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雅昌艺术网讯)2015年12月5日,北京保利十周年秋拍现当代艺术夜场在北京四季酒店举槌,共推出61件现当代艺术精品,其中,张晓刚《血缘大家庭全家福》以980万元起拍,1460万元落槌,成交价达到1679万元(拍前估价:RMB12,000,000-16,000,000)。

(雅昌艺术网讯)2017年12月16日晚,北京保利2017年秋拍现当代艺术夜场在北京四季酒店举槌,本场共73件精品上拍。其中,张晓刚《全家福》咨询价形式上拍,以2000万元起拍,2550万元落槌,加佣金最终以2932.5万元成交。

(雅昌艺术网讯)2018年06月19日晚,中国嘉德2018春拍当代艺术夜场在嘉德艺术中心举槌,本场共31件精品上拍。其中,张晓刚《血缘:大家庭1号》以2200万元起拍,3500万元落槌,加佣金最终4025万元成交。

(雅昌艺术网讯)12月6日,北京匡时2016秋拍从十倒数:张颂仁先生重要私人收藏在北京国际饭店会议中心举槌,共10件精品上拍,其中,张晓刚《血缘:大家庭二号》以2000万起拍,最终以3320万元落槌,以3818万元成交(拍前估价:RMB28,000,000-35,000,000)。

2015年12月5日晚,北京保利2015秋拍现当代艺术夜场于北京四季酒店举槌,本专场共涵盖60余件拍品,包含了20世纪中国老油画、中国抽象艺术、中国经典写实绘画以及中国当代艺术四大板块。张晓刚《血缘大家庭全家福》其中,张晓刚1995年作《血缘大家庭全家福》为尤伦斯旧藏,被视为家族系列的典范之作。以980万元起拍,在经过几番激烈的角逐后,最终以1460万元落槌。张晓刚,1958年出生于昆明,1982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现工作生活在北京。他充满了人文关怀的作品是当代艺术所蕴世故的中国情境的最佳体现。他作品中的历史主义因素不仅仅是伤感和怀旧的情调。从九十年代中期开始,他运用近现代中国流行艺术的风格表现革命时代的脸谱化肖像,传达出具有时代意义的集体心理记忆与情绪。这种对社会、集体以及家庭、血缘的典型呈现和模拟是一种再演绎,是从艺术、情感以及人生的角度出发的,因而具有强烈的当代意义。

Lot5547张晓刚《血缘大家庭全家福》(1995)

张晓刚《全家福》2002-2005年作 布面油画 280450cm

张晓刚《血缘:大家庭1号》1996年作 布面 油画 149189.5cm

张晓刚《血缘:大家庭二号》,布面油画,190150cm,1995年

编辑:王晶

布面油画,99.5130cm

张晓刚的家庭背景是五十年代出生的人熟悉的革命干部,这类家庭不同程度地保留着早年革命与建设的旧照片。1993年,一次回成都老家探亲的经历让张晓刚偶然在家中发现了一些泛黄的老照片。老照片在让他沈浸于以往那段家庭记忆的同时,更让其陷入到一种自省式的冥想之中。张晓刚以文革时期照片为蓝本创作的血缘:大家庭系列在昆明诞生。此作一般以其命名《血缘︰大家庭》而广为人知,但是作品最初实名为《血缘︰全家福》。而创作于2002-2005年的《全家福》已经是张晓刚血缘:大家庭系列至臻成熟的作品,同时也是该系列中十分罕见的大尺幅版本。张晓刚曾表示构成近期作品的因素,除了历史和现实所赋予我们的复杂心理外,直接的灵感来源出自私人家藏的旧照片,以及中国大街上随处可见的碳精素描画像。

黑白老照片的感觉非常好,很平,社会的含量也很大。比如文革的老照片,其实那个时期每个家庭的关系是很奇怪的,每年每家都要去照相馆拍一张全家照,表示这个家庭是存在的,是和整个社会的理想合拍的。家庭照这种本来属于很私密的东西同时也被标准化了、被意识形态化了。集体主义的观念实际上已经深入到我们的意识当中,也形成了一种难以摆脱的情结。在这个标准化和私密性集合在一起的家里,大家互相制约,互相消解却又互相依存。这种家族的关系正是我要表达的主题。

张晓刚在1977-1992年张晓刚在四川美院就读时,就以《天上的云》、《羊群远去》等作品开始为画坛注意,但张晓刚真正里程碑式的作品却是后来的《血缘-大家庭》系列油画。张晓刚以1993年四川美院举办的中国经验画展为起点,进入了全新阶段的创作,也就是最能代表他个人风格的大家庭系列,也正是这组作品与当时主流而略显同质的艺术拉开了距离,开创了中国当代艺术尤其是肖像画的新高。

