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2月12日,运城市蒲剧青年实验团在蒲景苑合成彩排了新排剧目《表花》《辕门斩子》,受到运城蒲剧界部分专家学者的赞扬和肯定。运城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于波观看了演出。

《杨门女将》剧照 景斌 摄《西厢记》剧照 景斌 摄

4月18日晚,运城学院大讲堂内座无虚席,运城市蒲剧青年实验团在这里演出蒲剧经典剧目《窦娥冤》。
4月19日晚演出了全国优秀保留剧目《山村母亲》,此次演出正式拉开了该团戏剧进校园活动的序幕。

运城日报马 晶摄

《山村母亲》演出结束后,临汾戏迷涌到舞台前,久久不愿离去。

《表花》《辕门斩子》均是蒲剧优秀传统剧目,其剧情广为人知。当晚彩排,如果说30分钟的《表花》是道开胃菜的话,那么随后呈现在观众眼前的《辕门斩子》就是一道色香味俱全的压轴菜。无论是《表花》还是《辕门斩子》,演员们都凭借着过硬的唱做功底,赢得了观众一次又一次掌声。

9月20日~24日,由市委宣传部、市文化局主办的第29届关公文化旅游节戏曲展演活动在蒲景苑剧场如期举行。5天内,运城学院、运城市文化艺术学校、运城市蒲剧青年实验团等联合演出了《杨门女将》《西厢记》《关公与貂蝉》《山村母亲》等5场经典大戏,为广大观众和戏迷朋友们奉献了一道道精美的精神文化大餐。

《窦娥冤》是一出传统名剧。运城市蒲剧青年实验团经过精心打造,启用了任玲、闫海燕、范宝香三位优秀演员,分别饰演不同年龄段的窦娥。三位窦娥精彩绝伦的表演,赢得了运城学院师生的阵阵掌声与叫好声。

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讲话发表一周年之际,根据省委宣传部和省文化厅安排,10月10日至30日,运城市蒲剧青年实验团在十分紧张的戏曲惠民、送戏下乡演出中,挤出时间深入闻喜县郭家庄镇郭家庄村、陈家庄村,平陆县常乐镇张家沟村,夏县水头镇和水头镇上牛村5个村镇,为革命老区人民慰问演出精品剧目。本报记者随团体验采访,记录下他们坚持以人民为中心,扎根基层、服务群众,不怕疲劳连续作战的感人画面,也记录下老区群众盼了多少年的好戏终于来到家门口的强烈呼声。

2016年春节期间,在运城、临汾市委市政府的安排下,两地开展了临汾运城2016春节戏曲惠民交流演出活动。从正月初四开始的十天里,临汾、运城剧团同时互相为两地观众奉献了十台精品剧目。

李秀云是个铁杆戏迷,她说,自己住在河东广场附近,得知蒲景苑有戏,早早就骑着电动车赶了过来,河东会堂有戏的时候,我几乎是场场必到、次次不落。

特别是,此次演出皆由运城市蒲剧青年实验团的小梅花担纲主演,青春靓丽的角色形象、精彩优美的舞台呈现,令观众耳目一新。而中年演员在剧中甘当绿叶衬红花的人梯精神,正是该团十多年来团队作风和优秀台风的充分体现,也展示了该团始终坚守的戏比天大、人民至上的演出初心,赢得观众的热烈欢迎。

运城学院2015级机械电子工程专业的张家伟同学告诉记者:看完这次演出,觉得演员很漂亮,表演很精彩,戏剧形式也很有亮点,让我们这些年轻人更加了解传统戏剧。

按照计划,10月27日,剧团不仅要在平陆县常乐镇北留史村演出昼夜两场,而且要在演出间隙转移到七八公里之外的省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为了六十一个阶级兄弟故事发生地常乐镇张家沟村为老区人民慰问演出一场《山村母亲》。当晚,剧团还要连夜转移到夏县水头镇革命老区,保证次日按时演出。一天之内演三场本戏,外加五次装台、卸台,时间紧张,任务繁重。

