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叶正刚的家,客厅满眼都是充满藏式风格的各式铜器,有各种不同年代和款式的合金铜酥油灯、铜盖罐、铜净水壶、铜盘子、铜香炉、铜质转经筒……书房的巨大藏式柜子里则放满了各种金铜佛造像。

近年来,金铜佛像在拍卖市场可谓大放异彩,受到了各路藏家的极力追捧,成交价格也屡创新高。金铜佛造像有着广阔的投资前景和升值空间。金铜佛像市场火了,随之而来的赝品也应运而生。那么,金铜佛像收藏如何识别作伪呢?

图片 1

图片 2

现为西藏收藏协会理事的叶正刚,1974年出生于昌都地区边坝县,父亲是上世纪60年代初支援边疆建设时从四川进藏工作。对于铜器和金铜佛像的喜欢缘于儿时游戏。

一、按真品仿造 其又可分以下几种情况:

明清金铜造像近年受国内藏家热捧 但有专家指出清代金铜佛像乏善可陈

我常常思考着这样一个问题,收藏的最高境界是什么?是获得与日俱增的各式古物藏品,在斋室灯光下独自把玩,从中领略鉴赏的愉悦?是坐拥奇珍,秘不示人,享受独有的自我陶醉?亦或是期待成为声名远播的大鉴赏家,获取藏家众星捧月般尊敬的荣耀?也许是,也许都不是。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收藏之路其实是充满苦涩的,只要你一不留神踏上了收藏这条不归之路,你便注定从此心灵备受欢乐与痛苦,兴奋与焦虑,得意与懊恼的无尽煎熬。

走上铜佛像收藏之路

(1)以真品翻模制作。这种用真品做模再翻新的作伪法,乍一看整体很像,但拿在手中就会有过重或过轻的感觉,铜质也很生硬,锈色也不自然,鎏金
都是以电镀法鎏的金,光泽极不自然。古代是用水银法鎏金,色泽很沉稳,给人以厚实的感觉,虽然经过长期的磨蚀会露出铜胎之色,但古意盎然,这是仿品无法比
拟的,翻模的伪品往往在细部上交代不清。

近年来,火热的佛像拍场中有个奇特的现象,就是明清金铜佛像颇受中国藏家青睐,如不久前纽约佳士得的春拍中,就有一尊明永乐金铜造像以四千多万元人民币的高价成交。

收藏具有极大的魅力,这是不言而喻的。她是一座永不枯竭而又充满诱惑的宝藏,又是一道布满棘刺和陷阱的深渊。身入其中,无论你如何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也会感受知识的贫乏和浅薄;无论你自信眼力如何过人,在浩如烟海、五花八门的历史遗存面前,也会感到力不从心的无助;即便你富甲天下,身拥千万,当你投入收藏时,也常常会感到囊中羞涩,捉襟见肘。

叶正刚从小喜欢跟院子里的小伙伴一起玩掷弹壳游戏。照当今网络游戏术语来讲,那时铜弹壳的能量相当于铁弹壳的10倍。幼小的叶正刚心里形成了铜为贵重金属的概念。“事实上,由于采掘、冶炼技术的限制,古人将黄金、白银和红铜并称为黄白赤三金。”叶正刚说道。

(2)以真品为范本重新制作。这些伪品往往以比较著名的真品为范本,而且多是以图录照片为参考。因为是参照平面复制立体,缺乏立体感和细部的把握,特别是佛像的背面、底部、局部纹饰,更会给人貌合神离的感觉。

那么,与《域外铜造像深受西方藏家追捧》一文介绍的域外金铜造像相比,难道国产造像真能在造型、工艺、内涵等方面胜其一筹,从而受国内藏家热捧吗?下面,我们听听中国少数民族文物保护协会副会长一西平措等业内专家的见解。

《鹰石山花图》潘天寿

从铜弹壳,到用过的铜酥油灯、铜碗、铜壶、铜盘等,儿时生活中的铜器无不给叶正刚留下深刻印象。走上工作岗位之后,叶正刚逐渐喜欢收藏这些铜器,也收藏着儿时的记忆。走上金铜佛像的收藏之路,则是近10年的事,“慢慢地就过渡到铜器收藏的顶端——金铜佛像的收藏”。

