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2015年12月5日晚,北京保利十周年秋拍首个夜场现当代艺术专拍举槌,共呈现61件现当代艺术精品。其中,谭平作于2009年的《无题》以50万元价格起拍,经多轮激烈竞价,最终以305万元落槌,成交价达到350.75万元,超最低估价近6倍之多,创其个人拍卖新纪录(拍前估价:RMB
600,000-1,000,000)

(雅昌艺术网讯)2015年12月5日,北京保利十周年秋拍中国新绘画装置在北京四季酒店举槌,共推出34件现当代艺术精品,其中,段建宇2014年作《梅兰竹菊》以92万元起拍,200万元落槌,成交价达到230万元,
创个人拍卖纪录(拍前估价:RMB 1,000,000-1,500,000)。

(雅昌艺术网讯)12月7日晚,北京保利十周年秋拍中国古代书画夜场在北京四季酒店举槌,共推出47件古代书画精品,其中,文徵明《杂咏诗卷》以2800万元起拍,现场竞价激烈,两位买家似乎志在必得,经过长达半个小时的竞价,最终飙升到7100万元落槌,成交价达到8165万元,创个人拍卖新纪录(拍前估价:RMB38,000,000-58,000,000)。

(雅昌艺术网讯)2017年12月16日晚,北京保利2017年秋拍现当代艺术夜场在北京四季酒店举槌,本场共73件精品上拍。其中,王衍成《无题》以900万元起拍,1600万元落槌,加佣金最终1840万元成交,刷新其作品拍卖纪录。(拍前估价:RMB
9,000,000-15,000,000)

(雅昌艺术网讯)12月4日晚,北京保利2016秋拍中国古代书画夜场在北京四季酒店举槌,共50件精品上拍,其中,张即之楷书《华严经》残卷以2200万元起拍,5500万元落槌,成交价6325万元(拍前估价:RMB
25,000,000-35,000,000)。

该作曾分别于2010年在上海当代艺术馆MOCA和798梯级空间展出。2013年6月,北京匡时春拍中,谭平作于1985年的《夕阳下的公社》以212.75万元成交,创其当时个人拍卖纪录。

段建宇2014年作《梅兰竹菊》

文徵明《杂咏诗卷》

王衍成(B.1985)《无题》2014年作布面油画 180180cm

张即之楷书《华严经》残卷,题跋3460cm;画心34296cm

布面油画,180250cm

手卷水墨纸本,25258cm

1985年王衍成大学毕业后留在山东艺术学院任教,这时他对写实油画已经驾轻就熟。但是,在85新潮的冲击下,王衍成体现出对知识和理论的强烈渴望。1986-1988年王衍成进入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学习,在现代艺术思潮的影响下,王衍成开始进入抽象绘画的平面性探索。1989年,王衍成的抽象绘画《不平衡的急切》入选著名的中国现代艺术大展。

此《华严经》残卷在清代于潮鸣寺流出,辗转流传与离散。经由陈曼生、吴荣光、叶梦龙、叶应旸、潘正炜、伍元蕙、溥儒递藏,均被藏者视若珍宝,被数次着录和刻帖。此卷与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张即之《华严经卷第五》原同为一纸,形制一致,文字相接。徐邦达在其著述《古书画过眼要录》一书中,也提到过二者的关系。此拍卖的残卷后,应还有一折,这一折应还有经文62字,并且最后一行也和第一行一样,书写经名。

该作曾于2014年在OCAT西安馆2014年春季展览及2014年武汉第三届美术文献展中展出。段建宇在创作笔记中这样写道:我喜欢优美,但达不到优美,我的画面总象有人往美丽的风景画上吐了一口痰,不那么完美,这也许正是我有意无意中想要透露出的情绪,优美着,滑稽着,咳嗽着。

这卷《杂咏》为文徵明五十七岁致仕后所书,录自作诗十首,计670字。此卷曾于清内府《石渠宝笈初编》着录,贮于养心殿鉴藏。按石渠凡例规定,上等书画加钤乾隆鉴赏,钤六玺且记载详明。可见乾隆对其展玩摩挲,宝爱有加。

