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时至初夏,古来画家多有以“夏”为题的画。元代画家王蒙,虽然传世的画不过20件左右,却也有三幅画以“夏”为题:《夏日山居图》、《夏山高隐图》和《夏山隐居图》。
《夏山隐居图》纵56.8厘米,横34.2厘米,绢本,浅设色,现藏美国佛利尔美术馆。图下方半是湖水半是岸,上方一峰耸峙,群山环绕,远岫隐约。山间林木浓郁,应是盛夏时节。近处水岸有茅屋数间,又有亭榭延伸水面,有妇、婢休憩其中,而一条板桥连岸水渚,一士人钓鱼而归。一派隐居山水的平淡然而优哉游哉的生活场景。远处山谷坡地上坐落不少茅屋,与天、地、山、水融洽一体。图上王蒙自题:“至正甲午暮春吴兴王蒙为仲方县尹作夏山隐居”,时王蒙47岁。
元代广泛使用纸作画本,纸利于皴、擦,线条毛糙松秀,苍茫空灵,意蕴万象,故元代绘画有“干笔皴擦”的笔墨特色。王蒙的作品也大多用纸,而用绢作画本的仅有三件,其他两件是《溪山高逸图》和《夏山高隐图》。绢是唐、宋时期绘画广泛使用的画本,适宜于湿笔勾、皴、染,线条扎实坚挺,运笔轨迹可循,塑造的物象清晰饱满。以山水画而言,无论是北宋李成、郭熙开创的笔势坚韧爽利,墨法明洁精微的“鬼脸石”、“蟹爪树”画风,还是南宋李唐开创而其徒马远、夏圭更为发展的爽利简括的“斧劈皴”画风,都极其适合在绢本上作画。而王蒙身处乱世,为抒写其归隐山林的心境,还是选择了五代的董源、巨然的画风。王蒙出生于浙江湖州北临太湖的青卞山下,中年又在杭州东北余杭临平的黄鹤山中隐居20多年,南方的丘陵土复石隐,林泉茂密,适合用董源、巨然的“披麻皴”来表现。而披麻皴的平淡、松秀、似乎更契合元代文人“寄兴游心”、“写胸中之逸气”的心结。从《夏山隐居图》看,当时王蒙对于董巨画风的运用,湿笔的勾、皴,点、染已经相当的成熟,应该是王蒙中年的精品。但王蒙似乎更钟情于纸本,他在纸上发展了干笔皴、擦的技能,尤其是发展了浓墨擦笔的运用,使画面的墨色更丰富,更苍莽雄秀。他60岁时画的《青卞隐居图》可谓纸本水墨的登峰造极之作。
欣赏王蒙的《夏山隐居图》,不能忘记一个人:张大千。他在上世纪四十年代,曾收藏了这幅画。1947年秋日,他在四川成都昭觉寺对临了一幅,并在临画上题记:“幽微淡远,绝去平日蹊径。青卞隐居、林泉清集二图外,无逾于此者。”1959年,王蒙《夏山隐居图》为美国佛利尔美术馆购藏。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 作者: 张大千 ● 年代: 现代 ● 类别: 国画● 尺寸: 116×63cm

鱼舟  临王蒙《夏山隐居》

《青卞隐居图》是王蒙59岁时为其表弟赵麟所画,后因王蒙罹难,藏者为惧受牵连,遂将上款中受者的姓名剜去。图从赵家散出后,明万历间为著名收藏家项元汴所得,稍后又归董其昌收藏。清乾隆时入宫中,后又从内府散出,曾经李宗瀚收藏,咸丰、同治年间,复归狄学耕收藏,后由其子狄平子转让给魏停云。现藏上海博物馆。
图纵140.6厘米,横42.2厘米,纸本,水墨。采用高远与平远相结合的方法描绘王蒙家乡卞(弁)山,山势巍峨雄奇,层层深入,林木茂盛,溪水潺湲,右下方画一老人,策杖行走于林间溪畔;画的左中有茅屋数间,隐现于山林深处;屋内坐一人,倚床抱膝,点出了“隐居”的主题。此图无论是构图还是笔墨,都代表了王蒙的最高水准:山势重叠,曲折盘桓而上,宛如游龙腾飞,画语谓之“龙脉”,气贯势足,画面虽繁密而不塞迫;用笔上,兼用解索皴、披麻皴、牛毛皴、卷云皴等多种方法,使山石无论是结构还是组合,都显得变化多端,耐人寻味;用墨上干、湿、浓、淡并用,特别是干笔焦墨的擦和点,更增强了林木浓郁,苍苍莽莽的厚度,在元代画家中也为独创。明董其昌叹为观止,在诗塘上题曰“天下第一王叔明画”,下面又题:“‘笔精墨妙王右军,澄怀观道宗少文,王侯笔力能扛鼎,五百年来无此君’倪云林赞山樵诗也。此图神气淋漓,纵横潇洒,实为山樵第一得意山水,倪元镇退舍宜矣”。
元画的皮纸质地紧密而不透水,先用淡墨勾皴,然后由淡渐浓,钩、皴、擦、点、染,逐层叠加。此类纸适宜“干笔皴擦”,留下的线条松而灵动,层层烘染,墨色通透而有厚度。
在《青卞隐居图》中,既有粗笔钝毫——似乎不见笔痕的山石勾皴以及焦墨擦、点,又有细笔尖锋勾勒的杂树枝干、松针,必须使用多种笔,不是一枝笔所能完成的。即使是似乎很粗犷的解索皴,其实也必须用锋颖很新的狼毫笔略带侧锋来完成,笔锋稍钝,线条就板结,画不出“松”的灵动。细腻和粗犷在一幅画中结合得如此完美,这正是王蒙承继赵孟的一大特色。天空和下面的水用淡墨渲染,而山石的受光面则没有墨染,其作用是更映衬出山石受光面的明亮,使山体更具立体感,与西画素描的处理方法异曲同工。