(3)按传统技艺制造新佛像。这里主要是指产自西藏地区的新佛像,还包括一些法器。西藏地区与临近的尼泊尔具有数百年的佛像制作历史,特别是一
些偏远地区的工匠们,仍然忠实地遵循古代流传下来的方法在制作着各类佛像,他们并不是作伪图财,而是供给信徒崇拜的偶像。所以他们的作品合乎佛教教理,加
工之传统技法世代相延,有一整套标准的制作程序,自明清以来几乎不变。这些佛像原本不是作伪之品,但有些古玩商将这些佛像加工作旧,以奇货自居而索取高
价,这就另当别论了。

汉藏造像:从技术到审美的融合

在收藏圈中,你会发现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在这里,只有眼力是最受尊重的,没有身份、地位高低贵贱之分。那些平日傲慢的达官显贵、腰缠万贯的大款、经纶满腹的文人墨客,只要一脚迈进这嘈杂纷乱的鬼市地摊、古玩店铺,昔日的孤傲、清高、自矜、权势、骄横,都被这满世界的古董旧货新品赝物所洗涤、融合,变成了地道的淘宝者、普通人。像常人一样亢奋、激动、懊恼、悔恨不已,亦为几个铜板斤斤计较,争得面红耳赤。有位记者这样描述在北京潘家园淘宝的众生之相:一网撒下去,一定能够网住一二个部省级官员,三四个教授,七八个大款,还有一个小偷或盗墓者。

叶正刚家众多铜佛像中,一尊绿度母铜造像是他所收藏的第一尊铜佛像。那是在2004年,叶正刚前往江孜县,在白居寺前卖古玩的摊子上,碰到一个摊主,说他家里有个老佛像,因缺钱想出手。正是这尊绿度母,开启了叶正刚十年的收藏之路。

二、用移花接木法作假 方法有:

艺术是社会生活的高度浓缩,藏家郑华星表示,中国的佛造像从一开始就既有外来文化的根源,又与中国各朝代的审美相融合。

在古玩早市地摊,我曾目睹一位省级要员,非常虔诚的请一位藏友为他刚淘得的一件古瓷掌眼。此人在地摊上被行内人称为古瓷一眼准,而他的职业,只是某小巷口的一名补鞋匠。我还见过一位著作等身、声名显赭的某名牌大学教授,为一尊北魏小铜佛像的真赝与一位工人打扮的年轻人争辩得面红耳赤,最后不得不俯首称臣,接受那位只有初中文化的铜佛收藏家的观点。

叶正刚将它请回家之后,就开始琢磨这尊绿度母的历史和造像风格,开始了漫长的佛造像知识乃至藏传佛教知识的学习。

1.数件拼合。就是将失落的残件重新拼装起来。比如,明代的狮子配上清代的佛像。

北朝时期的造像,受印度犍陀罗造像的影响,同时服饰上又走上汉化之路,整体呈现瘦弱的病态美。不过,对于这一点,一西平措则认为,当时的佛造像其实是受了道家影响,趋于秀骨清风,展示的是清隽之美。而到了唐代,国富民强,造像风姿神韵都比较腴润;进入宋代,由于文化艺术的高度发达,佛造像则呈现出儒雅之美。元代时间短,佛像的风格属于过渡造像。明、清造像制式化比较明显,反映出两朝佛教文化的成熟。

我曾应邀去过一位居室不过40平方米的藏友家,他家墙壁用旧报纸糊着,一张破旧的写字台上放着全家惟的一件奢侈品16寸的旧彩电,可当他拉开一排简陋的木柜厨门,看到柜中整齐地摆放着他以20多年省吃俭用之心血收藏的近千面从战国至清代纹饰精美的铜镜时,我不由得肃然起敬。

铜佛像的种类诸多,其铸造工艺和风格纷繁复杂。佛教分汉传、藏传和南传,其中藏传佛教佛造像分为佛、佛母、菩萨、护法、本尊、祖师等系列。千余年来,佛造像还形成了犍陀罗、斯瓦特、克什米尔、吐蕃王朝、东北印度、尼泊尔、内地和藏东、藏西等不同地区的造像风格。