1993年,张晓刚以文革时期照片为蓝本创作的《血缘:大家庭》系列在昆明诞生。1994年,该系列亮相圣保罗双年展和威尼斯双年展等西方重要国际大展,成为中国当代艺术的典型代表。1995年,张晓刚尝试变化《血缘》系列作品的尺幅及命名,创作了五幅前所未见的以《血缘︰大家庭》为名的大型作品,象征着该系列的全新阶段,而本幅于同年创作的画作则追源溯本,充分反映出1993年首幅《全家福》作品的起源与神髓。

张晓刚延续了惯常可见的一家三口家庭肖像的照片范式,青年夫妻身着白色衬衫、中山装和中式女西装以及孩子的圆领海魂衫演绎出毛泽东时代的服饰文化,加之人物平静、木讷的表情,显示出同一化的时代特征。经由父母脸上的黄色块状光斑和孩子满脸的红色涂写,张晓刚开始植入了自我的烙印,作品基于历史的图像文本,但同时得益于对记忆的自我式修正。从表现手法的层面分析,张晓刚把学院的西洋写实手法用来表达一种似真而幻的情景,让观众自觉地欣赏绘画的非真实世界。在这个真实与虚幻交替的境地,张晓刚让人可以在公与私,记忆与遗忘,隐私和众人周知的秘密等暧昧关系上徘徊。或许张晓刚能成为时代的一个经典,就因为能够把每个人不同的隐私与众人周知的秘密同时以一个经典图式表达出来。

张晓刚

全家福与证件照是当时常见的照相形式,自五六十年代以来照相馆就沿用这种模板化的图式,张晓刚以此为素材,将老照片搬上画布。《大家庭》在图式上模仿了文革时期的家庭合影,《血缘:大家庭二号》是这时期的经典之作。在图像的处理上,张晓刚采用了扁平化的处理方式,摒除了当时比较主流的波普主义表现手法,在此基础上并借鉴了民间艺术中的可用元素。情绪因素与批判力度在波普艺术中是激烈的,而张晓刚的绘画则多了一些克制与平抑,将激烈的情感因素平抑之后形成冷色调、无表情的画面底色,这也成为张晓刚最独特的艺术特色。

纵观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历程,张晓刚创作的《血缘》系列成为了最备受争议的标志性作品,更是张晓刚早期成熟风格的巅峰之作,对他后期的艺术风格带来深远影响。2012年4月,张晓刚作于1993年的《血缘大家庭:全家福2号》在香港苏富比以5218万港元成交,远超拍前估价。2014年4月香港苏富比春拍,张晓刚作于1995年的《血缘:大家庭3号》以9420万港元成交,成为其该系列作品的最高价,更创造了张晓刚个人作品拍卖纪录。

张晓刚于1993至2002年间创作的《血缘:大家庭》系列无疑是中国当代艺术的代名词,该系列捕捉了中国近代历史中未可言传的创伤,及一代中国人的回忆及集体意识。张颂仁,栗宪庭,及众多艺术策展人及评论家都曾对这个系列赞颂有加。张晓刚对西方风格技巧的再创造和对中国社会的睿智洞察让他在同时代艺术家中独树一帜。

艺术家张晓刚

张晓刚的《血缘:大家庭1号》是大家庭系列中最早期的一张作品,它首次亮相于1994年的第22届圣保罗当代艺术双年展上,代表着画家张晓刚早期艺术风格。作品借用了20世纪初人像摄影的构图,结合新中国以来独特的视觉元素,成为了中国当代艺术中的代表性图像,影响了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中国当代艺术潮向。通过本幅张晓刚的《血缘:大家庭1号》,我们进一步可以看到全家福,是对从建国到改革开放初期这段历史的承载,同时也是张晓刚将大时代背景下的特定家庭中的个人记忆加以融和与图像创新的创作方式。

在《血缘:大家庭1号》的画面中,艺术家用旧照片再创作的方式,记录了一代人的回忆,当中细细的红线,代表了中国人的血缘关系。宗亲力量是饱含在中国基层传统社会中的独特关系,它流传至今,在无形中支配着中国人社会生活的各个面相,而张晓刚无疑是最早将这一传统内在体系诉诸当代实践的艺术家之一,他的血缘系列没有现实性的文化景观,亦无戏剧化的的人文情感,而是用旁观式的自述性话语,表达着公共世界表象之下的时代风貌,他将自身设定为一个局外人,却在创作中注入鲜明的艺术革命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