值得一提的是,运城市蒲剧青年实验团在临汾三天的演出,不但为当地戏迷呈上了精品剧目,还把团队精神演绎成了佳话,令临汾戏迷赞不绝口。

国家一级编剧杨焕育说,两折戏都很精彩,演员们表演到位、唱腔出彩。唱词通俗易懂,富有生活情趣,能够拉近与观众的距离。

任玲,既是《西厢记》中的莺莺、《关公与貂蝉》中的貂蝉,又是《杨门女将》中的穆桂英、《山村母亲》中的玉莲;南征,既是《山村母亲》中的全宝、《西厢记》中的张生,又是《杨门女将》中的宋仁宗、《关公与貂蝉》中的刘备;赵振,既是《贩马》中的艾千,又是《关公与貂蝉》中的关羽;吴敏丽,既是《西厢记》中的红娘,又是《教子》中的王春娥;孙薛青,既是《杨门女将》中的佘太君,又是《西厢记》中的崔夫人这些不断成长的小梅花,渐渐在舞台上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他们也正是此次展演的主要力量。

市蒲剧青年实验团团长景雪变表示,要做好戏剧传承和创新工作,不光要培养戏剧人才,还要培养观众,把不同年龄段的观众都吸引进来。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会在完成送戏下乡任务的间隙,前往我市各大、中、小学校演出,把这个活动延续下去。

经过近两个小时的山路颠簸,我们赶中午12点半左右抵达北留史村文化广场。

戏迷后台找明星

《辕门斩子》中杨延景的饰演者南征,作为蒲剧阎派艺术的传人,演技精湛,唱做俱佳,已经成长为青年团的台柱子。剧中杨延景的368句唱腔,他唱得轻松自如,声情并茂。能把《辕门斩子》三讲情唱完,基本上就掌握了蒲剧的所有板式。该剧导演、著名蒲剧须生刘安说,光是杨延景的唱腔,就顶得上一本半《红灯记》唱段。

值得称赞的是该团的一级演员范宝香、二级演员郭关明和吉春红。在《杨门女将》排练当中,一名演员不慎身体受伤,郭关明听说后,主动请缨,扮演番兵上场排练。他扎实的基本功,规范的舞台动作,为其他演员起到了很好的模范引领作用,也为整场演出增光添彩。由于舞台演出的需要,根据团部安排,范宝香和吉春红在《关公与貂蝉》剧中分别饰演了女兵。她们这种不计较个人得失、为艺术献身的情怀,给青年演员绽放留足了空间。

上午的戏刚散场,台下的观众还没有散尽。团里同志在紧张地卸台装车。因为一个半小时后,他们就要在张家沟的舞台上演出。所有的幕布、灯光、音响、道具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装箱转移过去,并全部安装调试好。下午那边演完后,再卸下来运回这边,重新搭好演晚场戏。

青年团三天的演出分别是蒲剧《山村母亲》《明公断》和《窦娥冤》。每次演出结束后,都会有大批观众涌往舞台前,用热烈的掌声感谢蒲剧青年团的精彩演出,久久不愿离去。

该团团长景雪变介绍,去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后,根据讲话精神和观众需求,市蒲剧青年实验团集中全团力量排演了一批新剧目。一部分是继承优秀传统,把老一辈蒲剧艺术家的心血,原汁原味的蒲剧经典,完整地保留、继承下来并发扬光大;一部分是移植创新,充分借鉴北路梆子和中路梆子的优秀元素,打造属于蒲剧的精品剧目。11日晚上,我们合成彩排的新版《窦娥冤》,就是根据1997年重拍蒲剧电影《窦娥冤》改编的,不光丰富了舞台美术、表演技巧、音乐唱腔等,而且创新性地一次让四位演员来饰演不同年龄段的窦娥。四茬演员同台亮相,一来展示了青年团的艺术实力,二来也是对年轻演员的传帮带。景雪变说。