2.真品加伪款。如将清代晚期的佛像刻上大清乾隆年制,以此 来提高身价。

至于藏传佛像,郑华星认为,从唐代文成公主入藏,汉藏文化就产生了一次空前的融合,因此,7世纪至8世纪的西藏造像有着极为明显的唐人审美风尚。不过总体而言,藏传佛像在14世纪前主要还是受印度、尼泊尔风格的影响,到元朝之后与中原的关系加强,体态、面容、服饰上才进一步融入中原的审美元素。到明永乐年间,宫廷御用的尼泊尔佛教造像工匠最高曾达到三千多名,占据了明代宫廷造像队伍总人数的60%,他们与汉地技艺精湛的匠人一起,开创了合金铜技术,创造了一个蔚为壮观的佛教金铜造像时代。

《井冈山》李可染

为了能识别种类繁多、风格多样的铜佛像,叶正刚研读了大量著录铜佛像的书籍,花了三年半时间才能够说清各类铜佛像的名称、大致年代和铸造工艺等。除了看书、看拍卖公司图录之外,逛博物馆和进寺庙是叶正刚实践所学铜佛像知识的主要途径。

3.新旧拼凑的作伪法。比如缺个座子、缺个背光等,就配上新座子、新背光,来充当完整的旧品,这主要是卖家希望残缺的物品能以完整的面貌卖个
好价钱。

西藏造像:文成公主入藏使得佛造像体态雄浑伟岸

和无数初入藏界的朋友一样,我开始只是带着一种对古物朦胧的企盼以及骨子里对传统古代文化的追崇开始了收藏之路。每每在博物馆的玻璃柜前,欣赏商周古铜器的凝重雄浑、汉唐古玉的鬼斧神工、宋明古瓷的拙朴典雅,心中便会由倾情艳羡进而产生一种不安分的躁动;我也要收藏和拥有古物。最初进入收藏时,总是陷入一种莫名的焦虑、浮躁、捡漏淘宝的欲望之中。因一件心仪的古物而牵挂不已,为失去一件宝物的机会懊悔万分。

收藏路上的苦与乐

三、以款识作伪
可分为真品伪款、伪品真款和伪品伪款三种。比如,在明代早期佛像上加刻大明永乐年施或大明宣德年施款,其实,这反而破坏了真品的品相。伪品真
款就是前面所说的用东拼西凑法造成的,在真品有款的座子或背光上,加上新佛像,佛像是伪的,可款是真的。当然,还可以从字体、字形上来分析。伪品伪
款自然是一无可取。总之,要综合判断,才能运筹帷幄,买到真货。

7世纪,随着大唐文成公主带入释迦牟尼12岁等身镀金像和尼泊尔尺尊公主带入释迦牟尼8岁等身像,大批中原地区、尼泊尔地区的艺术家来到了西藏。因此,这一时期的佛造像,在人物的表现上濡染了汉式审美情趣和尼泊尔恬静、肃穆的风格。

我至今仍然记得,一幅黄秋圆的四尺山水图700元嫌贵放手;一品有一流釉色、器形规整的南宋粉青龙泉炉,要价3000元,却只留下张照片就放弃;一件28厘米的刻划枢府款的大碗,内有双鹤缠枝纹饰,釉是一流的鸭蛋青色,只为8000元价偏高,眼睁睁让别人夺得;一面铭有东王公的东汉神人车马镜,径20厘米,纹饰精美,钮大缘厚,黑漆古包浆,已经拿下却因卖主要搭卖一个影青碗赌气放弃,这类当断不断而失去机会的例子,在我十几年的收藏生涯中不胜枚举。

叶正刚回忆起收藏之初的数年艰辛,向记者说道:“光资料费就花了上万元,要看完并吃透其中的知识所花费精力就可想而知了。这方面的书籍都特别厚重,经常看书看得颈椎酸痛难忍。”