1990年,王衍成远赴法国,进入圣太田造型艺术大学学习,系统学习西方现代绘画的技法和理论。1993年毕业后,定居巴黎,与抽象艺术大师朱德群、赵无极交往甚密,深受他们的影响。王衍成这个阶段的探索,主要集中在现代艺术的平面形象和形式上,继承了朱德群和赵无极的抒情抽象的传统,创作出了一系列诗意盎然的抽象绘画作品,这件《无题》便是一例。

张即之(11861263),宋代书法家,生于名门显宦家庭,为参知政事张孝伯之子,爱国词人张孝祥之侄。张即之的书法自幼延习家风,书名与陆游、范成大、朱熹并称南宋四家,楷书作品堪称南宋晚期艺术领域的一个高峰。张即之曾被称为水仙,并传其书法有避火灾的作用,所以张即之的写经作品被收藏于名山古刹,这也是原因之一。

段建宇,1972年出生于河南,1995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现任教于华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2015年6月,段建宇作于2007年的《姐姐10》在北京匡时以189.75万元成交,创其当时个人拍卖纪录。

直到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后,包括此卷在内的千余件历代书画珍品被盗运出宫,并先后随溥仪辗转北京、天津及长春。在长春的一处建筑面积670平方米,二层单体砖混的灰白色楼房中,收藏了成百上千件国宝,即伪满皇宫书画楼(俗称小白楼),是为溥仪私人收藏图书字画的场所,主要储藏以从紫禁城内盗运出来的部分清宫旧藏为主,并包含溥仪之后陆续收购来的,和日伪官吏进献给溥仪的。后伪宫人员遵照溥仪的旨意,重新设立了账簿。每簿都分为手卷、册页、挂轴三个部分,每一部分均从第一号起。这些字画账簿由专人负责管理,溥仪想观赏时,就按目录点选,看完后再送回原处。而此卷文徵明《自书杂咏》即记录在册,编为:静字五百七十九号。

对西方文化和艺术的了解和研究,让他对中国美学有了更加清晰的认识。王衍成酷爱道家哲学,对浑然而成、先天地生的道情有独钟。他希望通过自己的修行和冥想,将个人的小宇宙与自然的大宇宙合二为一,从而对宇宙的终极奥秘有所揭示,事实上,他的画就是他的修行和冥想的痕迹。

张即之所创作的佛经数量蔚为可观,并有不少佛经、题额等被日本禅僧携带归国,其以禅入书的独特书法面貌引起了日本禅林的共鸣,纷纷仿效,这对后来日本禅林推行的宋代新书风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现在日本仍可见张即之书迹十几种,可知张即之书法当时在日本的影响力。

值得一提的是,在入藏长春小白楼之前,此卷曾储藏于天津静园,在赏溥杰书画目中的编号静字即为静园简称。1938年12月,溥仪派人将存放于天津静园的绝大多数古玩书画共计六十七箱全部运至伪满新京,并由特务机关经办人专门开具了收据。运至伪满新京的旧版书有36箱,字画有31箱。书画箱均为松木制成的长方形箱子。后这批珍宝辗转入藏小白楼。

据不完全统计,张即之的墨迹在全球的馆藏也仅有三十多件。大陆馆藏的墨迹、碑、帖总计不足二十件,其余墨迹绝大多数流传于日本,港台公私收藏约有五件。而其楷书写经更是寥寥无几,且绝大部分都为馆藏。台湾藏家林百里收藏的《楷书大方广佛华严经第六十五卷》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件私人收藏。换言之,此次上拍的这件《华严经》残卷是除林百里收藏的那件以外,目前市场上唯一一件张即之楷书华严经写本,珍稀程度,可见一斑。

而在此卷尾部隔水处的一方印章,为我们提供了一个非常有价值的线索,即协中赏玩一印(此印与香港佳士得于2006年05月春季拍卖会LOT0585朱简《诗札册页》鉴藏印一致),由此可知,此卷从小白楼流入了文物收藏家余协中先生之手。

2002年4月佳士得香港春拍,张即之的纸本册页《楷书大方广佛华严经》以8,874,100港元成交,创其当时个人拍卖纪录。

2012年12月,文徵明1531年作手卷《溪山清远卷》在朵云轩秋拍中以7475万元成交,创其当时个人拍卖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