青年团,顾名思义,就是要让青年演员挑大梁,让青年演员当主角,让青年演员做台柱。演出现场,运城市文化艺术学校副校长、运城市蒲剧青年实验团团长、著名蒲剧表演艺术家、运城学院戏曲表演专业特聘教授景雪变深有感触地说。

几位村民围着团长景雪变,热烈地评价着这几天的戏。村民赵柳絮说:你们的戏就是好!不光大人唱得美,小娃娃也唱得美!不管哪个都很使劲。我们等了好几年,终于见到你了!真舍不得让你们走啊。昨晚上天太冷,许多老年人没有看上《山村母亲》,我就给他们说,你们今儿晌午在张家沟演,想看赶紧去。村民张建江说,他看戏是个外行,但这几天看了蒲剧青年实验团的戏:感受特别深,特别是《山村母亲》,说的就是老百姓身边的事,很感人!最让张建江感动的是,剧团给山里的老百姓演戏和给城里观众演戏一个样,该使多大劲就使多大劲,该上多少人就上多少人,演出质量一点没下降。65岁的看庙老人谢虎师说,村里搞文化节已经演了6年戏,这是最好的一年。这戏艺术性高,演员每个小动作都很到位。昨天晚上,台底下观众一直拍手叫好。演完观众都不走,等着加清唱。

尤其是该团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山村母亲》,更是受到了临汾戏迷的热烈欢迎和高度评价。演出开始前,盼望已久的戏迷早早就来到剧场门前排队等候入场。当晚的演出,观众爆满,楼上楼下座无虚席。演出过程中,全场观众与剧中的人物同悲喜共命运,时时掌声雷动,叫好声四起。

谈及对青年演员的培养,景雪变说,青年团作为市级蒲剧人才培训教育基地,就是要大力培养蒲剧新人。现在团里无论是演员,还是乐队人员,都朝着年轻化方向发展,台上演员平均年龄不超过30岁。把舞台留给年轻人,是蒲剧传承发展的根本和希望所在。

其实,在青年团建团伊始,景雪变就深切地感受到,戏剧的繁荣发展,特别是一个地方剧种的兴旺发达,仅靠几个名演员是远远不够的,必须有成批的戏剧新人源源不断地涌现,才能为一个剧团、一个地方、一个剧种提供可持续发展的人才资源。针对蒲剧人才面临严重断代的危机,景雪变思考着如何突破困局、建设起强大稳固的戏剧人才队伍的问题。2004年,在她的首倡下,运城市文化艺术学校创办了小梅花定向班,通过严格招生、精心培养,以解决演员青黄不接的现实问题。戏剧小梅花定向班的创办,极大地调动和激发了戏剧教师的教学热情与教学创造力,大家全身心投入培养戏剧新人的事业中。

景雪变虚心听着老百姓的评价,不时还询问他们对演出有什么更好的意见和要求。

随后上演的《明公断》《窦娥冤》,演出效果也相当好,戏迷对青年团的认可和喜爱令全体演职人员动容。

此次合成彩排,运城市蒲剧青年实验团邀请了运城蒲剧界20多位专家学者到场观看指导,征求修改意见,继续加工提高。

小梅花定向班的创办,一时成了社会关注的热点。第一批原计划招收25~30名学员,结果一下子招进90名。当时,年龄最小的孩子只有9岁。在培养艺术新苗过程中,景雪变和老师们都把学生当做自家孩子,车上、饭桌上、病床前、被窝里随处都成了给孩子们传艺的课堂。寒来暑往,春华秋实,孩子们在景雪变的精心呵护下茁壮成长,他们亲切地称景雪变为校长妈妈。

这个时间点原本应该最繁忙的灶房,却是冷冷清清。几名提前化好妆的女演员拿个馒头夹点菜,就匆匆坐车走了。而那些卸台装车的同志,连夹个馒头的时间都没有。

演出过程中,还有这么一个小插曲,着实让我们感动。听说青年团来演出,一些戏迷跑到后台,要找团里的青年演员吴敏丽和赵振。因为这两名演员先后参加了山西卫视的《走近大戏台》节目,在节目中表现优异,给戏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运城市艺校办公室主任李凯说,但当见了这两名演员后,戏迷很惊讶没想到这两名演员这么年轻,戏却唱得这么好!

