最后女主过不下去,提出要分手,男主没有过多解释也没有为了挽留女主而向女主描述美好的未来并作出任何承诺,只是承认确实自己目前不如很多人,但自己时刻都记得女主为自己付出的点滴,为了两人的未来,他在用自己的方式努力,也希望女主能够相信自己。之后,在不间断的争吵中,女主终究也没有离开男主。随后,男主的事业终究坚持到了最后,功到渠成,发达了。此刻,男主才把自己当初的理想规划向女主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女主,女主到这一刻才知道,是自己一直误会了男主,并意识到当初错怪男主。但女主还是埋怨男主,怪男主为什么当初不把厉害关系,职业规划说清楚。男主只是笑笑,说:“如果当初说了,又有几个人能信我说的结果呢?你会信吗?”女主于是无言以对……

   
看这些时,我感谢这次老公因为工作连续近一周不能回家,我们之间的分离;更认可老公不再回应我,与我共同掉入戏码的做法;也感谢3个多月,拆书和写作学习一字字一份份的耕耘。

在沉默了片刻后,女主也告诉了男主,自己最终没有离开男主的原因,原来也就是因为男主当初比较坦诚的认识自己的不足,且并没有不切实际的向自己夸下海口以后一定会怎样!因为此,女主才被打动,虽然难免焦虑,发脾气,但觉得男主还是蛮踏实的,也渐渐相信踏实的男主,其境遇会慢慢变好,只是个时间问题。

     
今天整理书籍,看”企业大学“那期《南方人物周刊》,期刊中一位位创业家的故事,我惊奇的发现,他们对待企业如我对待自身情绪一样,感觉,去发现,去厘清,看到即有改变的可能。

所以,很多时候,最终的那个够不到的结局不是最重要的,山盟海誓虽好,但终究敌不过当下的日子子需要一步步地过。纵使是会有别离危机,有些事,要沉得住气,不可说。

        当下我认为这两个道理想通,我也有做咨询的可能。

3,孰失,孰得,不可说

       
想起前几日听海娜说,老公就是你的上师,我正在气结,半信半疑。现在看来,确实有理,他也许一时有自己的功课而不搭理我,而我也羞于低身去认错,他在我们俩的这段小纠纷里体验“得不到”,我在里面体验“不回应”,我们都在对方身上投射自己的“套路”,重温创伤。

第二个故事,是关于解放前一位法师的故事。有一对年轻男女相爱了,但双方家人都不同意这门亲事。尤其是女主家人极力反对,觉得男主家境太低,配不上自家女儿。而且,女主家在地方相当有势力,所以一旦他俩被发现在一起,只要女主家人动用手段,那么男主日后在这地方也就无法立足。所以无奈,他俩就只有偷偷的恋爱,他们的隐蔽工作做得很好,但唯独一件事没做好,就是未婚先孕。

   
宇宙就是这样爱着我们,一遍遍经历,就是一次次摆在你面前,它也不提示,它也不告知,你有悟,自然有一天能看到它的恩典,你还没悟,自然视而不见,宇宙也不惩罚也责怪,就是一遍遍给你看,直到你看到。

也许有朋友说这不是很好么,生米煮成了熟饭,女方家里人为了面子,肯定得承认了,再不然就流产吧。但可能有些朋友不知道,以前有很多人对堕胎这件事很看重的,非常反对堕胎,只要是已在肚里成形的孩子就是一条生命,是有灵魂的,都值得尊重。岂能是大人们说要就要,说不要就可以结束生命的?而且随意结束肚里孩子的行为,那时候的人都相信会遭致因果报应,比如事业不顺,家人不和,财运不旺,身体暴病,遭遇不测等。所以,除非因病或不测不可保,否则,必定全力把孩子生下来。故而,男女主人公最终把孩子生了下来。而后因为害怕被家里人发现,并怕连累男主,女主把这个孩子送给了附近寺庙里的一位法师,托他抚养。但没想到一出了寺院后,女主居然反咬法师一口对外却宣称,这是法师非礼自己产下的孩子。

     
海娜那天说:“你终会发现那唯一的一位真正导师就在你的内在,在万物之内,一体不分”,后半句尚不理解,而“真正导师在你的内在”,真实不虚。

于是双方家人都为此事来到法师所在寺院要法师给个说法。法师没有辩解,只是轻描淡写却非常肯定的说了句:“女主所说的是事实”。

      愿天下人都早日证悟,收回投射,皈依自己的内在。

从此,法师名誉扫地,寺院也因此变得异常清冷。但法师仍旧无怨无悔的抚养着这个被父母遗弃的孩子,且一晃就是好几年。

图片 5

当人们对这个事情早已淡忘的时候,这位女主,终究止不住内心良心的谴责,并因为念子心切,再次来到了早已萧瑟破旧的寺院,请求法师宽恕,并希望还回自己的孩子。而且这次来寺院,女主同时还请了家里所有当年参与过的家人过来,当着大家的面,向法师道歉,还原曾经的事实真相。而此刻法师,还是轻描淡写,但非常肯定的说了一句:“是的,女主说的是实话”。

后记:

生活中,因为很多不得已,因为人与人的思维和认知差异,我们难免会遇到大大小小的误会和人们对我们的不解。面对误会我们也许做不到轻描淡写,坦然接受。但,针锋相对,寸步不让,有时也未必能被人理解,而获得清白之身。事实上,有时无声比有声更有力,吃亏是福。

妈妈这次过来前,我有链接母亲量,对于她来了以后的负面情绪或者对我的挑剔,有抵触情绪,结果来了以后一方面我用“沟通力”课程中的方法论与她多多交谈;同时,发现自己对她的情绪有变化,不是害怕或抵触,而感到她对我的爱,她那深深的慈爱。

人生在世与人相处,我们终究会发现,这一生我们始终在为两个字而纠结,甚至为人处事都因此而发生不停的“轮回”。

翻过了与老公之间我头脑里的那些“山”,半夜收到他托我打包换洗衣物的信息,细细收了,仔细收好,还备了些据我了解他肯定想要的,托人带去,也得到了多日来,他第一次回复:包裹收到了。谢谢你精心准备。

这两个字便是:“得”和“失”。我们就在这“得”与“失”的不经意中,产生了许多的“不可说”。

结果我的头脑里当时的戏码竟然是:他这是跟我客套,其实是在划分界限–竟然依然还是“他不爱我”的戏码。我是有觉得自己多么不值得被爱……直到晚上他打来电话,亲口说出“我爱你”,我才信……

最后,就以《金刚经》末尾的一个脍炙人口的“四句偈”来送给各位朋友,同时也以此结束全文:

想想老公真心不易,生被我“误解”这么深。关键这不是人家没这么做,而是你自己愣是看不见,听不到,一遍遍投射自己的戏,没完没了……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想想与婆婆的问题也是差不多吧,学会这些,不舒服的时候,止语,回看自己的“套路”,等待对方的回应,守好自己,静观自己。

图片 6

最后的最后,现在已经把老公在通讯录里的名字改为了“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