《青卞隐居图》

大千先生从临摹名家书画入手,孜孜矻矻,斐然有成。其学石涛、仿石涛、伪石涛,石涛中有大千,大千中有石涛,终成石涛专家,徐悲鸿先生称赞他是“五百年来第一人也”。敦煌归来,画风丕变,清奇中蕴入郁勃之气,观象外更具豪迈之态。生面别具,独步画坛。
《临王叔明夏山隐居图》作于1947年,画心尺寸116×63厘米。时大千先生49岁,经历了多年的风云激荡,无数次的潜心临摹和考察研究,终成就其艺术的顶盛时期。当时,大千先生刚从康定归来,返抵成都,居郊北昭觉寺,整理蜀西归来所作诗画,以及抗战后所得清宫散逸名品,创作了一系列的绝世佳作,如“四屏大荷花”,“八屏西园雅集”等,形成了一个艺术上的高峰。本作品亦为居成都昭觉寺所作。
这是一幅临元四家之一王蒙的作品,原作名为夏山隐居图,为大千先生收藏。临摹之后,在大千先生长跋中,盛赞其“幽微澹远,绝去平日蹊径”,目为除“青卞隐居图”和“林泉清集图”之外的第三图。的确,以大千临作观之,实非誉美之词。
大千曾多次学习临仿王蒙的作品,但如此用心之作,亦不多见。我们注意到,在众多大千先生的作品中,以创作为主,间或临仿某家,其款为“仿某家”居多,以意临之。而这幅作品的落款仅为“临”,实不多见。临较之于仿,更忠实于原作。可见大千先生对这幅王蒙的夏山隐居图的崇拜。在大千这幅作品中,披麻长皴,屋舍老树,规整严谨;间以浓重的大点苔,收点睛之效。画中之人,或访友,或垂钓,闲闲然,一派世外桃园之景,引人向往。
如此精彩的作品,在大千先生的传世作品中十分罕见。该作品曾为上海古籍书店收藏。

编辑:admin

卞山(一作弁山),在画家王蒙的家乡吴兴西北十八里处,那里山高林茂,景色幽美。他的外祖父赵孟頫和元初画家钱选,据记载都画过“卞山图”。他们的作品可能是引发画家王蒙创作的契机。王蒙《青卞隐居图》作于1366年4月,据画上收藏印推测,这幅画是赠给表弟赵麟的。
《青卞隐居图》是在狭长的画幅内,表现出卞山从山麓至山顶的雄伟奇特的景象。作者以高远法构图,画面下段,近景画水边山麓,幽涧流水。在一片茂盛的树林中,有一人曳杖而行。中段,描绘山峦起伏变化,山势逶迤而上。深远之处可见茅屋数间,屋内有一隐士抱膝而坐。上段,最高处画危峰耸立,表现出可望而不可攀的险峻之势。整个画面流动的线条,跳跃的墨点,组成一层层山冈,一组组树木,密密层层布满画面。山势虽然前后重叠,但气脉相互贯通,宛如一条游龙飞腾而上,因此有人称这种画面结构为“龙脉式”,其实也就是通常所说的“之”字形取势布景。不过王蒙这幅画更重视“气势”的表现,有一种气脉的流动感,而且画面繁密而不塞迫,使人觉得既丰富又灵动。如果以王蒙的画与倪瓒的画相比,一繁一简,都达到了艺术的极至。前人评论王画“似繁而简”,倪画“似简而繁”,是颇值得人们回味的评价。
《青卞隐居图》明代画家董其昌认为是“天下第一”的山水画(此画上绫隔水董书“天下第一王叔明画”),历代许多画家被这幅画的气势和笔墨所折服,尤其是笔墨显示出王蒙技法的丰富性。现代画家潘天寿和美术史家王伯敏曾从技法方面作了介绍,认为“这幅画技法甚为高妙,在描写时,先以淡墨而后施浓墨,先用湿笔而后用焦墨的方法为之(笔者注:画山以解索皴为主),用笔乱而不乱,层次井然。山头打点,方法尤多,有浑点、破竹点、胡椒点、破墨点,表现出山上树木的茂密苍郁。全局不多渲染,其深远之处,都以紧紧的皴擦来表现它,有条不紊,理具其中,充分呈现出空间的深度”(引自潘天寿、王伯敏合著《黄公望与王蒙》178页)。
这里补充说明,画家的笔墨不仅是表现出树木的茂密苍郁,山势的空间深度,而且笔墨还传递出强烈的感情信息。那扭曲的皱笔线条,跳跃的苔点,以及近树上焦墨枯笔粗率的皴擦,呈现出一种令人不安与烦燥的情绪。如果联系这幅画的创作时间1366年4月,正是朱元璋与张士诚双方军队会战在吴兴地区之时,这对“身在江湖,,心存魏阙”的王蒙来说,当然不可能对战局无动于衷,他面临前途的选择,所以笔墨间自然流露出矛盾、不安的焦虑。可见一幅优秀的写意画,其笔墨不仅是形式因素,而且有一定的深沉含义,不知读者以为如何?

张大千仿石涛山水画可乱真,黄宾虹、徐悲鸿等都曾被“麻”过。2007年荣宝斋恒升春拍也将推出张大千的《仿石涛山水》,估价230万元。据介绍,张大千因其艺术价值及美术史地位,许多仿古画备受追捧,世界上许多博物馆都珍藏他的仿作,在内地张大千仿石涛的画曾拍出176万元。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