在成才规律系统中,戏剧艺术人才现象是最为活跃的社会现象之一。景雪变结合自己的艺术实践经历,提出一个明确的观点:戏剧教学有其非常明显的特殊规律,人才一定要从娃娃抓起,立足一个早字。可以说,戏剧是最讲究功力的艺术,练好童子功,夯实基本功,决定着一个演员一生的艺术前途。在创新戏剧教学实践中,景雪变提出,戏剧教学要走教研与实验、创作与演出、课堂与舞台、基地与成才相结合的新路子,创造一切有利的条件和环境,引领和强化一代戏剧新人快速成长。

半小时后,我们抵达张家沟村。景雪变开始化妆,其他同志装台的装台,调音响的调音响,紧张忙碌。我们趁机在村里走了走,向村干部了解点情况。

二级演员跑龙套

十多年的风雨辉煌,如今小梅花班已陆续培养出42个全国小梅花奖演员,数次获全国大赛第一。小梅花们从初次登台演出8分钟,到20分钟、1个小时、2个小时,目前他们已经能够独立演出30余出折子戏和十多部本戏,包括《西厢记》《关公与貂蝉》《窦娥冤》《穆柯寨》《姊妹易嫁》《山村母亲》等经典剧目。任玲、南征、赵振、吴敏丽、孙薛青等,也成了专家、戏迷眼中的蒲剧传承人。

张家沟村是常乐镇最东边的一个贫困小村,位于留史片塬与张村塬之间的涧底,全村共4个村民小组,350余口人,分居在6个自然庄上。张家沟是省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上世纪60年代初,为了六十一个阶级兄弟的故事就发生在这里。一曲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壮歌就是从这里传遍全国。而在更早的1947年,党组织曾派干部到这里领导群众开展斗地主分田地和减租减息运动。在与国民党残余势力斗争中,张自德等5名农会干部不幸被捕惨遭杀害。如今,在村子西侧一处较高的山坡上,当地政府修起一座烈士纪念碑,5位烈士也被妥善安葬。

由于是首次赴临汾演出,运城市蒲剧青年团全体演职人员都是铆足了劲儿,投入百分之百的精力,要为青年团在临汾的表演做个完美的亮相。艺校办公室主任李凯还带了艺校几名青年教师前去帮忙。三天的演出,李凯每天都忙前忙后,而让他感触最深的是剧团的团队精神。

走进新时代,市蒲剧青年团的人才梯队已经显现。凭借着优秀的青年艺术人才和众多的精品剧目,该团将乘着国家相关政策的东风走得更好、更远,也必将为蒲剧事业的传承发展、大运城的建设作出新的更大的贡献。

下午两点,演出准备就绪。张家沟村村委主任员卫国发表了简短而又热情洋溢的致辞。村民们燃放起鞭炮庆祝大戏开始。

从装车、卸车到装台,60多名演职人员不分职位高低,不分年龄大小,有活儿一起干,有力一起出。李凯说,不但如此,演员们在舞台上的表演也很有秩序,很团结。

音乐响起,大幕拉开,全团人员聚精会神地投入到演出中。没有人能从他们的脸上看出疲惫和饥饿。

《明公断》是一本唱功戏,该戏只有包公、陈世美、秦香莲、韩齐四个主要演员,却需要二三十名彩女、丫鬟等龙套演员来表现浩大的阵势。演出中,范宝香、吉春红、闫海燕等团里的支柱演员,同时也是国家二级演员,为了演出需要,都一丝不苟地扮演着各自的角色。用戏剧行话讲,有小演员,没有小角色。景雪变说。

事实上,他们的劳动强度和艰辛程度远远超出人们的想象。

艺术面前人人平等。我们团自建团以来,所有演员都是一切行动听指挥,不论什么角色,都一视同仁,这是剧团工作人员的职业道德。该团演员范宝香说,他们把每一次演出都当成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所有人都做好了随时上战场的准备。