这段时间的藏传佛像多用白琍玛、紫琍玛铸成,偶有鎏金,铜胎非常厚重,几乎不留装脏空间。在人物的表现上,与早期的尼泊尔风格有异曲同工之妙:面部略长,双颊丰盈。人物塑造追求自然生动的和谐美感。而随着文成公主的推动,唐代的丰腴特质与西藏本土的样貌互相融合,使得佛造像的体态更显雄浑伟岸。

至于因固执已见而误入套局,捡漏心切而购得赝品,就更是家常便饭了。当然,也有过恃眼力捡漏的愉悦、凭机缘得宝之惊喜。正是在这种跌跌撞撞、坎坎坷坷的收藏过程中,感受着收藏者的真正乐趣,从而不断领悟收藏的本质和内在之美。

经历了数年学习和实践之后,叶正刚练就了非凡的眼力,“从收藏角度来看,我摸黑了5年”。
就如何欣赏、鉴别一尊铜佛像,他告诉记者:“一要看器型,即佛造像从形态上是否符合造像度量经的规范;二要看包浆,一尊铜佛像历经千百年的传承所形成的包浆和印记,是作伪者最难模仿的,也是最容易识别的年代标识;三要看錾刻和镶嵌工艺,即佛像上錾刻的纹饰是否符合某一年代的特征;四要看材质和铸造工艺;五要看佛像的底部和装藏。是否原封藏等都是鉴定佛像不可或缺的环节。”

9世纪后,佛教在西藏沉寂了一段时期,直至11世纪,藏传佛教才得以复兴。当时,印度大批佛教艺术工匠涌入克什米尔,随后又翻越喜马拉雅山进入西藏的古格和拉达克地区,所以,古格早期的作品大多呈现出克什米尔风格。而古格造像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冠帽与头发之间以金属细条连接。

12

叶正刚将所有的业余时间都投入到铜佛像知识,乃至藏传佛教知识的学习中,养成了他不抽烟不打牌不好酒的良好生活习惯,他生活的乐趣也主要来自于金铜佛像的收藏。每每收到他从书本上看到的、心仪已久的类似的铜佛像时,便会沉浸在对它的深入观察、研究中,往往要高兴上好几天。

到拉达克王朝时期,代表性的金铜造像主要采用青铜琍玛,铸胎特别薄脆,是早期金铜佛像中铸胎最薄的。铜色细腻光亮,且较多采用错银和错红铜。造像脸部比较短圆,阴刻的眉毛高挑如弯弓。眼部多错银,錾阴线表现眼球,对瞳孔大多不作深入刻画。头发分缕垂肩,耳铛中空,有如大圆环,周边装饰联珠纹,垂及肩部。

在收藏的过程中,叶正刚也曾打过眼,吃过药。他记忆最深的是在成都送仙桥打眼的事。那是2007年,叶正刚去成都休假,到送仙桥一家藏族古玩店淘宝。老板拿出一件铜鎏金佛祖像,说是昨天一位藏族朋友刚拿过来,朋友家里有人生病,急用钱。老板报价是市场价的1/3,当时叶正刚以为自己捡漏了。“在利益面前迷惑了自己的双眼。”后来他分析道,“俗话说,‘从北京到南京,买的不如卖的精。’”

到了13世纪初,西藏出现了一批以阿尼哥为代表的尼泊尔佛教艺术家,他们来到元朝大都,造就了众多佛像精品。造像在面相上出现了符合中国人审美习惯的方正脸形,无论鎏金、铸造、雕刻及整体比例的协调性,都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地。

几年后,叶正刚有机会请教了北京首都博物馆的有关专家,才知这是一尊高仿鎏金铜佛像,专家点了两处疑点:一是细部处理不够仔细,脚趾头圆润度不够,螺发排列工整度不够;二是鎏金佛像脱金方式不自然,显微镜下隐约可见人为擦痕。叶正刚虚心总结了这次打眼的错误,找到器物的纰漏所在,确保不再犯同样错误。他认为,收藏路上交学费是肯定的,真正捡漏的机会极少,反而处处可能打眼、吃药,“有打眼,才有知识增长”。

永宣造像:精品纷呈可缺少气韵

从此之后,叶正刚收藏佛像,一般只买大开门的,发现有一点存疑就不下手。这些年来,叶正刚的部分鎏金铜佛像都是在资深的藏家、信誉一流的古玩店、可靠经销商朋友圈里买的。偶尔也开车下乡到县里去收。他介绍道,圈里把县乡里背着糌粑袋、骑着摩托车,走村串户淘宝的藏族人称为“串串”,“我认识好多县里的‘串串’们,也从他们手里收过一些东西”。

明代造像的鼎盛时间实际并不长,仅仅持续了永乐和宣德两代皇帝(中间在位十个月的洪熙皇帝忽略不计)。但就1403年至1435年这短短的三十多年间,却造出了大量佛像精品。这些作品铜质纯净,鎏金明艳,脸形方圆周正;菩萨像多戴八叶帽冠,叶瓣前五后三分布排列;衣纹刻画写实生动。在表现佛和菩萨时,永乐造像眼神大都微垂下视,眼梢上扬,上眼睑线条略平,下眼睑有向下弯曲的弧度;嘴角向内含得较深,笑意盎然;身姿敦厚,神态亲切。金刚部的护法则表现为双目圆睁,鼻头有蹙起的肉纹,生动威猛,令人敬畏。

对于自己的收藏,叶正刚的家人都是支持他的。虽然他卖的极少,但基本能做到“以藏养藏”,也能做到量力而行,他追求的更多是提高自己眼光和知识。

永乐、宣德造像的配饰雕刻及莲台装饰也极有特点。佛像颈上的项链和身上的璎珞垂下两个波状的弧形,中间有三条珠纹的链穗垂在胸前;莲台四周莲瓣细长饱满,瓣尖或雕刻为焰苗簇动状,或修饰为外卷摩尼宝珠似的细小三点,在精美的造像覆莲瓣下还有精细的三角摩尼宝纹或卷草纹环绕四周,体现了当时不遗余力追求精品的佛教造像制度。

收藏的感悟

虽然精湛的技艺造就了永乐、宣德造像每每独擅佛教艺术品拍场,不过,一西平措也指出,从专业角度看,精致之极不免失之甜美,像工笔画一样,画得太细了反而缺少气韵。

如今,叶正刚每周仍要去拜访开古玩店的老朋友,大家相互交流,互通有无。但他越来越感觉到,自己的收藏道路越来越窄,“请得起的看不上,看得上的请不起”。对于今后的收藏之路,叶正刚准备往少而精的路线上走,“找有实力的藏家,两三尊换他一尊精品,哪怕再补点钱”。

康乾造像:造型严谨但刻板世俗

叶正刚非常懂得珍惜他与藏品之间的缘分,他认为,收藏要讲究缘分。“再好的藏品是你的就是你的,藏品与你无缘,再喜欢也没用。能到我屋子里来的,就是跟我结缘了的。”他说。

清代的金铜佛像以康熙、乾隆年间的为主,在一西平措看来,比起以前历朝历代,这一时期的造像,艺术个性上乏善可陈。因为当时严格遵循造像量度经,在材质配比、打磨方式、尺寸比例上,都规定得非常严格,使得艺术家失去了发挥的空间。

十年的收藏之路,让叶正刚认识到,任何人在文物面前都是过客,对待古旧物件要有谦虚的态度。收藏金铜佛像,也让叶正刚变得更加豁达。随着收藏过程中对藏传佛教的深入了解,在藏品得失之间的体会,他对工作、生活都有一个全新的认知态度:不会因为琐碎事情与他人争执不休;不会因为买错卖贱藏品,变得忧心忡忡;不会太过在乎儿子分数高一点低一点等。

由于铜胎中配比了多种金属,且铸胎厚重,故显得铜质坚硬。在细节的刻画上则显得有些生涩,线条流畅、弧度优美的作品比较少见。虽然在乾隆的主持下,曾沿袭前世经典作品铸造了一批铜像,但在线条的流畅表现及身体比例的协调性上,仍趋向刻板世俗,缺乏神韵。只是在庞大的神祇体系上,进行了全面的塑造,超越任何时代。