2013年5月21日,在成都召开的第26届梅花奖获奖演员座谈会上,中国剧协分党组书记、副主席季国平不无心疼地说:运城市蒲剧青年实验团每年下乡要演200多场戏,景雪变自己要演近100场。有时候下去,白天晚上连着演。《山村母亲》这出戏是感情戏,是要动真情的,很伤演员的身体。

到哪都是群众的兵

可是,《山村母亲》是精品剧目,走到哪里老百姓都要看。这次下乡,不到半个月,他们就演出了12场《山村母亲》。在闻喜下乡的那几天,景雪变患了重感冒,每天要去医院输液,输完液拔下针头就往演出地赶。

精彩纷呈的演出,离不开剧团全体人员的同心协作,离不开演职人员的认真敬业,更离不开团长景雪变纪律严明的工作作风。

不光景雪变苦,全团人员都苦。10月24日,剧团刚到北留史村,天下大雨,冷气逼人。厨房大师傅满村买不到一把蔬菜,只好从老乡家里称了10斤白面,搅了一锅水疙瘩给大家吃。晚上睡觉,大家就在村里新建的卫生室打地铺。地板又潮又冷,大家就找来一些医药包装箱铺垫在褥子下面。在闻喜演出转场时,演员刘全佚摔伤了腰。景雪变心疼地劝他去休息,可是他依然坚持参加演出。

三天的演出,剧团从上到下,从老到小,从主演到龙套,从前台到幕后,一直都保持着舞台干净,没有人高声喧哗,没人抽烟、乱扔东西、吐痰,大家都是用很严肃的态度面对每一场演出。景雪变说,因为剧团有规定,每到一地演出,都要遵守演出纪律,遵守当地剧院的制度,离开时都要把舞台打扫干净。

张家沟村简陋的舞台上,景雪变和她的团队一丝不苟地诠释着一位山村母亲对儿子无私的大爱。舞台下,老区群众随着剧情发展一会儿开心大笑,一会儿默默擦泪,一会儿热烈鼓掌,一会儿相互议论。

其实不光是在临汾,青年团在国家大剧院,在深圳、成都、上海等全国各大城市,每场演出,大家都当成了一次考验,一次阅兵。让老百姓来考验,让专家考验,让市场来考验,慢慢地形成好的习惯,所以每到一地都会受到好评。景雪变说。

这部编创于平陆山区的精品力作,十多年来,走过无数小山村,走过无数大城市,走过首都的长安大剧院、梅兰芳大剧院、北京大学百年纪念讲堂,也走过我国最高的艺术殿堂国家大剧院,先后获得了十多项国家级大奖。如今,她又回到平陆山区,回到生她养她的群众怀抱!一切是那么温馨,一切是那么温暖!

早在青年团建团之初,景雪变就给每位演职人员发放过军大衣。去年,景雪变带《山村母亲》赴兰州、延安等地演出,又给每人发了一件军大衣。她说:一方面是让演员们外出演出不会受冻,另一方面,是想告诉大家,不论走到哪,都要像军人一样纪律严明,作风过硬,我们就是没有领章、帽徽的部队军人。

置身这里,我们才会深切感受到,舞台上演员们那灿烂的笑,都是带着对群众深情的笑;台下观众的泪,都是享受文艺大餐幸福的泪。置身这里,我们才会深切感受到,人民需要文艺,文艺需要人民,文艺热爱人民!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这次交流演出,青年团把好剧团、好作风、好形象留在了临汾,给临汾和运城市委、市政府和百姓交了一份满意的答卷。景雪变说,青年团将会尽全力让蒲剧走出去,走出国门,走向世界。

下午4点多,舞台上演出结束后,景雪变又带领大家到张自德烈士家为烈士子女上门演出。演出完,大家又赶到张家沟村烈士纪念碑前向烈士行三鞠躬礼。

此时,距离晚上北留史村大戏开场只有两个多小时。距离连夜转移到下一个老区慰问演出地不过5个多小时。等待他们的,又是一个不眠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