谈及收藏理念,叶正刚对收藏活动有他自己的理解。他认为,一、收藏既是一场文化活动,也是一场经济活动;应以诚信为主,假的东西不能卖,偷的东西不能买卖;收藏应知识在前,利益靠后。二、藏品应以年代为收藏价值判断先决条件,然后再是藏品的艺术性、题材、
稀缺度和完整度等,比如清三代的顶级佛像,都比不上五世纪最普通的佛像。三、玩收藏,要加入相对高明的团队,先知为师。要找对人,入对群。当然,交学费,是成长所必须的。

当然,也有例外。一西平措提到,清代蒙古地区还是缔造出了绚丽的杂那巴札尔艺术风格,既兼容了帕拉王朝艺术风格的凛然气势和尼泊尔造像艺术的自然协调,又融合了满、蒙草原民族所欣赏的伟岸身姿和珠圆玉润。造像面部细节也与尼泊尔风格略显不同:嘴窝较深,眉骨高而挺拔,眼为禅定式半阖,眼角与下眼睑相交弧度,较其他造像风格开阔;身姿比例精准,肌肉、手足饱满且富有弹性;喜用大瓣莲台,层层开阖,多有圆座;帽冠、璎珞刻画精细、排列整齐,强调一种隆重的庄严感。

鉴定指南:需以广泛知识面为支撑

任何一件金铜佛像,都有其不可替换的地域特色和时代印记。因此,就鉴定而言,一西平措特别强调,材料选取上和审美趣味上的差异,无疑是鉴定的标准法则。

譬如,面对一件作品,用手轻轻一掂,造像的分量就应该让我们对材质的出处作一个初步的归类。根据这个结论,我们来观察其他细节:透过莲瓣的形状,就应该推论出造像的大致年代和产地,并联想到与之相匹配的衣裙花纹、璎珞、发式、体型和面部特征一应具备的基本要素。然后再仔细查看造像呈现出来的各处细节,是否满足这样一种归类认知后的整体风貌,鉴定的准确性才能不断提升。

一西平措举了一个特殊的例子:一尊出自西藏西部拉达克地区莲花手观音像,年代为11至12世纪,其多元色彩曾给很多人带来困惑

一、造像帽缯的样式、耳环以及绽放在左肩的莲花,体现出尼泊尔造像的常用技法;

二、铜质和轻薄的铸胎,眼珠的刻画方式和帽冠上卷曲的装饰,又呈现出拉达克造像的特征;

三、莲花手观音身体肌肉的流线自然柔和,窝在四块肌肉中的肚脐,腰腹丰满的肌肉轮廓,身形、衣裙的流线和头发的样式,则具备克什米尔地区的一些工艺色彩;

四、观音的脸形短圆,坐姿端正,莲台上圆形的花瓣和向外突起的尖翘以及手上缠绕的双层手环,却又能看到帕拉造像的艺术风格。

由于造像出现了四个地区的风格特征,使人在陌生和困惑中得出否定的结论。但如果我们回放一下历史,就会明白;公元11至12世纪是印度帕拉王朝饱受战火冲击的动荡年代,佛教造像艺术家们被铁蹄一路驱赶,经过尼泊尔向西北流亡,在克什米尔作了短暂停留之后,有一大批匠人翻过喜马拉雅山脉的西段,进入了西藏拉达克。因此,拉达克地区聚集了一批来自印度、尼泊尔、克什米尔的优秀匠人。他们在这块相对封闭的高寒地带繁衍生息,文化的交融和渗透也就在所难免了。所以,鉴定佛像艺术品,历史背景知识也非常重要。

藏家郑华星也强调,没有哪一门类的藏品比佛教艺术品所蕴含的信息量大,因此,收藏者需要非常广泛的知识面为支撑。此外,他更有几点心得跟大家分享:

首先,多看。到重要的博物馆去看传承有序的精品,也到古玩市场中去看。前者看旧的形态,后者在鱼目混珠中去分辨新旧;

其次,善学。从佛教艺术专著中学,跟前辈学;

第三,实战。不曾拥有实物始终只是徘徊于门口,只有经过实战并有切肤之痛才会获得真正的经验;

最后,虚心。新藏家入门切忌自负,否则很容易买到赝品,开始时建议找有信誉的大拍卖行,并请业内口碑好的专家帮忙指导。

编辑:陈荷梅